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安全培训  

2017-02-28 23:33: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安全培训对于每个工程来说,都是非常受关注的事;也是很有必要的事;更是不能马虎的事。培训有上岗前培训,常规培训,安全知识讲座培训,还有现场培训。然而,庞大的培训体系,安全认识以及各种有关安全的教科书结集涌来,像潮水一般,却没有像孙悟空的紧箍咒。

培训在所挂靠的公司里。这家公司是私营的,在一个距城市较远的地方,是依靠提成为生的公司。这样的建筑公司在现代的市区很多,他们既没有备,也没有建筑工地,更没有几个员工,只要挂起建筑公司的牌子,有了资质证书,就会有人来挂靠,就像一座庙堂,只要建起来就会有人烧香,谁知道供奉的是什么神。

建筑公司和私企老板,个人算个人的账,只要合算,简单省力就行,一个并不认识一个,只要有钱赚,共同发财才走到一起,互惠互利地进行交易。公司只对大的事故负责,就像一面墙的倒塌,压死五六个或者更多,小老板赔不起,他们才出手。可能,到了那个程度,执法机关就来了,容不得他们袖手旁观。一般伤残事故,小老板就解决的了,无需他们承担任何责任。这样,他们就高枕无忧了。上千万的工程基本上到不了这些小老板的手,他们干个几百万到几十万的活,公司的风险几乎等于零。不过,那个老板都不愿意出事,更不愿掏腰包,这两年挣钱不容易,谁都知道。就是不培训,工地上的队长一直喊叫,看谁违章,那里有风险就尽快叫人躲开......

培训一共三天,总公司通知各个小公司的老板。他们一个个答应的很响亮,却谁都不愿意去。好像到那里听神话还不如转几圈麻将,既轻松也自在,安全在工地每个人的心里都有,谁愿意掉下去将自己摔成残废?谁愿意胳膊腿断裂住医院?所以,这样的培训很不招人喜欢。

我受经理的指示前去培训,早晨八点,中午两点,和机关人员一样上下班,听安全知识讲座,看事故现场录像。我走进大厅时,有个叫苟经理的人问:“你是那个公司的?”

我说了自己公司的名称。他又问:“你是什么职称?有没有证书之类的东西?”

我尴尬地笑了一下说:“我是小工,没什么级别,更没职称。”

“你们公司经理,技术员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人家都是管我的,我无权过问人家。”

“那好,你坐到第一排,要认真地听,认真地写笔记,培训完要答卷。”

我的天哪,我上了三年级,几十年过去,那点墨水早就被岁月晾干了,怎么做笔记?好多字人家认识我,我不认识人家。但是,我没有说出来,一方面是面子过不去,另外一个原因是,经理叫我来,我说自己什么都不会,一个电话打过去,我不是找罪受吗?尽管自己来顶人数,什么都不给,还要花路费。可是,一开工,自己毕竟还得上,挣钱糊口,有些事能混过去更好,少点事对谁都好。

三三两两的人来得差不多的时候,苟经理站起来拿起话筒,对话筒吹了两下,咳嗽了一声,用洪亮的声音说:“在百忙中将大家召集在一块进行安全培训,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是,这是质量检局的命令。虽说人家和咱们一样是私营的,人家管理着我,不培训是要罚款的。”

他咳嗽了两声,喝了一口水接着说:“我们这次培训,关系各个公司的前途和命运,关系每个人的利益。在这里,首先感谢大家的光临。作为建筑行业里的一员,首要的任务是安全,为了家人,为了孩子,我们到了工地必须安全,并以身作则,带领大家杜绝违章操作,违章作业,违章指挥......

讲到这里,喝了一口水,咳嗽了一下说:“今天在座的,不是技术员就是经理,只有一个员工,就是坐在前排的周同声同志,他是我们将近三十人中唯一的小工。作为小工,一线工人,绝对见过事故,见过违章,可能被在座的体会都深,也知道工地上应对的一些事。可是,他知道安全,安全了就完了,别的人和事与他无关。在座的就不一样,是领导者,有权让工地所有人安全......

