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置顶] 秋叶红.赋

2016-10-6 12:19:22 阅读120 评论47 62016/10 Oct6

 原创

                      

                                         纪念结婚三十周年              

                         雄鹰展翅,

                         海阔天空,

                         鸣一江之水,

                         激宇宙风云,

                         三十年过去,

                         一场梦魇。

                         遥想当年,

                         吕布赤兔战群雄,

                         貂蝉月下戏嫦娥,

                         天地合一。

                        莺歌言语,

                        起舞缠绵,

                        上天翻云,

                        下海滕浪,

                        五岳逶迤脚尖,

                        四海带笑颜开,

                        一江春水,

                        夕阳染红天边,

                        怎能随遇而安?

                        黄忠八十斩夏侯,

                        八千里路饮胡血,

                        壮我文胆,

                        可上九天摘补石,

                        可下五洋擒蛟龙,

                        垒围城,

                        造文国。

                        生不逢乱世,

                        死怎能安乐?

                        忧人不忧之事,

                        想人不想之痛,

                        居安矣,

                        思危。

                                            

  邹满文,于西峰

二零一六年月初二

                                               

作者  | 2016-10-6 12:19:22 | 阅读(120) |评论(47) | 阅读全文>>

2017-6-18 10:23:08 阅读71 评论30 182017/06 June18

                 

 

     原创                                       邹满文

 

男人过于优秀、过于中正那就不能用优秀来解决问题了,慢慢地就会和厚道成为朋友。男人自从和厚道成为朋友以后,憨厚的心理上往往产生出一些愚昧的举动来。这些举动在别人的眼神里就成为无知,愚昧。而厚道,愚昧无知加在一起,就会象征一个动物的本能所在,也象征自然法则的遗失,更会产生呆傻的意味来。

现象,本质以及如今的种种现象表明优秀的退化,优秀的一分不值和优秀砝码上沉痛代价。优秀的男人总是不拘小节,宽厚的心上老放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画面,遇事躲开,既顺应上古留传下的外圆,也贴合实际地使自己内方,却放外界的眼神看出懦弱,病夫的现象。时代已经不允许优秀生长的土壤,让优秀边缘化,显得处处被动,还有些格格不入。

有时候,我感觉传统的东西只在暗暗流芳,在金钱大于一切的这个时代里显得苍白无力。民族遗风,民族精神变不成金钱,也不能让欲利熏心手段趾高气扬,就将这些东西禁锢在匣子里,难以弘扬,难以见到天日。人心——良心——厚道以及仁爱悄悄地,如同秋叶般地落下,沉寂。

优秀的丈夫,过于优秀就变成无能,变成软弱,成为守候家的看门人。或许,是一个只顾家,没有前途,没有风光,没有家财万贯、没有高傲和招蜂引蝶的、没有本事的男人。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像肥料一样促使妻子长高脾气,长高身价,长高地位。久而久之,在妻子的作用下,孩子的目光里也会产生一些奇怪的眼神。

一种难以置信,难以想象得女人,在宏大量的怀抱里一天天生活,却生活出好多的不良反应,就像妊娠反映一样全身不舒服,社会的多样化,金钱的诱惑力,以及物质上的悬殊,往往构成叛逆心理和站在树下看着黄透的杏子吃不上而感慨......

也许,这是人的本性,也是一种向往,更是一种向往物质上的享受,并没有错。那么,谁错了?谁不喜欢享受,谁不喜欢物质和精神享受?

女人,一个多试多样——难以捉摸的两个字。我曾经听过这样一个故事:有个不是很出名的地方作家,她在贫苦的日子里,和丈夫一直吵架,丈夫动不动就打她,痛苦了,流着泪水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些东西,那东西写成发表以后,读者几乎叫喊,等待她写第二篇,文字充满泪水,充满深沉的动能和感人至深的画面,就像一幅烟雨图,灰蒙蒙地逼真而恬静。后来,日子好了,什么都不缺,怎么也写不出好的文章来,她一直再找感觉,却一次次失败,一直到有一天,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对丈夫说:“你打我吧!我感觉我的灵感都来自你的拳头......

