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安全培训  

2017-03-04 23:48: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刘秀梅看我不说话,偏头看了我一下问:“你不是在开车吗?怎么当起小工来?”

“已经过了五十岁,好多单位和个人都不要,我给谁开车?再说,我开了三十几年车,可以全身而退了,再开三十年能怎么样?”

“那就应该在家享清福,抱孙子,还这么奔波?”

“家里不行呀!儿子虽然考学有了工作,既没楼房也没媳妇,北京那房价高的没有边际,农民的孩子在北京工作,这辈子别想结婚。但是,我不能看着儿子打光棍。家里还有一个女儿,上高中,你说我怎么享清福?抱谁家的孙子?”

刘秀媚笑了笑,我看她将汽车直直地开进市里,我有点急。我说:“我家在南头,这里已经很近了,去我家吧!”

“怎么能去你家?以前,你在庆城住,我到过你家,嫂子做饭手艺不错,今天就不去了。光阴似箭,你我已经十多年没有见面,该我请师傅了。”

我笑了起来,看着她说:“我算什么师傅?”

“怎么不是?我就是在你的教导下学会开车。还从你的身上看到低调。也从你那里学来谦虚,忍让。”

我听到这里笑了起来。我看着她说:“开车是有那么一点技术含量,至于低调,是因为我高调不起来,没有资格,没有资本,更没有值得炫耀的东西。谦虚,忍让,这两个词语对我来说,根本没有感觉来,自己什么时候谦虚了,忍让了,都不记得,自己是个十足的书呆子,要是在清朝,或者更远的时代,我可能就是考一辈子状元,屡屡不中而北漂的人。”

“要是在旧中国,可能早就考上状元了,因为你的文采很好。我为什么说你谦虚?因为,苟经理问你什么程度,你说小学三年级,多年来忘掉所有字。”

“唉!工地上一个小工,你说自己是清大毕业谁信?就是中专也不会有人相信的,有点本事的人谁愿意当小工?简直就是一个小鬼。”

她笑了,笑得前仰后合,觉得我很幽默。街上的汽车多了起来,我一直坚持要下汽车,她锁了车门,说什么都要请我一次。

高楼林立的地方,是汽车拥堵的地方,一个挨着一个的汽车,像蜗牛在爬行,连楼房都瞪起眼睛来,觉得车太多。此时正是下班时间,人们好像没有汽车绝对不能上班,也显示不出自己的实力所在。绿灯亮了的时候,汽车迫不及待的前行一段。一个小伙趁机来到车流中间发传单,每到一辆车前就敲车门。有的开了,一张字纸飞进来,多半都不开,几乎司机都知道他是跑保险的。

经过半个小时,刘秀梅将汽车终于开到一家酒店门前,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说:“周师傅,咱们上楼!”

我在市里住了多年,还没有来过这家酒店,里面极其豪华,门迎小姐穿戴整体漂亮,拉开门迎接我们走了进去。

我急匆匆地走着,尽量别让熟人看见,自己从没受到过一个女人的青睐,如今却被刘秀梅强硬地叫来,一起吃个饭。

刘秀梅前面走,我跟在后面,总有做贼的感觉,这把年纪第一次,就像大姑娘坐轿,既惊喜又害怕。年轻那会,虽然是个司机,却没有司机表情和动作,更没有像人家,前襟长,后襟短,吃饭没时间,睡觉没地点,爱挂女人不要脸。自己开车一直在路上,心里想着家,想着老婆孩子,只要能省下一块钱,就可以为她们买几个泡泡糖。或者买一袋盐。

自己是从困苦年代走过来的人,知道过日子不容易,兢兢业业一辈子,到头来还是紧紧张张,潜心过日子。日子已经把我磨碎,像尘土一样慢慢地飘散了,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消失,菱角已经磨尽,像个圆球一样,勉强地在滚动。

我随刘秀梅走进一个包厢,她快乐地坐了下来,要来菜单随手用圆珠笔勾画着。我说:“就你我吗?”

她点了点头,并摊开双手,纵了纵肩。我看到她轻松地样子以及动作,就想起美国大片里的女人。

我叫她少点些菜,只有俩个人随便吃一些就行。她什么也没说,在菜单上勾画了一会交给服务员。

房间里余下我俩,她看着我好一会说:“我感觉你还是原来的样子,高傲,目空一切。假若,给你一个地球,你打算将它抛起来玩还是放在桌上观赏,寻找有用的东西?”