我非常感激苟经理,从来没有上过桌子的我,竟然坐在前排的桌子上,人模狗样地和一些领导坐在一起,能看见讲话人的动作,面部表情、习惯性地咳嗽,以及坐的姿势。

他讲完了就开始看一些工地现场片。这是一家建筑工地,省级以上的建筑工地,拥有员工上千人,是个大厦,好多都是现代化设备,和我们的小工地不能一概而论。工地上有工程师,经理已经现场管理人员,看上去各种技术设备非常到位,就在一霎那间,一面墙倒塌了。

我想,怎么会?这样的建筑工地,建到没有六米高,快要接近二楼就塌了。我不敢妄加评论,有些人开始议论了,说水泥的标号不够。有的说墙体下的基础没有夯到位......说什么的都有,他们谈论着,说着。

片子看完后,苟经理说了几句话。他说:“都是人为事故,不是基础不到位,就是水泥标号不够,绝不会自然倒塌,根本不成立。”

这个事故的片子从哪弄来的谁也不知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省发生的。好像让我们知道事故的缘由,看惊险的场面。也像在提醒在座的人们,有些现场事故是突发性的,谁也看不出来会发生事故。

第二个片子是港澳大桥,建在海面上,从人造小岛、连接海底隧道以及建设大桥的全过程,既动用上海钢厂,造船厂,也动用了英国建桥工程师,共同研究方案,其规模和技术世界领先......

一上午的时间没有多久就过去了,快要结束时,大家开始畅谈,说说建桥,建设大厦的认识,以及心得体会。我很认真地听着,却没有记住多少,只有一个女经理说了这样的话,让我震撼。她说:“建设者就是老黄牛,建成了就不在需要你。人都说民工钱难要。那么,甲方的钱就好要吗?还多半是政府单位。要是新农村或者私人的建筑,钱就更难要了。”

人们一下子嗡嗡开了,好多人点着头,其中一个说:“我给乡镇医院建设门诊,工程结束都五年了,还欠我二百万,人家说没钱......

一个人摇着头问苟经理:“是不是该下班了。”

他挥了挥手,人们说着走出会议室,走向自己的汽车。有的往市区走,有的走向另外一个方向,显然他的家很近。

这里是城区的乡间小道,路两边的麦田里,麦子不是很绿,好像严寒的冬还没有走,站在这里看着小麦,不让它绿。远处近处的房子多半是农家小院,随着炊烟,能听见鼓风机的嗡嗡声。空旷地原野上,光秃秃地,好像正月既没戴帽子,也没穿衣服,赤裸着站在不远处。但是,它即将走到尽头,看看远处的揉柳,欢快地摇摆姿势,就能品出纯的韵味来。

我一边走一边看,迎面吹来的风里,总带着春的气息,有一种甜丝丝,凉丝丝的味道,就像站在故乡的荞麦地头。

一辆出租车过来的时候,我急急地伸出手来,却没有挡住,它像疯了一般飞过我的眼前,并超过两辆汽车。

“周同声,过来。”

我前后看了看,没有熟识的人,谁在叫我?我将目光伸向远处,看见一辆小轿车门子开着,一个带银镜的长发女人向我招手,我边走边看,怎么看都不认识,她叫我干什么?像我这样的人女人们几乎都躲着走,难道他叫我坐车?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认识不说,人家那么漂亮,怎么会叫我这个烂民工?我总没有快走,犹豫着,看着。

她走下汽车,一边招手一边说:“快点嘛?我又不是老虎,怕什么?”

我快步走过去,当她取下眼镜,我一下子才看清楚,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女经理。

“你不认识我了?”

我仔细一看,觉得面熟,在哪见过,只是一下子记不清是谁。

“你给我开过汽车,你忘了?”

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她就是刘秀梅。

她问起我怎么当起小工,在谁的工地上干活,干什么活,工资待遇以及城建的现场在什么地方......

我坐在她的汽车里,看着她熟练的驾驶技术,一下子回到遥远的年代。我想起教她开车,并和她去了内蒙古草原,将汽车交给我,一个人跑了,展开双臂想要飞起似的......

                        邹满文

                   2017.2.28于西峰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