丈夫说:“写那玩意干什么?以前为的是那点稿费,现在咱们不需要那点钱,何必强逼自己?叫我打你,没有道理,好不容易回来看看你和孩子,叫我打你,这不是有病吗?”

妻子没有说什么,就再也不写文章了,觉得丈夫说得对,好不容易回来,就好好在一起生活几天,有必要吵架挨打?但是,她隐隐觉得,不打不骂,另外一种痛苦好像慢慢地向她走来。

女人这两个字多样化,男人不但多样化,还复杂化了,世界是男人和女人构成的,也是一个人字统领全球。人字好写,只有两笔,简单的结构,明了的框架,几乎从这两个笔画中寻找不到什么,却复杂程度不亚于神经系统。随着社会的发展,人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有能力和水平,在寻找长寿和健康的同时,也在制造毁灭自己的有力武器。谁是人的天敌,谁是人类的敌人,那就是自己,一个对付一个,都在做准备,随时准备消灭对方......

人越聪明,武器就越精良而先进,毁灭的速度快。说白了,人类正在走向衰亡,走向死胡同,高超的先进技术和基因的转化后,产生的效果慢慢地会将人类退化,演变,或许不再食食物,不再有血有肉,不再有情有义。在价值观和效益观以及先进科技的领域里,根本不会有人的领地......

我不希望有这么一天,也不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想静静地看着街上的行人,穿红戴绿,翩跹起舞地行走,和车水马龙的盛景,觉得只有人复杂,世界上再也没有被人复杂的东西了,就拿大脑神经来说,纤维一样的神经指挥着人的各个表情和动作,以及衣食住行。还有血管,特别是面部毛细血管,其复杂程度就更不用说了。

我有一个邻家,是个发廊妹,说不上很漂亮,却带有那么点姿色,常常把自己弄得跟神经病一样,看见男人就像看见自己的亲爹。她以一个不太苗条的姿态,总是扭捏着身姿笑着欢迎客人来理发。你说不清她是高贵还是平庸,也说不清高傲还是低贱,就像一片云,不是很黑,也不白,到底能不能下雨谁也不知道。但是,遇到有些男人,她高贵的不得了。遇到有些男人,低俗的不堪入目。

她的爱人是个公务员,在土地局工作,到底是因为优秀还是憨厚老实,默默地承受着她的一切所作所为。她不单单是红杏出墙那么简单,曾经的历史上,有不大的头目,也有社会小生,更有街头混混,反正什么人都能应付得来,从而是自己的丈夫走上一个个台阶,全家的生活不甜蜜却很丰盈,什么都不缺。

我对于如今的男人、女人,已经不敢用优秀二字了,优秀好像已经老糊涂了,也不中用了。也许,那只是个词语罢了,代表不了什么。如今的有些男人比旧中国的妓女贱的多。有些女人,已经不能用妓女二字,她不配,妓女还有约束性,好多都是强迫的。如今,有些女人,像个脱落了底的铁通,到处滚动不说,什么都装,什么都能漏掉,如同抽水马桶.....

 

                                            2017.6.18于西峰

作者  | 2017-6-18 10:23:08 | 阅读(71) |评论(30) | 阅读全文>>

命运

2017-6-17 7:59:28 阅读57 评论33 172017/06 June17

       续                                   邹满文

               原创                        

                               2

我在修理厂整整呆了两个多月,好多零部件都被换了,还烤铆喷漆,一下子成了赝品。原来纯真的我,富于想象的我,有着理想的我突然之间什么都没了。那场惊恐的,充满魔幻色彩的撞击,导致我耳聋,眼睛也不好使了,腰也很难直起。只要在远处看,就像个很大的小括号,却没有另外一边,什么都没括住。他们给我安装保险杠,是层硬塑料,根本不敢磕,前脸更不用说。自己从广西柳州一路来到这里,从没有受过这罪,车祸的事根本没有想过,也没理由去想。谁知,遇上这么个东西,轻而易举地将我撞得差点粉碎。

我被开出来,来到一家旧车市场,看到厂子里那么多汽车,觉得自己完了。我怎么能走进这些赝品、带有欺诈性的循环作恶场之中去?那辆汽车不是被油漆掩盖,掩饰并组合而成?我明显地看见一个男人的脚安装在女人的脚腕上,再打磨也掩饰不住男人的骨骼和突爆青筋。有只耳朵是驴的耳朵,怎么给他按上了......

