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安全培训  

2017-03-05 12:01: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连载                  

我们到会场已经三点多了,两人走进去,悄悄地坐到各自的座位上,聆听会场静悄悄的氛围下,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讲述外国建筑。特别是德国,从开始建造就设计外围绿化,下水排污,保暖,墙体一次性成型,无需再装修,交工以后,就是一个温暖温馨的家。

这是超前建筑艺术,好多国家已经实施多年,我们的建筑行业还处于半原始状态......

洪亮的声音过后,我们看视频。大屏幕上出现上海造船厂制造千万吨货轮的场景,会场静悄悄地,人们都进入船厂,看着工人们切割钢板,制造船体。他们建造船不像以前,先造外形,依次船玄和甲板。而是将钢板切割好,焊接成椭圆形船体,一节一节再进行焊接。给人的感觉是将易拉罐压扁,用刀一节一节切开,内外部设备装好,再焊接起来。这样的技术,先进的水平只会偶然在电视上看到,还是新闻,镜头一闪而过。今天,我们看到这些,作为中国人,感到非常自豪。当我们看到整个椭圆形船体连接起来,有五六个足球场那么大时,会场上的人都惊叫起来,有的随口说出,我们中国在制造航空母舰。

一下午的时间没有注意就过去了。我认为看这些片子要被听声音强得多,也受用,像看电影一样过瘾。听声音多半是官话套话,再加上一些废话,听觉视觉都不舒服。有些东西不用讲,谁都明白。有些东西讲一辈子,做一辈子,谨慎一辈子,疏忽一辈子,特别是洪亮的声音讲到做人,是做圣人好,还是做一个小民好?感觉他所讲的离主体太远,几乎和安全不沾边。当然,讲这些是教我这些小工做人,怎么效忠于甲方,诚实的去砌好每块砖。

对于别的人,不是技术员就是经理,谁能精细地去看砌每块砖?苟经理看见自己请来的讲师口干舌燥,忙端上水杯给他,对他说:“今天的时间差不多了,感谢你讲了那么多。”

洪亮的声音有点不尽兴,喝了一杯水说:“就到这里。”

然后慢腾腾地走下讲台,看了看熟睡两个人,一个靠在椅子上,嘴巴张的大大地熟睡。一个趴在桌子上,鼾声大作。他沉着脸走了过去,好像很悲哀,将头扬起,直直地走出门。

人们好像等不及了似的,一个涌着一个走出会议室,看着院子里的阳光,就像见到自己的亲爹,尽快身着懒腰。会议室有点冷,走进阳光里的人们有说有笑,有的急匆匆地走向汽车。已经十二点了,对于城里人来说,是吃饭时间,随后就是午休,几乎没有别的事比这更重要,好像成为不变的习惯。

刘秀梅早就走出大门了,我有意躲在后面,等她离去自己再走。可是,最后一个出来的我,一眼就看见刘秀梅站在大门外的车前,喊着说:“赶快走呀!你磨蹭什么?”

我笑了笑走过去说:“我不想麻烦你。”

“看看你这人,是嫌我不漂亮?还是嫌我车子坐上去不舒服?”

我坐上去后笑着说:“我怕人说闲话。再说,你是领导,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怎么能和一个小工纠缠在一起?”

“哈哈哈,别那么认真,什么事只要认真起来,那就坏了。你就是坐我车回家,这有什么?我随便带你一程,又不是干别的。就是干别的,只要你我愿意,谁管得着?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我看你这人顽固不化......

我笑了笑,听她说了一会,看了她一眼说:“我该下车了,谢谢你!”

她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将车靠在路边停下,我走下车。当我关车门时,她笑着说:“说你的电话号码?”

我给她说了电话号码,她飞快地输到手机上,听到我的手机铃声,满意地开车走了。

我看着远去的汽车,内心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快乐与轻松。我已经认不清自己了,觉得自己很贱,有丁点甜头就陶醉。她的汽车消失在车群里看不见了,我才朝一个巷子里走去。

第二天,苟经理不知从哪里请来一个讲税法教授,据说是商学院的。他讲税法像给学生上课一样,阴阳顿挫,声音忽高忽低,并带有手势,讲的很好。他发现有人打瞌睡,就讲一些故事。他说:“有个农村人对于增值税不了解就说,国家就好,咱们睡在炕上等待增值,看存在银行里的钱能增加多少......

我也对增值税不了解。心想,一百元上十元的税,或者上十五,上就得了,何必这个那个的,多此一举。然而,增值税是一个变通过程,是增补偷税露税流程里的缺口。这样一来,不管你干什么都必须有税票,全面地,一环套一环地将税收缴纳给国家。

一天的时间,我们都在税的海洋里,一会高,一会低,听着听着就觉得涛声依旧,还看了视频,是山东聊城的一家建筑工地。后来,有个南方经理说:“这样一来,到底是降低了税率,还是增加了税率?”

