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和作品  

2017-08-29 00:40: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邹满文

 作家多半都是疯子,或者是精神有问题的,怪异的、处于病态的人。疯狂是作家的本色,狂傲的是作家个性,总以为自己的作品傲然独立是作家的一种希望,不管是成名的,没成名的,都有这样一种心理,有把自己作品视为巅峰作品一种傲然雄心,才是自己成为股市的曲线,一路开始飙升。

一个作家,当你疯了,狂了,才能理解更深的文学,体会深奥文学精髓,舍去一定量的文字而得到精华的,具体的成为一个完整的文字王国。用文字的火燃烧自己的生命,点燃文学草原,让你的心灵从芳草萋萋到一片荒芜,再到遍地花开,这个过程,是优思力过程。为什么叫优思力?因为,从开始的忧愁文学,到思考文学,一直到力不从心的文学,就开始不满足了,不管你写的东西再好,再下苦功,都不会满意自己的作品。

作品有个逆转过程,作家也有逆转过程,当你一步一个脚印,从文学道路的远方回归以后,你会清楚地认识到文学不同于任何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凭感觉,感悟以及阅读得来的、仅有的那点东西,产生的火花仅仅能够燃烧掉报废的那点文字垃圾,怎么也不会像火种,去燎原祖国大地,辽源整个地球。有时候,你伤感回来的太早,像以前一样,写上一段文字就是文章,大胆地去闯阎王禁地,去闯天宫莱芜,到处张扬自己的文学水平,见人夸夸其谈,觉得自己是圣手妙笔。然而,当你上一个层次,回头再看自己的东西,那简直是光着屁股赶狼,胆大不知羞。

人最终要回归于自然,作品也一样。如果不是出土文物,惊世骇俗,那么,每个作家付出的汗水和勤劳都差不多,不多看,不多写的作家永远成不了作家。没有良好的心态的作家永远写不出好文章,没有好的文章你能成为作家?文章就像推磨子,你推动一下,他才会转动一下,你站住,他就停下来,你看他,他看你,一直在原地。相应的,磨子不转动,理想的面粉永远出不来。没有一个机械可以代替写作文章,而且每一节文字都要生龙活虎,写意真切。然而,现代化的机械早就淘汰了磨子,却没有一个真实的机械来陶冶文字的情操,掌控文字的未来和新的动向,只有人,只有作家。

人有魂,作家当然也有魂。那么作品呢?我觉得一部好的作品也有魂。不但有魂,而且有七魂三魄,几乎和人没有什么区别。驾驭灵魂的这些人当然就是作家了,用你的魂去和自己文章的魂来沟通,来谈判,来探讨作品的命运和前途,到底是用不朽来构筑,还是用金钱来构筑,还是脍炙人口一阵子,像明星一样,从这个床上滚到那个床上来炒作,从而达到相应效果。

什么作品有魂,什么作品无魂,要界定这东西,就要看你站立在那个角度,到了什么水平。如果有千丈崖,对面是百丈崖,你站在百丈崖头看千丈崖,总是扬着头,看着看着就觉得晕眩,从而去看更低的山崖。如果你站在千丈崖头看百丈崖,觉得矮小没看头,就去看更远的,更高的山崖。有句老话说得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来。

作家是人,比其他人狂妄了一些,自大了一些,疯狂了一些,病态了一些,也是人的一种,更是人类的结晶、细胞组织多了一些的高尚之人,命运安排他去写作,上仓安排他为人类的代表,去参加王母的诗会,用笔和纸描述人间烟火,叙述天地轮回,九州风华以及悲惨的,幸福的,过去的未来的,以及生存之道等等。这些任务从一开始下达就将作家下凡到人间,开始自己漫长的写坐道路……

今天,人们都在寻找金钱,寻找幸福,寻找快乐,看谁有房有车,日子蒸蒸日上,却又那么一些人死守自己的那片土地,耕种着文字,挥洒自己的语言,到底为什么?几乎没人能说得清楚。甚至有的为了搞自己的文字,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遭到别人的唾弃,妻子和孩子的冷眼。别人眼里,不是有病?而且是深入骨髓的病。我把这种病叫病态,这种病态一般人不容易得的,更难以传染,就是掏钱让有些人染这种病都难以实现。他根本不具备这种病的基因,也不具备这种病的血统,犹如将一头毛驴调教成马一样。

不过,具备了作家这个天分,也具备了写作的基础要领,只要你略略觉得自己轻松愉快,打麻将玩耍,或者走进游戏里,那么你慢慢地会滑出圈外,会边缘化,就像一个圆,如果你想将这个圆画好,完美无缺,就得不断地练习,认真地琢磨,仔细地研究。有的人写了一辈子,忘乎所以了一辈子,看了一辈子,感悟了一辈子,总没有上到千丈崖,只是站在百丈崖上望而兴叹。

作家的命运始终和作品牵系在一起,作品忧伤,作家掉泪。作品有了高潮,自己就会兴奋,从感悟中触摸灵魂的所在;从命运里体会作品泥泞和坎坷,以至于呻吟地向前爬时,作品才成为作品,成为坎坷路上的一棵树,泥泞里的一朵花。作品的命运不同,作家的命运也不同,名门望族里的水仙花总走不到大地上,也受不了寒冷的浸袭,更难以承受雪花飞舞的季节。温室对于幽兰来说,根本不敢奢想,只能默默地,在深沟里释放一种清香,谈不上高贵,却很优雅,别致。

作和家一旦分开,那自己什么都不是了。既要作,也要有家,这样就会除去后患,无忧地创作。有的人说,作家的家在作品里,作可以以文字当家,那么你有曹雪芹的才能,可以在破庙里写红楼梦?最为基本,通俗的道理几乎都在人的脑子里,以一种诚然的常态,宁静地心去看世界,去领会大自然的规律,去赏识床前明月,那么你最终会孺妇皆知,会以家国天下为己任,以德的文字内在品评自己的作品,展现内心的,难以逾越的文字,给天下交上满意答卷,让读者去主宰,去体会,去品评……

                                                      2017.8.29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