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银狐  

2014-04-28 11:08: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学


  5

文豪送梁静之来到大街上,展手挡来出租,将她送上车,看着她远去。

梁静之坐在车里很远了,还将手伸出来摇晃,回头看着文豪。文豪很小了,早上人不多才能看到,要是再迟一点,坐出租车都很成问题,别说那么远看文豪。

她不知道自己昨夜都和文豪说了什么,那么晚才睡觉,从来没有这样过,也没有和一个男孩子睡在一间屋子里,心里有一股股热浪涌起,觉得文豪是个男人,要使昨夜他悄悄地睡在自己身边,她绝对不会反抗,一直崇拜文豪的她,在大学就爱看他的文章,爱听他的诗朗诵,给他送玫瑰,就是表白自己的心,这个书呆子硬是不理解,或者身边有个齐淑贤。

她多想让文豪抱抱自己,感觉一下心爱人的胸膛,感觉他那温暖的气息,她睡觉时有意将衣服脱掉,知道文豪看见,文豪却没有过来,这说明他是男人,是个好男人,能经得住诱惑。

她坐在车上,一边想心事一边看外林立的楼房,一礼拜会议、学习,省文联会给她颁发证书,有了证书就有了职称,最欣慰的是文豪还是单身,同学聚会看不见他,好多活动也不见他的身影,好不容易通过同学找到他的电话号码,打了几次都打不进去,这次才算找到他。

本单位的同时,同学还有结识一些单位上的人,都要和她处对象,心里总是不踏实,虽然在一起吃喝,跳舞,逛街,献媚的人不少,而自己的心早就定格在文豪那里,要使再找不到,也许会接受其他人,毕业快两年了,年龄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觉得文豪对她的印象不错,从言行中能看出来。

她刚下车,文豪的电话就来了,他问;“你到了没有?”

她回答了文豪后,顺便对文豪说;“你是东道主,下午有什么活动?请我去那里吃饭?”

文豪哈哈大笑说;“从没见过你这样,走入社会变贫了?”

“对你当然要贫一点了,要不你没感觉,也不知道尽地主之谊,要使到了我的地盘上,我早就作了安排,从周一到礼拜天,天天有活动,有节目。”

“哈哈哈,是吗?那我可要到你的地盘上走走,体验一下生活,要不以后不习惯。下午学习结束就过来,要吃什么随你,要什么节目我绝对让你满意。”

“那就这么定了,不要说话不算数?”

“哪的话?尽管放心。”

她挂点电话,轻快地向楼梯走去,一块来学习的同时和她撞了个面怀,看她低头笑着往前走说;“梁静之,遇到什么喜事了,连路都不看,笑着往前撞。”

“就不告诉你!”

王伟华笑着指了指她,两个人一起上楼而去。

幸福忽然降临,文豪赶紧收拾房子,将那些臭袜子,废纸以及啤酒瓶和垃圾清理掉。

第一次梁静之给他来了个突然袭击,再不收拾就很难看了,总不能让邋遢一直留在她的心里,就像一团凝雾一样难以散去。

他将内外收拾干净,整理好后还仔细地看了一遍,觉得满意才出去吃饭,饭还没有吃完就接到总编办公室的电话,要他尽快来一趟。

文豪来到办公室,总编劈头盖脸地数落他,满亮通红,像个愤怒的小鸟,要有尖嘴,早就在他的脸上啄了。

他说;“你看看你写的报道,怎么就那么地实在,谁给你的权利叫你这样写?谁给你的权利去如实报道这件事,这关乎领导的名誉,你知道社长怎么骂我?狗血淋头你知道吗?我已经实在难以包庇你了,护你护得快要做不成总编了.......

文豪当时很生气,看到总编的样子就不生气了,从没有看到他这样生气过,倒觉得高兴。总编一直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抱住社长的粗腿,想说谁就说谁,想上谁的稿子就上,特别是有些女人,写的豆腐块总能见报,老有女人请他吃饭,献媚,说不定还有一腿呢!只是自己没看见。

这篇报道是个坍塌事故,一共死了十几个人,文豪还写的少,文章上死了四个,总编没有在,他就和副总编商量过后发的,事故责任还在调查中,见报后人们的反响很大,从文字里,能看出管理不到位,监管不力,致使这场事故的发生。

总编要他从写一篇拨乱反正的文章,想将有些事盖住,他就是不想写,拉出来的屎怎么能回到肚子里?但是,为了不至于现在将他辞退,唯心地去赶写,将这东西见报。

他从总编办公室出来,楼梯口碰见一个同事,他悄悄地说;“那个工地你知道是谁在筹建吗?”

