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公开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写给上帝的信  

2018-02-01 21:1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邹满文

      原创

 

我是一粒很小很小的尘埃,轻轻地地漂浮于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总想落到大地上休憩,却被风张起,飘飘悠悠地看着蓝天白云,看着来了去了的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属于什么东西。

我经常问自己,为什么要选择这条路,为什么要将自己置身于空中,信念告诉我,只要飘起来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到达理想的地方。然而,我曾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失去父亲,和哥哥母亲相依为命,那个时候,我那幼小的心灵就开始飘了,想跟着父亲去,谁知没有如愿以偿,就将自己埋在书里,跟着文字飘,跟着主人公飘。那时候,我觉得杨子荣的形象一直在我的心中,还有李玉和。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感觉自己是林冲,常常拿着木棍给小朋友们表演。

我看了很多书以后就爱上书了,经常抱着书睡觉,端着碗看书,做笔记,谁知在七九年,我偶然写了巴掌大的散文诗,竟然见报了,还给了我几块钱的稿费。那时候,我是个初中学生,不成熟的心灵一下子觉得自己能够成为作家,成为诗人,看到自己的文章见报,睡觉都偷笑。从那时起,我就开始自己独步,开始写诗,写散文,由于家庭,上不起高中的我独子漫步于文学,成为文学里的独行侠,背着行囊,背着书和笔记出去打工。

我先后下过两个煤矿,咸阳二级站扛过盐袋,子午岭森林的深处扛圆木......然而,自己的文学梦一直缠绕着我,几乎欲罢不能。家里,朋友都认为我在异想天开,劝我别再写了,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水喝,人是要生活的,人是张嘴的动物。我一直不信自己没有成功的一天,几乎闲下来就写,投稿,半辈子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有时,写到三四点以后,写好一篇散文,看着看着就高兴,一点睡意也没有,想着自己的散文,或者小说来到黑夜里一个人漫步,看天上的星星,连月亮都不愿意看见我,早早地下班。

我一边打工一边写,飘忽不定的我没有确切地址就再也没有投稿,一直写,每回回家就将手稿放进箱子里锁好,紧怕风吹走,或者被老鼠咬掉。慢慢地,我像有了大烟瘾一样,一两天不写点东西手就痒痒,心里空落落地,家里邻居都觉得我不务正业,还觉得我的脑子有问题,妈妈叫来神婆,给我招魂,送那些缠在我身上看不见的妖怪。我知道自己没病,看着神婆口中念念有词,跳来跑去,觉得她是个小丑,我才是大神。

日子不紧不慢,自己到了结婚的年龄,每个来看家的女孩都摇着头走了,好像我的家不够一个老母鸡驮,对于我倒没什么意见,只是贫穷而寒酸的家让姑娘们望而止步。我从来不管这些,只要有书看,有饭吃,能写字,觉得什么对我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个梦,文学梦。随着年龄的增长,说媒的人已经失去信心,好像自己成了错过花期而不怀春的青年,村里流传说,我是疯子,神经病。还有说,我已经不是人了,痴了傻了,知道我的女孩就躲着走,谈起我就摇头。

我从不管这些,几乎一直在外打工,每每挣得那些辛苦钱都拿回家里,总想使自己的家和别人的家一样,增添新的家具。但是,杯水车薪,贫穷的家不是一代人能够养肥,养富的。都快三十的人,妈妈愁白了头发,满头银发看见我就叹息,那声声能叹息就像刀子一样扎在我的心上,觉得自己不孝,没本事,没有让妈妈过上幸福日子。

父亲的远去在记忆里很模糊,能感觉到他那高大的身躯,响亮的嗓门,好像这都是一个童年的难以抹去的一片蓝天。或者是一块白云,我几乎没有看清他的走向就滑向天边,随风消逝。

不知是老天的眷顾还是生命中注定,竟然有一个女孩看上我这个神经病,看上我这个痴傻的人,尽管家庭多么地难看,多么地羞涩,四处借钱将她娶回来。生活里有了新生力量,有了很多的笑话以后,觉得我这个神经病有很多的可笑之处,我这痴傻的人在她的眼里,是个病人中的病人,特殊的病人,她不担心后代遗传,有时竟然笑着说:“要是孩子得到你的遗传,都是很有学问的神经病人。”