我被开进去停放在一辆猎豹跟前。这只猎豹老了,牙都脱落地不成样子,看不到犬齿,也看不到锋利的爪子,庞大的骨骼和驱壳在太阳下鲜亮夺目,给人一种漂亮且年轻的感觉。我很怕他,看见过在路上横冲直撞的样子,还有很粗的保险杠顶坏一个小轿车的腰,那辆小轿车当时就弯腰盘蜷缩在一起。

车场院子里停放各种车辆,一个个相互看着。有的透出鄙夷的目光;有的透出惊奇的目光;有的一直在偷窥,像个女人走进男人的会场。有个比较高大而傲气的打卡,身上遍体鳞伤却笑我的肚挤眼,说我已经伤及到心脏,谁还要我,将会永远地搁置在这里。我想,我什么都有,能走会跑,怎么会像死鱼一样搁置在这里?你那么好不也一样没人要,不知都放了多长时间,还笑我刚进来的。我心里说着,扫视了他一眼,将目光移向大门外的街道。

这条街道确切地说根本不是街道,是旧车市场之间的距离而已。如果没有这些距离,这里就会成为很大一个广场,将旧车放进去,人们只看门口的汽车,谁愿意走进里面?人总有创造性,也有创新,将一个大广场分割开来,让每一个老板租上不大的地块,收租金快,几个人承担费用要比一个人承轻便得多,也不赊欠,便于管理。

我的青春在一个小伙具有戏剧性的操作下,不到三年的时间就这样结束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可以回味的东西。也没有留下值得纪念的东西,就像是一场灾难,一场很大的灾难,悄悄地将我的青春埋葬。我一直沉浸在向往中,沉浸在希望里,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瞬间什么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满身的疮痍。

我看了大门外的一切,看了停车场内部的所有车辆,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该停放多长时间,下一个主人是谁。我不知道自己该希望很快有人来买走,还是永远地停放在这里?走出去就是一个小工,一个低级的干活工具。不走出去一直停在这里,虽然轻松,却也会老去,说不定自己停放在这里比出干活老的还要快。有时,觉得自己很贱,贱得连个妓女都不如,让人驾驭才有快感,有刺激感,停下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像一条死蛇。

原来,我幻想着自己找到了对象,幻想着自己走上一个很大的工地,成为一名真正国企里的员工,谁想到自己命运那么差劲,竟然让一个毛头小伙以两年多的时间就弄得遍体鳞伤,幻想破灭了,希望破灭了,什么都没了。

就在这时,随着尘土飞扬开进一辆霸道来,几乎没有想清楚就停了下来,使车身往前纵了几纵,起伏着。庞大的车体以及漂亮的外形随着两个人的走下,微微上下晃动,看上去像个很灵活的不倒翁。

一老一小走进办公室,他们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没有多久他们走了出来,从不宽的车距巷道看着走着。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他们的用意,也知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自己虽然笨,却很清楚又一个购买车辆的人来了。

我在这里已经停放好几个月了,风吹雨淋,有些地方已经生锈,胳膊腿一直处于静止状态,很怀疑自己还能走路?心脏是不是和以前一样会跳动?还有好多部位能不能和人一样正常工作?我在单调乏味的生活中走过一天又一天,也在静止状态里看黑了明了的天,看着每天进来的人,几乎没有一点憧憬可言。

有时候,想尽快走出去,去哪都行,别老将自己处于静止状态。这种状态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长期这样下,一定会死。就是死不了,也会发疯......

