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命运  

2017-06-17 07:5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                                   邹满文

               原创                        

                               2

我在修理厂整整呆了两个多月,好多零部件都被换了,还烤铆喷漆,一下子成了赝品。原来纯真的我,富于想象的我,有着理想的我突然之间什么都没了。那场惊恐的,充满魔幻色彩的撞击,导致我耳聋,眼睛也不好使了,腰也很难直起。只要在远处看,就像个很大的小括号,却没有另外一边,什么都没括住。他们给我安装保险杠,是层硬塑料,根本不敢磕,前脸更不用说。自己从广西柳州一路来到这里,从没有受过这罪,车祸的事根本没有想过,也没理由去想。谁知,遇上这么个东西,轻而易举地将我撞得差点粉碎。

我被开出来,来到一家旧车市场,看到厂子里那么多汽车,觉得自己完了。我怎么能走进这些赝品、带有欺诈性的循环作恶场之中去?那辆汽车不是被油漆掩盖,掩饰并组合而成?我明显地看见一个男人的脚安装在女人的脚腕上,再打磨也掩饰不住男人的骨骼和突爆青筋。有只耳朵是驴的耳朵,怎么给他按上了......

我被开进去停放在一辆猎豹跟前。这只猎豹老了,牙都脱落地不成样子,看不到犬齿,也看不到锋利的爪子,庞大的骨骼和驱壳在太阳下鲜亮夺目,给人一种漂亮且年轻的感觉。我很怕他,看见过在路上横冲直撞的样子,还有很粗的保险杠顶坏一个小轿车的腰,那辆小轿车当时就弯腰盘蜷缩在一起。

车场院子里停放各种车辆,一个个相互看着。有的透出鄙夷的目光;有的透出惊奇的目光;有的一直在偷窥,像个女人走进男人的会场。有个比较高大而傲气的打卡,身上遍体鳞伤却笑我的肚挤眼,说我已经伤及到心脏,谁还要我,将会永远地搁置在这里。我想,我什么都有,能走会跑,怎么会像死鱼一样搁置在这里?你那么好不也一样没人要,不知都放了多长时间,还笑我刚进来的。我心里说着,扫视了他一眼,将目光移向大门外的街道。

这条街道确切地说根本不是街道,是旧车市场之间的距离而已。如果没有这些距离,这里就会成为很大一个广场,将旧车放进去,人们只看门口的汽车,谁愿意走进里面?人总有创造性,也有创新,将一个大广场分割开来,让每一个老板租上不大的地块,收租金快,几个人承担费用要比一个人承轻便得多,也不赊欠,便于管理。

我的青春在一个小伙具有戏剧性的操作下,不到三年的时间就这样结束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可以回味的东西。也没有留下值得纪念的东西,就像是一场灾难,一场很大的灾难,悄悄地将我的青春埋葬。我一直沉浸在向往中,沉浸在希望里,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瞬间什么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满身的疮痍。

我看了大门外的一切,看了停车场内部的所有车辆,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该停放多长时间,下一个主人是谁。我不知道自己该希望很快有人来买走,还是永远地停放在这里?走出去就是一个小工,一个低级的干活工具。不走出去一直停在这里,虽然轻松,却也会老去,说不定自己停放在这里比出干活老的还要快。有时,觉得自己很贱,贱得连个妓女都不如,让人驾驭才有快感,有刺激感,停下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像一条死蛇。

原来,我幻想着自己找到了对象,幻想着自己走上一个很大的工地,成为一名真正国企里的员工,谁想到自己命运那么差劲,竟然让一个毛头小伙以两年多的时间就弄得遍体鳞伤,幻想破灭了,希望破灭了,什么都没了。

就在这时,随着尘土飞扬开进一辆霸道来,几乎没有想清楚就停了下来,使车身往前纵了几纵,起伏着。庞大的车体以及漂亮的外形随着两个人的走下,微微上下晃动,看上去像个很灵活的不倒翁。

一老一小走进办公室,他们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没有多久他们走了出来,从不宽的车距巷道看着走着。我一下子明白过来他们的用意,也知道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自己虽然笨,却很清楚又一个购买车辆的人来了。

我在这里已经停放好几个月了,风吹雨淋,有些地方已经生锈,胳膊腿一直处于静止状态,很怀疑自己还能走路?心脏是不是和以前一样会跳动?还有好多部位能不能和人一样正常工作?我在单调乏味的生活中走过一天又一天,也在静止状态里看黑了明了的天,看着每天进来的人,几乎没有一点憧憬可言。

有时候,想尽快走出去,去哪都行,别老将自己处于静止状态。这种状态跟死了没有什么区别,长期这样下,一定会死。就是死不了,也会发疯......