文豪摇了摇头,只听那人说;“听说是上面领导的小舅子,背后没有很大的靠山房地产能做这么大?”

文豪听过后点了点头,回到自己的房子,将门打开看见地上有一份信,好像从门缝里塞进来的,拆开后信上写到;“你是明白人,也是从大学里出来的,家在农村,经济上有什么困难就说,死人家属都要钱,不愿透漏什么消息,你为什么强人所难?既然敢揽瓷器活,就有修理的工具,好自为之。”

文豪唰唰地撕掉信,扔进垃圾桶,生气地在地上走动。他想了好一会儿,怒火慢慢地平息下去,才开始胡乱地写这篇报道,他不是用心在写报道,倒像再写歌颂词,不考虑,不思索,随便地将一些最浮华,将马屁拍得能飞起来的语句用上,以最真实,最真实报道写了一死三伤,将以前那篇报道说成道听途说。

文豪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事敲定,拿着稿子来到总编室,放在总编的眼前,自己坐在沙发上等待领导的定夺。

总编越看越高兴,看着看着就站起身来,来到文豪眼前说;“谁说我们的文豪是一只病马?简直就是千里马,看看你的文章,不是很好吗?我以为你只会画病虎,画威猛的老虎也不在话下就这样,你去吧!”

文豪心里骂着,脸上的色彩并不鲜活,觉得自己做了亏人事,像个小偷一样低着头走出来,觉得街上的人都在看他,忙了一下午,一整天连一口饭都没吃,觉得肚子咕咕地叫,准备吃饭去,手机又响了,掏出来看见是梁静之,才想起他俩个的约定。

文豪和梁静之又一次去吃饭,边吃边聊,谈人生,说未来,说着说着就谈到个人问题上,梁静之笑着再看文豪,问;“你需要什么样的女孩当媳妇?”

“当然要你这的女孩了,即文静又娴熟,就像悄悄开放在山谷的幽兰,不哼不哈,却给满山带了活力,带了生机。要使我变成一只蝴蝶,就静静地起舞在你的身边,守候在你的身边,每天闻你的香味.......

“你好浪漫,不愧是文学系的高材生。要使你要我,我就不走了,今晚看看你怎么变成蝴蝶。”

“好呀!我给你变个蝴蝶让你看看。”

文豪和梁静之吃完饭在大街上溜达,手拉手地看着城市的夜晚,看着城市的夜色,回到文豪的宿舍时已经很晚了,梁静之高兴地扑上去,文豪展开双臂,两个人拥抱在一起,文豪轻轻地吻了她,两个人久久未能分开。

梁静之多么想让文豪多抱抱她,然后将自己抱上床,激动的心在狂跳,一湖春水在激荡,快要溢出湖边,自己这把干柴,就等待文豪的烈火,就是烧死也心甘情愿,闭上眼睛在等待幸福地时刻。

文豪已经难以支持了,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在急剧膨胀,感觉自己的血管里流的已经不是血了,是水,就像消防车上的水管,水压一下子将管子立直,将水喷向几十米高的楼房。

他的手不安了,心也不安了,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下身的那个东西在跳动,像猫一样听到动静,看见老鼠,快要腾空而起。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满屋子都在鸣叫。寂静地屋子里出现这样的声音,两个人都吓得哆嗦了一下,看见桌上文豪的手机,颤抖着在鸣叫,好像手机哪个部位受到刺激,或者疼痛,随着铃声,手机像要走路似的。

文豪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轻轻地松开手,梁静之也将手松开,文豪拿起电话,里面出现总编的声音说;“文豪,睡了没有?这么晚给你打电话,是有点急事,社长打电话过来,说有要紧事对你说,叫你明天早晨去他办公室.....

文豪放下电话,心里一股不详的预感油然而生,好像随电话飘起一层阴云,轻轻地附在自己的天空。

他默默地,不知说什么好,来回地在地上度着步子,点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