一拨拨人走进来,又出去。有的开走汽车,有的空手而来,空手而去,总没有喜欢我相关的一点信息,也没有看到那个人前来看我,会爱不择手。

今天,这一老一小,看见我就走过来。没有多久,又来一辆汽车,停放在大门外,走进来三个人,直直地来到我的面前,看着我和那些人说着,指指点点,好像在点评我的缺点和优点。他们谈论了好大一会,争执着价格,说一些关于我自身毛病。我多么想为自己叫屈、为自己争辩一下,不是人类我会成为这个样子,难道我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我......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也说不出心中的痛苦,无奈地,默默地看着他们品评,他们说我的坏话,几乎所有关于我的坏话都成了砍价的理由,也成了他们争议的焦点。我从各个迹象里清楚自己并没有他们说的你坏,这只是人类惯用的手法。

我被开走那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身体被雨水冲刷地很干净。带有奶酪色的我,就像一块奶酪一样,被一个四十多的老头驾驭着。这个老头走一会停下来看看,边走边听,脸上不断地出现喜色,还用手不断地摸工作台。他开车不但小心,速度也不是很快,保值一种速度前进。

我在这个老头家的大门口停了两天,和那辆霸道并排放着,自己虽然寒碜,却和霸道有着同等对待,被开进修理厂做了全面检查,有些不上眼的东西全被换掉,定位,传动以及能够检查的部位都检查过。我不知道将去什么地方,身上背什么,命运会将我怎么安排......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老头将我变成自己的坐骑,将霸道给了儿子,是个包工头。他所干的活并不是很大,却是个很挣钱的买卖。他是承包水暖工程的,是个实干家,白手起家而亲自干活的、非常吝啬的一个人,自己吃饭和抽烟都是一般工头难以接受的,他却不以为然,将钱拿回去存进银行,再也别想出来,就是借款都不愿取。因为那玩意进入银行就会下崽。

他从一个开霸道承包工程的角色,一下子降到开着我,身份不知不觉地就降为零,好像从百万富翁一下沦为乞丐一样,让同道中人耻笑。然而,遇到承包比较大的工程,他依然坐在霸道上,由儿子拉着他,会风风光光地,体体面面地走进去。

我自从被这个男人驾驭以后,觉得自己的身价提高了,地位也提高了,整天干干净净出去,回来,很轻松地几乎不承载任何东西,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惊慌,风险虽然有,却都在很小的范围之内,不像以前,每次出去都会胆颤心惊。

四年后,我的主人因为将三百万高息给了担保公司,手头拮据而想将我处理掉。担保公司其实就是骗人公司,以高额的利润诱惑人们,让你将钱投进去,到头来息本全无。开始,利息很快就会到账,慢慢地就开始拖欠。有的担保公司有房产,有企业。多半都是空架子,将钱弄到手,是借西墙补东墙,根本不会产生利润怎么会不亏?他们拿到了钱就开始花天酒地,给自己购买房产,找小三,什么最为舒服就干什么。

我的这个吝啬的,一分钱掰开来花的主人,两年多的时间就将自己的全部资本投了进去,几乎没有考虑,也没有想到这个担保公司会这么快倒闭,像山崖一样,在没有什么力的作用下瞬间塌方,人也找不到,公司也杳无音讯。

现在,我又行驶在回城的路上,可能又要进入旧车交易市场。此时的主人已经失去昨日的威风,也失去以前的雄风,像只霜打的茄子。他连凑带借构成的三百万,就像一颗有着枝芽的大树,顷刻之间倒下,要账的人一拨拨来到他家。霸道已经被人开走,留下我人们觉得不值钱,也构不成很大数字才静静地放在大门外。

我对这个主人很有感情,也有敬畏之感,多么地想为他排忧解难,却无能为力。当我又走进旧车交易市场,刚停下来就有几个人扑过来,看样子已经等不及了,在寻找这样的小型货车。

我还没有看完车场里所有汽车,几下子就谈妥了价格,双方开始写协议。我的售价才两万多,原来的主人拍了拍我的头,摇头叹息着说:“要不是手头紧,我绝对不会卖的,你听听发动机的声音就会知道。还有地盘,跑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只听沙沙声,像一阵风一样......