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突出其来的问话,我有点瞠目结舌,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微微沉思了一会说:“给我个地球,只要我能抓住,能拿在手里,就去抓太空里别的星球,看看别的星球有什么,是不是能够生存,将地球上人引到别的星球上去,过无忧无虑的生活。地球已经爆满,人满为患,就像一座山,满上都是羊,拥挤着寻食。要是我能发现别的星球有可取的东西,第一个放你上去,你一定能成为星球的主宰。”

她哈哈大笑,看着我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成为一个星球的主宰?”

“我从给你教开车那时起,就知道你绝非善类,从没有看起过我,觉得我是农民,一个胸无大志司机,只知道开车。你曾经问过我,想不想拥有一个车队。我说自己没有想过,曾经买过一台液化气罐车,只要挣到钱就出事故,没钱了什么都顺了。我知道自己属什么,就是一头绵羊的命。我知道你会发财,还打问过你,有的说你发了,有十辆汽车在油田配属。我相信,因为你的爱人在油田当领导。”

她笑了笑说:“对!那时我的老公确实在油田当领导,我也挣了钱,老公却被小三拐跑了。我看着手里的钱和孩子,笑得很恐怖,笑得很傻,只想挣钱,过好日子。可是,我开上汽车跑,也没有小三一个飞眉快,她能迅速地将老公的魂勾走,我怎么能赶得上?”

她说到这里,情绪有点失落,也有点伤感,不断地活动眼皮,能看到泪花在眼边滚动,睫毛弯得像个钩子,总没有勾住眼泪。她忽然仰起头,用手拢了一下秀发,笑着擦了一下眼泪,看着我说:“对不住,我失态了,为什么要说这些?都是伤心的过去,现在的我,已经和过去永别了。”

“应该这样,何必一直活在痛苦里。世上好男人多的是,就看你碰到碰不到。”

“哈哈哈,世上没有一个好男人,一个也没有。我非常肯定地这样说。因为,除了孩子的爸,我已经找过三个男人。第一个,他有家有孩子,干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同床异梦,一直看着我兜里的钱,觉得我的钱来路不明,总想打土豪分田地。第二个,我找了个小青年。男人会养小三,我为什么不养个小情夫,享受一下年轻的味道,坚硬的味道,以及天真烂漫的味道。但是,他在我的怀里像个孩子,要我为他操心,做饭洗衣,还要买车买房,一个月给他一万。我的天哪,这哪是丈夫,简直是个男妓,胃口越来越大,我不是武则天,养不起他,将他踢出门去。第三个,我尝试一个大我两岁的男人,准备好好过日子,也没有家室,结果一次婚。谁知他是死精,没有生育能力,却一门心事的整我的孩子,看见我的孩子就来气,无端地诅咒谩骂,动不动就打。我从没见过天底下有这样的男人,还常常给我的女儿寻事,偷看洗澡。你说这样的男人都让我碰上,你说男人有好的吗?”

我惊愕地看着她,觉得她太可怜,是天下最为可怜的女人,这些人都让她遇见,还走过一段爱情的路,简直是猪狗不如。当然,我也怀疑她的为人,瞪着眼睛的表情一直落在我的阴影里,落在我的心上,还有一些不入耳的话,都历历在目。那时候我是人家雇来的,一个不太说话的,并看不惯她作为的师傅,勉强地走过那段艰难的岁月,等待她略略会开汽车就告别了。不过,那段日子也有甜蜜的回忆,我们去油田配属,到了内蒙古草原,让我见识草原的样子,和她跑来跑去追捉蝴蝶,感觉像情侣。

我相信她的话多半属实,能听得出来。但是,有些话很随便地从一个女人口中出来,就显得很俗气,也有点不雅。我觉得,作为人,特别是女人,没有羞涩感,没有脸皮,那她已是一只篮球,任人踢来踢去。

饭菜上来后,我们都觉得有点饿,看到一桌丰盛的佳肴,我开始狼吞虎咽了,谁知她打开一瓶红酒,看上去是人头马,是真是假我不知道,却非常好喝。我想喝尽以前所有耻辱,以全新的姿态和她坐在一起,一边吃一边聊。

酒足饭饱后的我们俩个,竟然像老朋友一样无话不谈。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也可能是多年未见,她重新想认识我,了解我,目光经常在我的脸上扫来扫去。我不知道她在扫灰尘,还是扫视我的内心世界,感觉她的目光存在目的,也在了解一种风险的绝对值。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