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公开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我的文学梦  

2018-01-12 20:4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我写着写着就卡住了,犹如喉管里掉进一颗石头,让我喘不过气来。书看着看着就从喜悦里走出来,不得不去想那些烦心事。我记得开始写作,那种兴奋,那种喜悦以及趾高气扬的样子,不亚于一个高傲的公鸡站在墙头看着院子里的一群妻妾。遇到写好一首小诗,就像李白一样,端着酒杯,一边一个人偷偷地朗诵,一边感悟诗的意境和诗的抽象,和诗那种独特的意识形态,像一个人一样具备灵性和张弛。但是,过几个月再看,简直狗屁不通,这能叫诗?我痛恨地骂着,看着那一堆废纸,想烧掉却没有,就悄悄地放进纸箱。

我从诗到散文,从已整整一座大山爬过来,生活的拮据再加上人的骂声,几乎所有人都觉得我的头叫门夹了,受伤很重。有的直接说让驴踢了,已经不知道东南西北,人家都忙着过日子挣钱,他却除了书外打工,余下的时间都趴在电脑上没白天没黑夜的玩弄,那是你这样人干的事?文章是你这号人写的?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我觉得我已经不是东西了,什么东西也不是,有时觉得我已经不是人,是人还不知好好过日子,养家糊口,却一门心事玩这个?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每一天的,朋友一个个远离我而去,亲戚和同学都不理我,我一个人常常想,我是不是被文字异化了的人?是不是被文字强奸过的?甚至怀疑祖墓旁边曾经有过一个文人撒过尿?这一切的怀疑加剧了我的期望和希望,非但没有丢弃文学,像惹上毒瘾一样,且越来越大,几乎原来的那口烟瘾已经远远跟不上需求。我在诗里整整地飘荡十年,从顾城到戴望舒以及艾米丽……大量的阅读中外名诗,总没有在里面寻找到什么,可怜地、紧紧张张地走过十年,大量的青春和时间{除了挣钱干活}其他时间都泡在诗里,感觉自己都被泡软,泡的身体发胀,头脑沉重,却没有涅槃,也没有从青纱帐里走出来,总想挥挥手,却没有作别西天的云彩。但是,我学会了写诗,爱诗,也学会读诗,更重要的是我懂诗了。此时才知道,什么叫诗,好诗,反过来再看中外名诗,其味就大不一样了,内面隐藏着无穷的力量和意境。

还没有从诗的意境中走出来,朱自清的散文却让我五体投地,爱不释手,再加上鸡窝人家,正月腊月以及商州又录…….丑石,八个碌碡桥等等。同时,我还结识了小说。当然,第一步小说,打动了我心灵的小说还是第二次握手。那是上学时候就看过的,苏冠兰和丁洁琼的爱酣畅淋漓,像是透过蜜罐来看他们的爱情,特别是信,这东西最吸引人,也有着千丝万缕的情窦初开的难以琢磨的美。那种美好像现在不存在了,遗失了,就像青春一样消失在那个年代里。可是,我总觉得信上能说的话,面对面不好说,也不能说,给人一种别致的、很有兴趣的东西在里面。信中说我爱你,要比嘴上说的亲切可爱的多,还有些缠绵的,不能说的都写进去,爱情自然而然地就会产生,不像现在,嘴上天天说说爱你,背地里却拉着别的女人手。我觉得,写信也是一种文学,一种从文学里流出来的支流。这个支流去阐述那个时代的美和爱,也在洋溢那个时代一种爱情方式和朋友之间的情谊。但是,都被时代所淹没,悄悄地,像花儿一样遗失在时代的尘埃里。

不管是散文还是诗歌,信件,这些都以一种特有的方式颂扬时代的美丽和时代开拓,像文物一样,只要现在拿出来一定会从华贵里极致到典雅。我觉得那个时代的诗歌信件是春节的爆竹,炸开以后春天就来了,到处鲜花盛开。我还觉得,散文诗歌和信件是那个时代的里程碑,那么写在里程碑上的那些东西永远照亮我们的前进的方向和道路。

现在,我像逃难一样逃过散文,逃过诗歌进入小说的天地。与其说小说是天地,还不如说小说是宇宙、是未知的空间,每个作家都在探索,在寻找,就连我这样不是东西的人都在小说里徜徉。真正接触小说的不是四大名著,也不是小时候的林海雪原和那些战斗青春里的故事,那都是看热闹、醉生梦死与人物的精神所产生激动和惊心。开始写小说的时候,已经读完矛盾文学奖的大部分小说,这些小说让我最大的感触就是伤痕,有些血淋淋地展现在面前,读后沉思,像激起千层浪一样,扑不灭。

我觉得让我最高兴最快乐的是家春秋,骆驼祥子和围城……这些小说深深地移植在脑海里,赶不走,忘不了,直到两千年,儿子上大学,他对我说:“你知道意识流吗?荒诞等等。”

从那时开始,我才接触到外国小说,大量的精致的小说向我涌来,我一下子扑进去,有时间就看,试着去写,总不如意。我佩服《野性的呼唤》里的主人公,他的精神和意志让我知道生命的意义,活着的幸福以及身处这个社会种种幸运。我从《老人与海》里学到坚强和不屈不挠的精神,这种精神让我感受到做个癞皮狗,为我的写作做个癞皮狗,就像每次拿着稿子去找地方杂志,人家看我的目光就像农民看支书队长一样,目光再说:“谁选你当那个了,还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的。”

我几乎一样,谁选你搞写作了?谁同意那去写作的,拿着那破烂玩意来寻我?还有一种目光,蔑视就不用说,多余更不用说,就说你这东西,不给你上你说我人品有问题,给你上,你这东西真不是东西,叫什么都说不来,还叫小说……

怎么办你?赖皮狗就这样一次次被推出去走进来,又推出去,又走进来。最起码我这样的举动可以证明我为文学讨要过,争取过,也胡闹过,我相信,中国这片土地上和我一样的大有人在,也在继续我所做的,在不屈不挠的拼搏,就像老人和鲨鱼搏斗。

我虽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也没有文学上的一技之长,厚着脸皮往文学圈里爬,一直爬,一直爬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为什么?因为我已经和文学结了梁子,也和文学有了仇恨,我不杀他,最终就让他把我杀了,人活一口气,没有这口气,也就失去念想。

我始终怀念文学里那纯净的天空,像小时候家乡的小溪,上学时写了一封信,编辑部都回信,编辑老师热情洋溢的话语至今难以忘怀。每个字像孩子的眼睛清澈见底,不含任何杂质。不像我背着书去卖,看我像看南山的猴子,审视着我的一言一行。甚至知道我是农民以后,怀疑的目光里充满了敌视,充满了不务正业以及损人眼睛,摇手之间带着永不见我的神态和意志……

我一个人自娱自乐,在一个人所未知的角落里兴奋我的小说,兴奋我已经出版了三部长篇,和四十几个中短篇,义无反顾地准备朝这条路走下去,哪怕暴风暴雨,哪怕冰冻三尺都阻碍不了前进的步伐,哪怕是不归路也要走下去——走下去——

 

                                                                                           2018.1.12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