这一次,我从他们的话语中得知,是搞粉刷的,身上绝对会背很多东西,还要跑不少路,再也没有原来那个主人了,因为爱钱,就会爱惜我。

我被一个三十多岁的、十分土气的男人开出城市的时候,路边有几个等待班车的人,他绕过去停下问他们去哪儿?顺便想捎几个钱。不只是我便宜还是主人便宜,一下子上来五个人,其中有个很胖的女人,我一下子低矮了许多,顺着一条永无止境的路而去——

 

                                                  2017.6.14于西峰

 

作者  | 2017-6-17 7:59:28 | 阅读(57) |评论(33) | 阅读全文>>

命运

2017-6-14 23:26:19 阅读59 评论34 142017/06 June14

            

                                       邹满文

        原创           

                                    1

在一个雨过天晴、没有一丝云的日子里,一辆不大带有小斗的厢式货车,从宽阔的柏油马路上行驶着而来。

天空虽然晴朗,却弥漫着潮湿的气味,泥土的气味以及青草和花香的气味。这些气味凝聚成热腾腾的,带有夏天特别恶略、如同火一般的暴脾气,时时威胁着行人,威胁着来往的汽车。

此时,不是一天最热的时候。太阳升起来走了好一段路,已经移向南方,年轻而略带成熟的笑脸上,布满鲜活和标致,犹如二十多岁的小伙,处处透着青春的潇洒,透出热烈而刚猛的火焰......

轻轻地气流如同薄雾一般浮在空中,形成一层淡淡地很透明的玻璃一般的东西,使人感觉到火热里有着蒸腾般的炙烤,犹如一个蒸笼,像要将所有东西蒸熟。

这是一场暴雨过后——特别晴朗的天空,也是初夏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这辆小货车拐上城市郊外的时候,城市一下子将自己的轮廓展现在眼前。似乎城市渐渐的变大,变厚。

城市一直变幻自己的姿态,大约来一个当家的就得改变一次,不是矗立楼房就是错宽马路、或者将下水道从直径二十公分一直增加到两米,几乎每年都在挖。路面也是一样,每年都在缝补,像六七十年农民穿的衣服,随处看见的是补丁,看上去有着超时代的感觉。或许,是为了酷,像年轻女孩腿上的裤子。

高楼多了不假。假的是人类改变原有的淳朴和美丽,多余地出现一些没有必要的、甚至失去好多耕地而产生的连带效应。这样的效应并没有解决老百姓的什么困难,更没有给建设者带来什么回报,好像都是太阳的光合作用。或者是为着一个目的,将人们的视线引到政绩上的升迁台阶。

小卡车一路走,一路看,心里回想多年前城市,回想着好多往事,仿佛,自己是见证人,也是这个城市建设者......

小货车——我的第一个主人是年轻,潇洒的小伙,是从学校门里走出来不久的,带着天真烂漫,对一切都有着憧憬的人,开着我就像开飞机一样,干什么事都是那么急躁,那么地飞快。他从不管我的感受,也不管我的吃喝,动不动就没油,使我一动不动地停放在路中间,惹得过往车辆叫骂。

他开着我的用途是拉货,在市场招揽生意,每一趟都拉得满满地,绝不留一点空隙。有时,几天没事干,他坐的不耐烦就下来骂咧咧地,用脚提轮胎。有时,他想疯了一般开着我飞出城外,在马路上狂驰。有时候,他拉上一个女孩,飞也似的来到没人的地方,抱上那个女孩就亲,全然不顾我的感受。其中有个女孩对他的举动非常反感,愤怒地推开他,让他滚开。这个男孩一下子像霜打的茄子,默默地看着这个女孩。