一拨拨人走进来,又出去。有的开走汽车,有的空手而来,空手而去,总没有喜欢我相关的一点信息,也没有看到那个人前来看我,会爱不择手。

今天,这一老一小,看见我就走过来。没有多久,又来一辆汽车,停放在大门外,走进来三个人,直直地来到我的面前,看着我和那些人说着,指指点点,好像在点评我的缺点和优点。他们谈论了好大一会,争执着价格,说一些关于我自身毛病。我多么想为自己叫屈、为自己争辩一下,不是人类我会成为这个样子,难道我生下来就是这个样子?我......

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也说不出心中的痛苦,无奈地,默默地看着他们品评,他们说我的坏话,几乎所有关于我的坏话都成了砍价的理由,也成了他们争议的焦点。我从各个迹象里清楚自己并没有他们说的你坏,这只是人类惯用的手法。

我被开走那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身体被雨水冲刷地很干净。带有奶酪色的我,就像一块奶酪一样,被一个四十多的老头驾驭着。这个老头走一会停下来看看,边走边听,脸上不断地出现喜色,还用手不断地摸工作台。他开车不但小心,速度也不是很快,保值一种速度前进。

我在这个老头家的大门口停了两天,和那辆霸道并排放着,自己虽然寒碜,却和霸道有着同等对待,被开进修理厂做了全面检查,有些不上眼的东西全被换掉,定位,传动以及能够检查的部位都检查过。我不知道将去什么地方,身上背什么,命运会将我怎么安排......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老头将我变成自己的坐骑,将霸道给了儿子,是个包工头。他所干的活并不是很大,却是个很挣钱的买卖。他是承包水暖工程的,是个实干家,白手起家而亲自干活的、非常吝啬的一个人,自己吃饭和抽烟都是一般工头难以接受的,他却不以为然,将钱拿回去存进银行,再也别想出来,就是借款都不愿取。因为那玩意进入银行就会下崽。

他从一个开霸道承包工程的角色,一下子降到开着我,身份不知不觉地就降为零,好像从百万富翁一下沦为乞丐一样,让同道中人耻笑。然而,遇到承包比较大的工程,他依然坐在霸道上,由儿子拉着他,会风风光光地,体体面面地走进去。

我自从被这个男人驾驭以后,觉得自己的身价提高了,地位也提高了,整天干干净净出去,回来,很轻松地几乎不承载任何东西,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惊慌,风险虽然有,却都在很小的范围之内,不像以前,每次出去都会胆颤心惊。

四年后,我的主人因为将三百万高息给了担保公司,手头拮据而想将我处理掉。担保公司其实就是骗人公司,以高额的利润诱惑人们,让你将钱投进去,到头来息本全无。开始,利息很快就会到账,慢慢地就开始拖欠。有的担保公司有房产,有企业。多半都是空架子,将钱弄到手,是借西墙补东墙,根本不会产生利润怎么会不亏?他们拿到了钱就开始花天酒地,给自己购买房产,找小三,什么最为舒服就干什么。

我的这个吝啬的,一分钱掰开来花的主人,两年多的时间就将自己的全部资本投了进去,几乎没有考虑,也没有想到这个担保公司会这么快倒闭,像山崖一样,在没有什么力的作用下瞬间塌方,人也找不到,公司也杳无音讯。

现在,我又行驶在回城的路上,可能又要进入旧车交易市场。此时的主人已经失去昨日的威风,也失去以前的雄风,像只霜打的茄子。他连凑带借构成的三百万,就像一颗有着枝芽的大树,顷刻之间倒下,要账的人一拨拨来到他家。霸道已经被人开走,留下我人们觉得不值钱,也构不成很大数字才静静地放在大门外。

我对这个主人很有感情,也有敬畏之感,多么地想为他排忧解难,却无能为力。当我又走进旧车交易市场,刚停下来就有几个人扑过来,看样子已经等不及了,在寻找这样的小型货车。

我还没有看完车场里所有汽车,几下子就谈妥了价格,双方开始写协议。我的售价才两万多,原来的主人拍了拍我的头,摇头叹息着说:“要不是手头紧,我绝对不会卖的,你听听发动机的声音就会知道。还有地盘,跑起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只听沙沙声,像一阵风一样......

这一次,我从他们的话语中得知,是搞粉刷的,身上绝对会背很多东西,还要跑不少路,再也没有原来那个主人了,因为爱钱,就会爱惜我。

我被一个三十多岁的、十分土气的男人开出城市的时候,路边有几个等待班车的人,他绕过去停下问他们去哪儿?顺便想捎几个钱。不只是我便宜还是主人便宜,一下子上来五个人,其中有个很胖的女人,我一下子低矮了许多,顺着一条永无止境的路而去——

 

                                                  2017.6.14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3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