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元宵节  

2017-02-12 16:19: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窗外,一颗又圆又大的月亮,笑着挂在天上。浅蓝色的天幕上浮着一层淡淡地雾。这层雾有的地方很浓,有的地方淡,却遮不住月亮的光辉。星星很稀,稀得中间足足可以栽一棵树;有的能放下一座小山;有的星星却挨得很紧,看上去不到几厘米。

天灯飘起来的时候,烟花布满了天空,什么花都开了,像春天的大地。烟花的轰鸣声此起彼伏,一会这儿响起,一会那儿升空,不知怎么形容这个夜晚。秧歌、社火、柳木腿以及大头娃娃在街上扭来扭去,锣鼓敲得震天响,我看了一会,散懒的心境不知怎么了,总是提不起精神来,默默地走回家,我坐在电脑前看着电脑,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对什么似乎都不感兴趣。这些东西已经看了好几十年,已经看够了,每年重复着这些东西,就像春晚一样,怎么看都觉得没意思。到底是人的眼睛馋了,还是她们越来越没有没有水平,拿着钱放炮都是哑炮,一点响声都没有。

今天是正月十五,元宵节。看到路上行人欢喜地,急匆匆的样子,能感觉到元宵节的快乐,元宵节的气氛、以及男女老少对节日的喜悦。然而,多愁善感的我,觉得文学把我坑了,把我害了,几十年的时间,要是养一头猪,这头猪可能比牛大得多。要是一直研究跳蚤的功能,那么,我可能变成袋鼠。要是研究飞翔,那么,我会长上翅膀,像鸟一样飞上天空。现在,我不知我在干什么?到底是在写月亮,还是元宵节?或者,在叙述一只飞不起来的笨鸟。

烟花告一段落了,零零星星的声音,有的像闷雷,有的像劈柴。但是,月亮越来越圆,越大。透过轻纱看月亮,月亮既妖娆又美丽,圆得像个少妇的脸。我不止一次地描述过月亮,看了半辈子月亮,觉得月亮变漂亮了,眼神却复杂了,也不清澈了。到底为什么?我不知道。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

我记得小时候的月亮虽然小,眼神清澈见底,像小姑娘的眼神一样,总是傻愣愣地看着大地,看着大地上的行人。星星也很天真,天真的投下笑来,落在行人的脸上,每个行人都有着笑意。现在没了,看不见了,像我一样是个懒汉,勉强地做一些自己该做的事。

坐在电脑前寂寞丛生,像走进深山老林一样,不知道看什么,做什么,家里静悄悄地,一个人发了一会呆,又慢慢地走出来,却没有方向,不知向哪儿走?干什么去?

眼前的街上,到处是人,到处是霓虹灯,都闪烁着眼睛,看上去是个灯的海洋,灯的世界。同时,也是人的世界,人的海洋。我不喜欢拥挤,却不知不觉地走了进去,跟在行人身后,看着大人小孩,三三两两地、慢悠悠地看着很大的公鸡,以及公鸡身边的妻妾。好像今年所有的昌运随一声鸡鸣而至,将所有人都变成大款,富翁。也像今年的事业像鸡一样长上翅膀飞起来,去追逐,去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近几年来,我觉得什么事都跟钱有关,没有钱的事不谈,跟钱没关系的东西躲着走,空气里弥漫着钱,路灯的光反射出钱,霓虹灯、鸡灯......都在钱里生活着,能看到油水漂浮的样子。我觉得,鸡灯,狗灯,猪灯,要是那年遇上驴灯,可能会趴下,永远起不来。

元宵节漂浮在彩灯里,五花八门的鸡灯身边、还有很多花灯,每个灯都很精细,精细地用语言难以描述。我感觉新年幸福了,大街幸福了,路灯幸福了,街上所有人都幸福了,时代更加幸福。

我好像一直在钻牛角尖,一直往进钻。已经钻进去了,怎么也出不来。有人问:“不看书能死?不写字很饿吗?”

好多人对我这样说,都是很好的朋友。还有文界的领袖加前辈。有的人劝说,爱好一下就得了,别醉生梦死,那是很可怕的。就像一个共产党人一直想着当官,想着发财,还在革命战争年代,那是很危险的,及其要不得的......

可是,我觉得他们在嫉妒,让你放弃快要到手的美女,只要你松手就会成为别人的妻子。因为这事,我已经不和他们来往了,像一只孤鸟,在山涧瞎撞。有时碰到树上;有时碰到山上;有时碰到行人身上;头破血流的怕人看见。甚至装成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将失落,孤独装在心里,还打着口哨,去赶人生的考场。

我离开人群来到路边,看见不远处为了一圈人,就慢慢地走过去。一辆辆汽车慢慢地往前行驶着,比我还走得慢。行人道上并不拥挤,我快要到人圈跟前是我听到笑声,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然而,坐在人圈中间的是一个乞丐,双手会打主板,一边笑一边说:“手机在手,很多朋友。男亲女口,你推我逗。两情相悦,开房就脱.....

人们都笑了,乞丐也在笑。他又说:“我的师傅在山东,半生乞讨不为名,三个老婆别墅三栋,快板说的赛冯巩。出场费是三万,还上过山东电视台。去过三个国家不算完,香港澳门加台湾。”

我听了会觉得没意思,太没意思了,靠这样成名,真是可悲。的确,我在腾讯视屏上看见过,有这么个乞丐,身边有个美女陪着,是在伴奏还是小老婆,无从而知。我想,我要是个乞丐会是个什么样子?半辈子看看写写,也没看出半栋楼房,更没有写出一个美女来。思绪一下子乱了,乱地没有头绪。

夜渐渐的深了,很冷的风时不时地浸袭着我的脸庞,我慢慢地往回走。远处的烟花又升了起来,炸开时漫天的灯笼在飘,我感觉我是其中的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受什么样的风,什么时候灯灭油干落下。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炸开的一支花,闪亮地开放一下就什么也没了。

一片云飘过来时,我刚走到一个拐角处,眼前灰蒙蒙地,不知道自己该回家,还是看月亮?这颗月亮是我五十岁的月亮,我也记住她的外貌,也要记住她的笑容。在我的人生史上,可能再也没有贰零一七年的元宵节了,更没有这样的月亮......

                              邹满文

                          2017.元宵节有感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