这是他找对象最为漂亮,也有点女孩气的独特女子。其他的几乎都是蜉蝣,也是具备炮弹壶一样的身材和遇见男人就像扑上去的一个活动中心,能从她们的脸上看出活泛的色彩和抱着实验态度的神情。

这个男孩被骂懵了以后,一副默然的神情停顿住他的一切行为,呆呆地注视她。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具备本分女子的意识,从一开始就觉得现在的女孩都一样,谈对象就是一个走进一个心里,走进身体里,在一起用身体摩擦,产生了火花说明一个爱上一个,然后再逐步尝试,探讨结不结婚,能够结婚?他从没有意识到情的所在,倾心的爱所产生的动力和不顾一切、看不见像丢了什么似的坐卧不安,只顾扑上去来个先斩后奏......

那个女孩走了,永远地走了。相处不到十天的时间,让一个纯情的女孩看见社会的死角,看见非物质遗产叫嚣下的一种本能。那个小伙像死了娘一样嚎叫过;也像摔断腿一样疼过;更像给心脏做了手术一样,干什么都慢了下来,几乎已经不敢奔跑,怕心脏承受不了。我乐呵呵地看着坐在驾驶室里的他,觉得很好笑。我认为,是鸟儿总会落到树枝上。是只鸡,飞到树上还得落下来,翅膀不硬就会摔疼。鸟就是鸟,鸡就是鸡,别和凤凰天鹅高攀什么亲戚。

这个小伙因为那个女孩的缘故爱上酒,经常喝酒,和几个满嘴喷粪的人喝酒骂人,怨天怨地,装疯卖傻,动不动喝点酒站在街道撒尿,还将自己的那东西昂得很高,像在有意卖弄自己不但有那东西,还是个特别种子,就是找不到一块肥沃的土地。

后来,他开着我撞响一辆卡车,被拉到医院还神志不清。老家距离城市四十里地,父亲一个农民,靠贩卖粮食养家糊口。我第一次见到他的父亲,觉得这个老父亲可怜,到底是因为懒惰还是怎么的,这个儿子缺少父亲和母亲激动时游戏的动作数量,怎么看都是个夯货,还不帮助父亲的买卖,一意孤行上职中,到后来的进城,以及搞运输。

我被撞得遍体鳞伤,痛苦地呻吟着,血液流了一地,叫来拖车将我拖到一家大型修理厂。其实,修理厂就是医院,要是那一天人和我一样有了修理厂,那就不会死的那么快了,什么不行换什么。

 

                             2017.6.14于西峰

作者  | 2017-6-14 23:26:19 | 阅读(59) |评论(34) | 阅读全文>>

相亲

2017-6-10 14:50:04 阅读57 评论38 102017/06 June10

                                 邹满文

 原创


                                        2

那个小青年笑着说:“我远远地看像个小姑娘,就跟着来了,到了眼前才看到你的真实面目,对不起,和你无话可说。”  

她看着远去的背影“呸!”地唾了一口,心里说,什么东西,老娘叫公主,是公主,却没有想到今天遇上这么个货色。今天是怎么了?都遇上这些东西。她从来都没有遇上这种情况,更没人嘲笑过她,八成相亲会不成功。遇上扫把星的日子,就是个晦气的日子,也是个不吉利的日子,干什么都要小心,必须谨慎。她慢慢地飞行着,一边寻找食物,看着到处青绿,到处艳阳高照的大地,觉得这个日子并不怎么坏,是个非常晴朗,非常火热的日子,怎么会有晦气?

她很快寻到食物,将自己的肚子填饱,飞向高空。她知道相亲在另外一条沟里,那条沟渠被自己居住地沟渠宽阔,漂亮,听介绍人说还是个退休工人,要是能行的话,自己很快就搬过去,人家一定有楼房,被自己居住条件好得多。自己虽然叫公主,毕竟是贫苦出身,辛苦半辈子,总没有买起楼房,加上自己的丈夫去世得早。

她越飞越感觉大地上的变化很大,似乎这里是个城市,林立的楼房,宽敞的马路,洁白的广场,是不是自己飞错了地方,这是哪里,怎么不认识?

