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2017-02-04 16:43: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在一个朦胧雪白的夜里,年悄然来到人间。他的身边带着喜神、乐神、和全家团圆之神,一边走一边散播春的气息。他走到那家,家里喜气洋洋。走到那里,那里灯火通红,爆竹声声。他把雪花留在门外,照亮漆黑的夜,美丽的夜。有人把这个夜晚叫守年夜,也叫除夕夜。

为什么叫除夕?我查过,是从上古流传的,都认为夕是怪兽,要除去它。所以叫除夕。

按照我的想法,应该是古代那个皇帝,觉得臣民辛苦了一年,应该放几天假,让所有人轻轻松松地吃喝几天,享受一年的收获,才制造出年这个节日。

也许是纪念谁,创造了一个节日。同时,将最后一个晚上叫除夕。

可能除夕是个人名,为了除掉一个罪大恶极,且带有很多兵,很有权利的人。不论是什么,年就这样来了。到底落到什么地方,谁也不知道。好像落到闪光的对联里,也像落到大灯灯笼里,落到人们的脸上,落到饺子里。你看,饺子馅里的硬币就是年,谁吃出来,年就在谁的身上附着,这年里,这个人不但运气顺当,还心想事成。

我一直琢磨年的样子,年的身形,年的容貌,几十年过去,总是没有琢磨透,更没有勾勒出他的大概样子。却把自己琢磨得两眼昏花,老去了不少。

小时候,我觉得年面貌像妈妈,年轻漂亮,遇到过年高兴地整夜睡不着,不是和小伙伴打扑克就捉迷藏,二毛钱的压岁钱就像捡了元宝一样,激动地一会摸一下,总怕丢了。或者,不下心碎了。

有时候,用手压住兜兜,怕他飞了。穿上新衣服到处张扬,和小朋友比晒。结果,棉裤的裤裆开了,风通过新衣服吹进来,老觉得凉飕飕地。但是,裤裆再凉都不敢给妈妈说。

妈妈的脸就是年的全部,装暖锅,炒萝卜白菜,做火子,二斤肉就是年的全部。黄酒和桌上的贡品,看见就流口水。那种香味是醉人的,沁人心扉的。

年,有时堆积在妈妈的脸上,她笑着将我搂进她的怀里,我闻到年的味道,也有妈妈的味道,还有幸福的味道,这些味道混合在一起成长了我的童年,也是我一生中最为好闻的一种味道。

后来,年落到父亲的肩上,挑起全家的重担,叹息着,一边走一边穿过零星爆竹声,来到大门外,默默地祝福,祈求上苍多赐来年的收成。他不但祈求收成,也祈求全家平安。风里的运动吼声越来越清晰,越大。雪里,过不了年的人都在徘徊,叹息。人都骨瘦如柴,家家的灯笼很幽暗,好像蜡烛的泪已流干。

全家人吃的团圆饭,什么都有,多半是菜叶,萝卜干以及红薯。这个时候,年的味道很淡,淡的像水,尝不来味道,只有父亲的汗味最浓,像一瓶老酒。我们没有喝醉,却看到弯了腰的父亲,一直为全家人奔波。此时,年偷偷地跑到父亲的头上,将雪散落在父亲的鬓角。

这是个样板戏的年代,白毛女翻身做主人,杨子荣上了威虎山想收拾山上的土匪。虽然,人都吃不太饱,精神境界很高。在我的感觉里,那样的日子最为幸福,谁和谁相比,都不差上下,一到正月,这边是样板戏,那边是篮球比赛,一个个精神地像兔子一样快,从精神到物质,谁都无所谓,工人上班,农民种地,各得其所,反正是个干活的。除了干活就是干活,不牵扯任何问题,只要你热爱共产党,热爱祖国。

再后来,年落到妻子的怀里,她笑着不断地亲着年这个小宝贝。她不但干家务,还要想挣钱,怎么过日子。这个时候,压岁钱成了一块两块,孩子们喜出望外,爆竹声里,春风就在大门外,等着进来。胆大的,有关系的已经产生了万元户,像天文数字,也像一个怪胎,将一些缩头缩脑的,胆小的人吓得头上冒汗。

妻子沿袭着年的风俗,桌上的菜多了,年的味道也浓了,酒桌上、拜年的人开始谈钱,讲钱,认识钱的作用和钱的力量。人对人的看法也开始变化,对事物的认识也淡化,看着高起的门楼和房屋就想,人家那么有本事?自己怎么了?

有了这个想法后,女人对于自己也有了看法。都是女人,人家出去每年拿回八九千,自己守在家干什么?但是,有的女人出去了,却回来了,没有挣到钱?为什么呢?她不想太贱,下贱到给别的男人怀孩子,铺床暖被……

年的味道变了,风的味道变了,雪的味道变了,就连钱的味道到在变,欢聚和拜年象征着权势和铜臭。以前除夕拜年,论字排辈,到了此时,论权排辈,依次是钱。

自从权钱有了身份以后,什么都颠倒了,没顺序了,好像乾坤也颠倒了。

再后来,年已经没有味道了,香醋却没酸味。像酒,却是假的,一喝酒醉,就进医院。看到满街的霓虹灯,就能想起丧事,想起那些卖笑的女人。看到拜年的队伍,绝对是走上级。看到街上醉的不省人事的,不是妻子跟人跑了,就是被人甩了。

这时的人们,每天吃的是年夜饭,穿的绫罗绸缎,压力大的跟小鬼似的,总是蜷缩着腰,抬不起头来。就是勉强地抬起头来,算是个人,都是妻子的功劳,没有妻子,自己根本到不了那个位置。

大街已经被车占有,内心被钱占有,神经被股市占有,闲时间被微信占有,父母被衰老占有,自己被压力占有……

穷人会越来越穷,你没有关系,也没有技术,更没有圈子,靠打工,每年挣两万,刚够开支,别说大病。假若有个孩子考上大学,还得负债度日。

社会好了,真的。只是人心坏了,心事都在钱上,权上,利益上。

今年,年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落到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可能所有人都不知道。也许在楼房上,计算着楼房的涨跌。也许在经济的扩充里,生意比往年好做,还是难做,谁也估计不来。已经没有心事过年了,自己该干什么去?哪里有钱赚?那里能升迁,天上怎么不掉下一块金砖?

媳妇长了,女孩子的头扬得很高,眼睛充满欲望。失传已久的文明和腼腆,都被充满气球的欲望所代替,笑不露齿,行不露足的大家小姐看不见,只有一脱就红,干爹小妞以及绯闻更多的女人红极一时……

男孩子疯了,刚进门的媳妇不见了,像一阵风,说不见就不见了。

人心散了,都钻进钱眼里了,谁讲良心,谁知道道德?还问良心值多少钱?道德是用来干什么的?能致富吗?能买来楼房?能买来汽车?

我觉得,最美好的日子是俭朴,是和和气气,是一家和一家都也差不多,一个人爱一个人,不管你是谁。有了钱就张狂,就唯我独尊,不可一世。

我羡慕贫穷下的家风,贫穷里的相互关怀,尊敬。和钱打交道,难免相互残杀,像走进战场。

年可能没来。也许,看到有些场面,生气地早走了。

                                            邹满文

                                        2017.2.3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