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红杏的心迹  

2013-08-20 23:22: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学

                                                                           27

红杏的爱人身上的钱已所剩无几了,朋友给了他一沓钱,他数了后才知道,只有一千五。虽然一路上他没有掏多少钱,他买了几身衣服和内衣,再加上买日用品,抽烟,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急着要去做事,不论干什么都行,不能闲呆在这里,这样下去心里急呀!他好几次跟朋友说了自己的想法,他只说不急,有吃有喝的急什么?会有事干,只是有些设备没到位,具体工作在联系。但是,他就是急,总这样还不如回去,遇到夜深人静就想起爱人和孩子来,七年多了,不是一两天或者一个礼拜。

窗外,一轮明月圆圆地挂在中天,羞涩地遮上了面纱,好像怕人看一样。他记得故乡的明月很明亮,看上去很真切,总是带着笑意。而这里的月亮看上去总是雾雾地,好像没有故乡的大,也没故乡的月亮圆,就连云也不是一片一片地,总是凝结在一块,像冰山。

故乡的云如同棉花团一样,并且是那么地高,那么地远,不像这里,好像总是在山头缠绕。蟋蟀的叫声亲切地把他拉回故乡的明月中,记忆中的他穿着军装,带着军帽和红杏坐在池塘边的半截碌碡上,听着蛙鼓,听着玉米叶子的沙沙声。他和红杏依偎在一起,悄悄地说着情话,激动地心像汽车爬坡是的发动机,那响声两个人都能听见,就连月亮也听见了,害羞地躲进薄云里。这是她们第三次见面,并且跟他来到自己的家,她们幸福地拥抱在一块,品尝人生第一个吻。

那是多么地美好,多么地幸福啊!好像天是他们的,地是他们的,四野的景色也是他们的,就连月亮也是他们的。她们很久很久地拥抱在一起,两颗激动地心早就奔出胸腔,交织在一起,使喘气声似有似无,断断续续……

要知道后来会是这样,他早就死在那个月下了,或者在那个月夜变成两棵树,站在池塘边。或者变成两只鸟飞走,去原始森林……

一股凉风从窗里灌进来,他觉得舒服极了。这里太热,几乎是个砖瓦窑,自己像只刚烧熟了砖,呆呆地放在这里,等待命运地判决。他们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吃过饭就走了,是不是他们要甩掉自己?或者要他去杀人,抢货或者去偷?这些他绝对不会去的,就是死也不去。再也不想干违法的事了,这些年他受够了地狱一般地生活,干那些事就不值了,那些事能挣多少钱?也不想给家和自己带来灾难,想平静地过完下半辈子。如果叫自己贩毒的话也绝对不去,不论干什么都得看值不值,什么代价,能给多少钱,风险有多大,要是划算就去,不划算就走。他又摸了摸暗暗藏在裤头里的钱,估计这些钱会回了家也差不多。现在不像以前,社会都前进了,自己也得有见识、机灵,这么多年的监狱不能白坐。

树的影子跑进窗来,透过叶子看上去,天蓝盈盈地,几朵云轻轻地浮在上面,有的像山,有的像马,只有一朵很像人,很像自己的爱人红杏。整个轮廓就是红杏在菜地里摘辣子,弯腰被风张起的裙子还在飘动,一只手在摘辣子,回头笑着看他的样子太真切。他没有眨眼,一动不动地看着她,觉得太神奇,太不可思议。

一阵风吹过,云又变成了父亲,弓着腰拉着架子车,缓慢地脚步,吃力地向前移动。再看时一下子恍然大悟,车子后面还有母亲,弓着身子奋力地推着车,就连头巾也是那样地真切,以及瘦弱的身体是那么地惟妙惟肖。那车子像泰山一样重,前后两个老人那动作有点像漫画中旧中国煤窑的童工,看着看着一颗泪水从眼圈滚落下来,心里有说不出的痛,跟针扎似的。就在这时,院子里传来脚步声。他回过神来向院子里张望,看见他的朋友领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也不像是本地人,一个个眼里透着神秘和焦虑,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朋友坐在他的眼前对他说:“活来了,今夜就出发。你跟着他们,他们都是道上的人,你不要问干什么,也不要说更多的话,机灵点,我不在你身边要照顾好自己,随机应变,到了地方有人给你说干什么,怎么做。记住,不要向对方说自己的名字。”

“你不去吗?到底是什么活儿?我能干吗?”

“我能不去吗?只是不能给你们走一块,人多了不方便,再说贵重药材是国家禁止的,要你们背回来,我在空中飞,看着你们,不要怕,我不会害你的,咱们在一个战壕里爬过多少年,算是战友。再说,不干点小违法怎能富?怎么会有钱?你看看那些有钱人,几个是靠卖麻子发家的?有几个靠种地富了?有几个靠实干暴富的?多半都是靠投机倒把,挖墙角,或者上边有人牵线,空中来的钱。人不得洪财不发,马不吃夜草不肥吗?就放心地跟他们去,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他听到这里,嘴张了几下想说什么,总是没有说出口,原来想的那些说辞被他竹筒倒豆子,什么都忘了,不知说什么?再说他把话说到这份上,自己怎么开口?他还想有钱,也想捞点洪财。

“没意见就出发吧!你就跟定他,吃住用度都有他,咱们一块来的,我把你再交给谁也不放心,你只管跟着他走,到了地方我会给说带多少?”

他看见别人没说什么,自己也就不说了,既然来了就去一趟,看看这活到底能不能干,是个什么活!他知道进来的人中绝对有人知道去哪里,去干什么?也许有的人干过,有的人没干过。凭他的眼光,就知道有一个小青年和他一样,什么都不知道却沾沾自喜,像要去取大元宝,或者能背回金子,马上就要发了的样子。他没有多大的喜悦,也不像去刑场,走一步看一步,说不定是好活,也可能不是人干的事。 

 

                 2013.8.21于董志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