她觉得自己飞远了,以前来过这里,并没有看见这么排场,这么宽阔而美丽,什么那时候修建,难道是一夜之间的事? 她沿着城市马路飞行,一边小心蜘蛛网一样的电线,以及路边的树木。她一边飞一边看,不管飞的对与不对,先看看。忽然,一股股嗅味扑上来,她尽快躲开。接着就是人的汗味,汽车尾气的味道,城市工厂的味道,这些味道掺杂在一起,形成一股气流慢慢地上升,和天空中的氧气混合,成为一中特有的,不男不女,不伦不类的味道,促使她飞向城外,沿着郊区飞行。

她飞到城市边缘,忽然看一条宽敞明亮的沟渠,一下子就认出,相亲的地方就在这里,可能人家原来就在这个城市工作,退休后才来到这个清静的地方。她一下子爱上这个地方,更爱这个城市,只要相亲成功,自己就在这里居住。她清楚这里人多,食物会更多,城里人不像乡里人只扔馒头。这里除了馒头,会有佳肴,海鲜的,什么都不会缺,多么好的事,还说晦气,有什么可晦气的。

她的身子旋了一下扑向沟渠,在一棵很大的古槐上,找到一座很高的,带有现代气息的楼房,才上前去敲门。

这门是防盗门,厚实而宽大。她根本没有见过这种门。为什么要安装这种门?城市贼多吗?不安这种门不踏实?好多问号在心里,却寻找不到合理解释。

半天,厚重的门才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半大老头,头颅光滑的像只皮球,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问:“你找谁?”

“我是公主,来找一个半斤油的男人。有个媒婆对我说过你,爱人去世......

那鸟抬了一下翅膀,制止了她的话语说:“我就是半斤油,进来!”

他随手关上门,像与世隔绝了一般,低沉的说:“你就是公主?我找对象是有条件的,必须拿出十万彩礼才可以进我家的门。”

他说完看着公主。公主生气极了,带着及其恶毒的口吻说:“你是什么东西?彩礼一般都是女方提出,你有什么权利提彩礼的事?我都没有提及彩礼,是不是先问问我,这才像话。”  

“世道变了,一看你都是乡下鸟,没见过大世面。我没有你生活的多姿多彩,退休金加上楼房,可以无忧无虑地生活到下一个世纪。而你,没退休金,没房子,更没有一个体贴你的男人,还在乡下,几乎所有不利因素都在你那边,行了就回去拿钱,不行就出去,什么公主?简直是个穷要饭的......”  

“呸!什么东西?老娘住在乡下怎么了?老娘是个公主怎么了,你以为自己活在天堂,幸福的不得了?那么幸福还托媒人找女人,相亲?老娘走了,你和你的房子金钱生活去吧!”  

她说完甩门而出,一下子飞向很高的天空。

她觉得自己的故乡还是好。这一路遇上的都不是什么好鸟,更觉得城市里好鸟也不多,生活在鸟的世界里,就得听鸟叫。

她再也不相亲了,不管是王子还是贫民。一个人过算了,多轻松,想找什么样的男人只要一个眼神,他就会来,何必呢?她在故乡是公主,是个明星,有人捧,是有人关注的女人,虽然半老徐娘,风韵犹存的她,粉丝很多。

一块很大乌云慢慢地移过来,里面能看见一张恐怖的脸,粗造着向她张望。她不知道他是谁,怎么会藏在乌云里。他是雷公还是雨的化身?她不清楚。也许,他是天神,踩着云去办事。然而,是谁都不重要了,她的回去,回到自己的沟渠,在那片土地上有自己的圈子和天地......

 

 

                                            2017.6.5于西峰

作者  | 2017-6-10 14:50:04 | 阅读(57) |评论(38)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甘肃省 庆阳市

 发消息  写留言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摄影组图

 
 
数据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摄影收藏

 
 
数据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有道博客搜索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