那个教授说:“很明显是降低了,只要你干什么都能要到税务发票,你绝对少掏钱,我敢保证。”

“我能要到税务发票少掏钱,出示发票的人交了税,过来过去得有人掏钱缴纳税。”

“那是当然的。我们国家靠的是税收,农民什么都不缴纳,还给补贴,只能依靠工商。”

我一直在做笔记,怕人家考试答卷。其他人一会出去,一会进来。有的人来的很迟,没有多久就走。第二天明显没有第一天人多,不知怎么回事。好像谁不来都行,我绝对要来,我代表的是一个公司。而且,我的公司对我很好,从来没有欠过我的工资。在工地干活,需爱要钱,只要你张口,随便一二百。所以,我得来,既然答应人家,就得当回事那更不能给公司丢脸。

第三天,人一下子多了。

苟经理一再声明,最后一天质监站要来,还要监考。经理们多半都知道,从不管开始的问题,只有我这样的,以及年轻一点的技术员很认真,紧怕考不及格。然而,考试开始以后,卷子发到每个人手里,并发给答案,就是没有看见质监站的人。

我们一个个飞快地照抄着,尽量跑到质检站到来的前面,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证明这次培训的成功,也显示出这家公司员工的基础实力。

我们所有人都将卷子抄完整以后,抄写快的答了两份,既没有公司名称,也不让在卷子上写名字,空下来。人们像长跑运动员一样,一个个跑到终点,紧张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等待质检站的人来验收。

上午,我们在听王经理关于当前建筑业的一些新鲜事,以及以后的发展,说的比较笼统,很不专业,有些术语都理不清。下午,只有苟经理说了几句话就开始考试。

现在,我们所有人专心地等待,等待质量检测站的领导大驾光临,就是等不来,苟经理过一会打个电话,显得很急躁。

有的人走出去,来到大门外张望。此时,会议室说话声响成一片,男女在一起有说有笑,连苟经理和手下的人也欢闹起来,都觉得快要毕业,一个个松散地,自由地畅所欲言。有的询问今年工程量,有的在寻找技术人员,还有聘请经理的,我感觉像个交易市场,能听到公鸡嗓子;也能听到鸟的叫声;还有粗暴的犬吠,马的嘶鸣......

窗外的天阴了,没有多久就飘起雪花来,慢悠悠地,看上去非常漂亮,惹得人们惊奇地趴在窗子上张望。但是,雪花落下来很快变成水,大地湿漉漉地,将不远处的麦苗洗的清新好看。

有的人坐不住了,走了出去。她们来到院子逮雪花,一个个跳跃着,奔跑着,追逐着,像孩子一般。

六点的钟声敲响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苟经理急忙接起来,点头哈腰的样子很滑稽,惹得在场的人觉得他是个很有天赋的演员。

苟经理接过电话以后,笑着说:“咱们的培训到此结束,圆满地完成党交给我们的任务。今后希望大家按照国家政策办事,责任到人,谁出事你谁负责,谢谢大家!”

一阵掌声过后,凳子腿的声音,脚步声,吵杂声凝聚成一股气流飘出窗外。

苟经理叫来司机,飞快地坐上去对手下说:“我要去质检站,招待一下他们,以后的事就好办了。”

雪花越飘越大,远处近处雾雾地。被雪花装扮起来的田野,有点失真,有点新鲜,也有点刺激。好像新的一年里,雪花没有下到冬季,而是降到春天里。

我走出大门看着田野,陶醉在绿色加白色的混合天地里,心情像被洗涤过一样舒服。我正看着,感觉有人拽我,回过头来,看见刘秀梅笑着说:“傻傻地看什么?难道没见过雪花,没见过春天下雪?”

“什么都见过,三月都下雪,没有什么稀奇的。”

因为下雪,再加上她叫我走,我本能地坐上她的汽车。她说:“今年你跟我干,我聘请你当我的助手。”

我没有急于回答,看着她的脸,寻找准确性。我依然笑了笑说:“我何德何能,能当你的助手,抱砖头行,别的不会。再说,我们公司对我不薄,工资利索。”

“你怕我欠你的工资?他们对你怎么个不薄法?你给我讲讲。”

“我这个人你敬我一出,我敬你一丈。”

“好!我先敬你一丈,每月给你六千,除了给我开车外,帮我跑业务,年终有奖励。”

我始终没有正面回答她,沉思了一会说:“你对我这样有信心?假若我什么都干不了,你将如何处理我?”

她哈哈大笑起来,回头了看了我一眼说:“如果到了工作中,真的什么都干不了,那我就将你剥光,在你身上寻找有用的东西,来激发你的战斗力,超自然力,以及上进力。每个人都有爆发力,多半藏在盲区,需要一个人发现并激发,就像金子,多半都埋葬在黄沙中,看上去金光闪闪,却没有实用价值。如果有人发现并开采,运回用到高科技上,那就不一样了。”

我笑了笑,感觉自己轻飘飘地,真的身体上有个盲区,自己没有找到,也没看见,忽然被刘秀梅发现?

刘秀梅没有让我下车,说好来个小小的祝贺。其实,我也没有下车的意思,客气一番,厚着脸皮跟她走,觉得以前的工地是生活中的一个馒头,刘秀梅将给我的是一顿大餐......

         完                    邹满文

                          2017.3.4凌晨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