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公开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一棵树  

2018-02-28 10:3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邹满文

 

老家的村头有棵树,很古老很大的树;这棵树是槐树,严重老化而难看的身躯已经像麻花一样拧了起来,好像没有凝聚力就长不高,长不大。或者不那样凝聚就长不到几百年似的,将自己一边生长一边旋转。旋转而上也许是旋风定律,从凝聚到旋转的状态想长到云层上去,看看天宫的样子。也许,粗暴的枝干通过根部一直凝结着冲上来,将原来的老化了的皮和木质吞噬,形成这样的接力赛。或许,根部的新生代就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去迎接狂风和暴雨,知道哪些存在的,失去战斗力的树枝已经难以承受暴风雨的袭击。因为有了新生代力量才活到今天。

这棵树在我小时候是这个样子,三十岁是这个样子,都快五十岁了还是这个样子,好像这个样子十分美丽,十分受人的敬仰,一直站在村头,看风起云涌,看冬去春来,看人来了又走,看一个个朝代里的故事。它不嫉妒谁;也不憎恨谁;更不怕严寒,也不怕酷暑;不怕祸起萧墙,就是日本鬼子来了依然是那副样子。假若,它是块石头,风吹雨淋都瘦了。就是人,经过这么多年的岁月洗礼,脸上总是有纹路和弓腰走路的样子。但是,这棵树,一直很挺拔,虽然根部有个洞,可以钻进个人,进去坐上四个人可以打扑克。但是,那三可粗壮的根深深地扎下去,牢牢地固定着自己庞大身躯。

有时候,我感觉这棵树是一种象征,象征着我们祖祖辈辈的兴旺和发达。是站在村头守护全村人的守护神,庞大的树冠和秘密的枝叶挡住了来自从沟底吹上来的风,遮挡住我们村子里的风脉,永久地让我们的村子里的人生活在幸福里,生活在甜蜜里。因为这棵树,树下变成村头最为热闹,最为有趣的地方,有些说不倒的纠缠不清的事就会来到这里,让大家评理,让这颗树见证,才一个个心满意足的平息下来。遇到逢年过节或者喜庆的日子,人来到树下,点燃香火,磕头跪拜,像敬神一样敬这棵树。遇到闲暇时节,人们靠着树,有的坐在树根上闲谈,说一些有趣的事和农村的变化。最为热闹的是在树下下棋,一盘棋围着一圈人,吆喝着跟打架似的,有的人让走车,有的叫上马……

这棵树,不知为什么,刚好长在村头的三岔路口,南来北往的人要是歇脚,或者走累了就会坐在树下休息,问路喝水,抽烟。也许,前人有意将树栽在这里,他们知道风水学,也清楚这里是村子的中心,就连送自己的丈夫出门都会送到这里,然后看着丈夫远去。还有送儿子出门的,迎接匾帐,结婚的轿子等等,都在树下,成为没有规定的一个规定。以前,农业学大寨那会,这棵树上有个高音喇叭,生产队干任何事都是通过树上的喇叭传出指令的。正因为我们村头有了这棵树才叫槐树庄,好像有了槐树才有村庄,有了这棵树我们这里才有名字和姓氏一样。

任何东西都是有来历和故事的,就像村里那条路。早先的路并不是今天走的路,是从沟底上来的那条,很细而且不是很分明的路,让我们祖先逃过土匪的追捕来到沟边,开始挖窑洞生息繁衍。住在沟边的好处距离沟底的清泉近,遇到什么事可以跑下沟里,钻进树林让土匪或者散兵找不到,道路不好他们没法追捕。有水才能生存,这是人类生存的法则,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就现代人也是一样,如果月球有水,不知多少人都上月球了。祖先住在沟边,防止外来的侵略才有了这颗槐树,人们爬上树可以遥望村外的来人,以及各个方向目光看到的东西进行分析,没有危急、没有什么危险才心安理得生存。