我两个相对笑了,笑出懂得,笑出支持,笑出我从未有过的好心情。我又出去打工,打工的路上,辛苦不说,写字不说,要钱成了最大的障碍和不幸,一年都头拿回的是欠条,既不能买东西,也不能吃,更不能解决面前的困局,相对无言。

在旅途中的旅店,我发现一个很小的册子叫吉林文学,好像是八零年的样子,首页是我轻轻的走了,正如我轻轻地走来,挥挥手,不带半边云彩......我看着,像宝贝一样将那本书偷走,一直伴随在我的身边,又在商丘的旧书摊上买来唐诗三百首,闲了就看,背诵。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先后向啄木鸟,十月,收获和小说月报发过文章,可悲的是几乎没有见到回音,少数刊物回过信,鼓励过我,比如飞天李云鹏老师给我来过信,九五年长庆文学笔会在庆城县,雷达先生,陈忠实张贤亮等都给我留过言,那时候我开的是小饭馆,早上有早餐,很早就得起来,一天到黑,十点才关门,走路都打盹,好像养家糊口成我的主线,几乎在两年的时间内没有动笔,只写一些诗歌散文。

有时候,当顾客少了,我就开始发呆,一呆就是半天,妻子忙的不可开交就来拍我一把,我失魂地惊起尽快帮忙,在回味我当时构思的小说,结果给人多找了钱,悄悄地将前埋在抽屉底,紧怕妻子看见。没过多时间我就病了,开始发高烧,说胡话,妻子买来药我吃下,睡了一天,晚上醒过来,爬起来开始写,看到妻子和儿子熟睡的样子,我就将他们写进我的散文里,写进小说里,天快亮的时候我尽快睡下,怕被人发现。第二天给顾客端饭,我差点摔倒,一个顾客将我扶住说:“小伙子,要珍惜自己身体,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有人才有钱。”

我笑了一下,偷空就写,先后给星星诗刊,以及小型刊物上发,有些报纸上能看见掌大的文章,看到我的文字就就高兴,就激动,像情人一样,一夜夜难以合眼。二零零七年,我自己筹措资金出版我的小说《流失在岁月里的爱》。

这部小说歌颂我们庆阳人文历史,时代变迁以及在我们故乡所发生的事。主人公月儿就出生在我们的庆城县,是个伟大女性,以她折射出我们庆阳人不屈不挠的将神,和庆城县马岭川道的变化。在这期间,我还写了大量小说散文,有的见于往上,有的压在我的箱子里,先后在董志塬,北斗,和地方杂志。去年,我又出了新书《桃花溪》。

这部二十多万字的小说比《流失在岁月里的爱》厚实,内容丰富,人物个性鲜明,具有较强的穿透力,诉说一个宁州姑娘爱香包,惜香包,做香包的过程。我觉得我们庆阳做香包的美女随处可见,她们用一双双勤劳的双手编织自己的梦想,编织自己的青春岁月,也在编织自己的未来。

我还有几部小说手稿,写了三十几个中短片小说,都在江山文学网站,其中《银狐和承诺》获过网络写手奖,还有《茶几上的凸起,漂泊的心,一面小镜,丑人,潜逃》等,有的见于董志塬,有的见于北斗、九龙、子午岭。还有几个长篇手稿在家,没有能力出成书。儿子上大学,姑娘上高中,一个农民为了儿女来到庆阳市里,跟着儿女的学习成绩奔跑,无奈地在狭小的空间里生活着。

我的生活虽然困苦,过着极其清贫的生活,但是,我的思想不清贫,意志不清贫,笔不清贫,要写出庆阳人的风采,写出庆阳人的风格,以深厚的黄土情感恩人们的爱戴,感谢支持我,帮助我的朋友,感谢文联作协。我常常想,文人之路就是一眼泓泉,就是一条小溪,能看到沿途的风景,也能看到山和树木随风摇晃的样子,把星星从天上拽下来,来映辉闪亮的小溪,要将月亮揉成一道道清波,飞跃我那无悔的激情和坚实的文字。

我在构思一篇能歌颂庆阳,激扬人文精神的小说,深层次地挖掘具有时代精神的食粮,一直在寻觅原本的生活和生活中的亮点,以我们庆阳的人文精神,产业打造更精美,具有现实意义好小说。

                    邹满文

                                                                                 2015.7.25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