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变故  

2017-07-19 00:20: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邹满文

 

    魏文慧怎么也想不通和自己谈了三年,而且,在一起住了一年多的张子云,就这么走了。几乎没有告别,也没有说分手的话,更没有一点异常,就这么消失了,像一阵风一样吹过,云散了,情散了。曾经被爱包裹的很严实的情,曾经被爱异化了的二人世界,是那么地美丽,那么地让魏文慧醉生梦死,谁知,在紧紧地六个小时里内,一切土崩瓦解,就像瞬间的山体滑坡一样。

       魏文慧和张子云都是打工的,一个从安徽而来,一个从陕西而来,都不约而同地来到深圳一家电子元件厂,说不上是老天的安排,也说不上是由命运的唆使,谁都不知道她们两个是怎么进入这个工厂,并走进一个车间,还在一个流水线上,每个人完成一段操作任务。与其说是老天的安排,还不如说是命运和人生道路的强迫。作为一个没有要考上大学的男女,那种悲哀,那种伤痛只有落榜的人能够体会的到,其他人只是有点感觉,轻描淡写的过问。

魏文慧对于大学,对于学习就像吃饭一样,只要一次不吃就饿得慌。她曾经努力地学过语文数学以及其他科目,一头黑色而很亮的头发由此慢慢地脱落,走进书本里的她,就像走进茫茫沙漠,看不到头,也理不出头绪来。有时,她看见沙就像水,水又像沙。有时,她走进书本就像走进森林,呼啦啦地风和树叶遥相呼应,几乎辨别不来那种声音来自松涛,那种声音来自叶子。她一直在努力,在勤学苦练,将数学题一次次做,物理化学,曾经有多少个午夜睡觉,一直在学习里,这些伤感都因为落榜而显得微不足道,尽管整夜不睡觉,一直在学习,三年五年,或者十年,只要你考不上大学,就说明你没有努力,更没有那个天份,左邻右舍看不起你,父母看不起你,都觉得你没有努力,没有尽到一个学生的责任。

世上没有一个人愿意自己落榜,愿意打一辈子工,成为蚂蚁一样一生在劳累中;更没有人一直想走在荆棘丛生的道路上,走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魏文慧在老家,几乎想不起自己是怎么从落榜的苦难中走出来,头顶的老天都是一副不愿晴朗的样子,从开始考试就下雨,到分数线出来,一直处于一种昏迷状态,时下时阴,有时还狂风大作,惹得什么都响。最为响亮的算是窗上的玻璃了,遇见风就咣当当,咣当当,摇晃个不停。

她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很弱,弱的跟二十五瓦灯泡一样,看什么都不是很真切。有时候,前面背后面忘记,就像很长的一段路,走过以后瞬间就记不起来从哪开始,中间遇见过什么,碰上什么人,遇到什么河流山峰,一直到终点,才记得清清楚楚。因为自己在终点停留过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交通工具走不了,导致记忆丰富而永恒。

她深切地记忆着有些伤痛,就像谁用刀子在自己的心上一下一下地捅,能感觉到鲜血溢进腹腔,并漫漫地上升,知道将五脏六腑掩埋。但是,那些伤痛比起眼前的——张子云的离去,那只不过是九牛一毛。甚至,以前的伤痛是掩埋五脏六腑而死,而现在,是让她死也不是,活也不是,到底该怎么办?张子云到底是离她而去还是出现意外,或者有意玩失踪,这些都牵系着她,让她难以安宁。她知道张子云学习不好,几乎连最简单英语单词都不认识,更计算不来面积和体积,连勾股定理都不知道,还经常吹嘘自己考大学只差三分。她知道人都爱面子,包括自己和张子云,还有身边的工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也有自己的不愿说的一些丑陋事。

没有注意,一个小时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几乎就是一年,既没有听到爆竹声,也没有听到欢乐声,就这样悄悄地走过。她一个人在流水线上看着机械制作电脑元件,一边想心事,一会从工作和机械声里走进去,看着看着就走神,跑到张子云那里去。如果是昨天?——就在昨天的这个时候,他还笑吟吟地看着我,含情脉脉地、时不时地飘来一个惊奇的眼神,或者一个鬼脸。然而,今天,他就不见了,工厂也在找他,擅自离岗其后果就面临辞退,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一个干了三年的老员工,从工资到待遇,和新来的有天地之别,给谁都会想到,那么,张子云是个傻子,就轻易地放弃这份工作?

魏文慧刚开始也想去找他,不知上哪儿找?自己算是张子云最为亲密的人,一直以爱人自居,却不知道他去向谁信?还有谁更了解张子云?如果这样,谁还能相信谁?信任谁?她怎么也回忆不起张子云异常举动,也没有异常话语,就连昨夜还是异常亲密,异常兴奋,直到吃过早餐后,他说自己出去买点东西然后上班,却再也没了他的消息。

有时候,魏文慧觉得他玩失踪是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就是不愿和她结婚分手不就完了?为什么要这样?没有张子云,我魏文慧不见得会成为老姑娘,成为没人要的女人,人世间的男女,因为有了情和爱才走到一起,相互了解对方,搭伙组成家庭,养儿育女。

忽然,她觉得自己心痛了一下,脑子里全是他的照片,一个不太高的,算不上帅气的男孩映入她眼帘。这个男孩有一种说不来的吸引力,也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自然风景,让魏文慧看不够,留恋不够。他有时像个女人,轻轻地依附在魏文慧的耳边嘀咕。有时以一个男人正气站直身子说:“魏文慧!我爱你,永远地爱你。”

有时候,就会软绵绵地趴在床上看着魏文慧说:“我爱你却娶不起你,想你,抱你亲你,却一直想着法子改变自己和家人,像个贫困而没人理会的孩子,漂流到这个孤岛上和你相遇,相知相爱,一个走进一个的心里……

魏文慧的心由开始的嬉闹,觉得他在玩,一直到下班,天快要暗下去,就变得焦躁不安了,是不是他出去出车祸了,被人绑架了,或者掉进水里淹死?种种好多的恐惧由此产生,让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电话从走出门就再也没有打通过。

厂里已经报警了,还是在魏文慧的协助下,将全部过程记录在案。她难堪警察的询问,怎么会那么详细,连昨夜自己和张子云睡觉都做了笔录,好像很感兴趣,点点滴滴,两人在一起过性生活次数,有没有接到别的电话等等。

她一个人来到街上,像一只燕子一样,飞到她们常去的地方。大脑有点近乎于失常的她,一心想着张子云,想着两个人的过去,想着明晰的双双飞在大街小巷情景,不由得是可怜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模糊了神经,也模糊她的神志,一个人蹒跚着,像一只翅膀受伤的燕子,寻找过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大失所望。她说:“走就走吧!他不需要我了,我也开始讨厌他,天底下那么多男人,找不到好的,总能找个次品,为什么将自己一直和张子云拴在一起?”

但是,两个人租的房子里,留下她一个就不想回家,觉得孤单,寂寞,一只处于两个人的世界,一下子没了他,好像自己没了着落,无事可干,经营很长时间的家,忽然遭到变故,遭到打击,不知向谁哭诉,向谁诉说……

她一个人在街上转悠了好大一会,实在没办法才想回走去……

                                      2017.7.19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