也许这就是槐树的来历,都是一辈辈传下来的佳话,最有意思的是;根据老人说,这颗古树上曾经住过一对蝎子夫妻,她们白天化做人和人们生活在一起,到了晚上就现原形,一对很大的蝎子,满身有着银光,和一只蜈蚣斗法。每每到了斗法的时候,狂风大作,阴云密布,天昏地暗,人们都蜷缩在家里,关门闭户,谁都不敢出来,只听剑戟相撞,阴风萋萋,还夹杂一些奇怪的声音。到了天明依然风平浪静,谁都不知道昨夜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又一个胆大的人——名字叫张基,他就对于夜里的各种声音和厮杀感到好奇,尽管狂风大作阴云密布都制止不了他的好奇心,就悄悄地走出门偷看。他最先看到的是从树洞里爬出的蝎子,银光闪闪,足足有八尺长,胖胖的身躯比碾盘粗,高翘的尾部上,那只毒针像人的胳膊一样晃动着,随时准备刺向对方。

云头上站的蜈蚣有七尺长,头大眼睛像铜铃一样,嘴里喷着雾,在空中张牙舞爪。两只蝎子爬出树洞腾上云头和那只蜈蚣斗法,变换之态,变幻手中武器,一会过来,一会过去,蝎子那粗粗的金针刺向蜈蚣,蜈蚣一甩尾巴,无数金光闪现着射过来……就在他们打的起劲的时候,不知谁家的公鸡一声鸣叫,他们一个个落荒而逃,烟消云散。后来,在一次很大的雷雨中,一声巨响,雷电击坏了这颗槐树,将半个身躯劈掉,有人看见一只巨大的蝎子化作村姑逃走了。

这棵树,因为一半身躯没了,另一半也慢慢的干枯,人们以为这棵树的生命将要结束,谁知从粗壮的身躯上另外长出一些枝条,经过多年的生长,这棵树又生长成原来的样子,因为那些树枝将自己粗暴的触觉一直伸到大地里,才由光滑的身躯变成青筋凸暴的样子,像树身上爬了什么东西一样,凹凸不平。它的生命力和价值没有人可以断定,也没有人随便去亵渎毁坏,几乎和村庄的年龄一样,止于具体年龄谁也难以考证和断定。现在,大路绕过它去迎接现代化,去迎接新的气息。山神庙在这棵树的不远处,和这棵树树相比,从价值观到人们虔诚的程度就无法比拟了,村子里的人都觉得这棵树就是上帝,是祖先,是我们村的创始人……

今年回去,看见这棵树,又发新枝,根深叶茂不说,庞大的树冠不说,就看那一颗颗细细的、长出来的新枝,柔滑的、细嫩枝叶向上伸展,随风轻轻的摇晃,像一个个孩子的小手,迎接春天的气息,也在展示我们村里的未来。这几天天气晴朗,不知谁将音响放在槐树下,一圈的水泥地和大路相连接,二十多个年轻的媳妇和大妈姑娘跳广场舞,清脆的音乐像盘子里倒豆子,摇晃的柳枝,翩翩起舞的女人以及音乐漂浮在村里的上空,像一股凝聚新时代的力量一样冲上九霄。

那条水泥路像一条白色绳子,把我们村和外界联系起来,也将这棵树的信息传向远方,引来观看的,研究的人,都觉得这棵树是一个不老树,一颗充满久远而神秘的树,谁都难以断定这棵树发展的方向和目标。我觉得,这棵树除了外观,它的内在所散发出来的祥和、稳定不是一朝一夕能够研究透彻的,有着难以信服的潜力和向上的精神,不论从传说和各个方位都可以断定,这棵参天大树就是我们村庄光辉业绩,也是祖先一路走来,用厚道、大德聚体的一种强盛力量,引导我们后辈朝着光明、厚爱的那条路上走下去,传承我们的中华文明,传承祖先遗留下来的美德去披荆斩棘,勇往直前。

如果用线装书将这颗树夹进书页,那么,这棵树就是我们村的历史和精神风貌。如果用文字记载,那么这棵树会走进文明和精神的书页里,也会成为一篇不朽的佳作,弘扬中华盛世,弘扬这个时代的人文风貌,也记载难忘的岁月和初春的寒冷……

 

                                                  2018.2.28正月十三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