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空间  

2015-03-25 11:0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邹满文

                                3

我甩开他自顾走了,走了很远才听到脚步声,回头看见娴娴跑过来。她并不像以前那么陌生了,和我并排走着,不知是她自愿来的还是授意于头领,总之,她带着他们的笑,有点情意绵绵地试着将手伸进我的胳膊。

我不知道往哪儿走?也不知到去哪儿?信马由缰地往前走,听见一阵笑声过后,娴娴急步走到我的面前,挡住我,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说:“你是不是饿了?我领你去吃点东西。”

我点了点头,她听不懂我说的话,却知道我点头的意思,看着她高兴的样子,我也笑了笑,她拉着我向前走去。我想,这个娴娴可能就是他们所谓的美女了,让她跟着我是想让她当我的妻子还是情人?我对这里的任何人都没有兴趣,根本没有想一直呆在这里,更不想开花结果。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回去,想起我们人间多有生机,男人潇洒,女人漂亮,哭笑分明。我真的饿了,经过她一说,肚子咕咕地叫着。

她拉着我来到一条小街,街道上干什么的都有,凉皮凉粉,和捞面以及好多饭馆,还有茶楼,肉店。还有酒坊,都挂着牌子,字迹清晰缺失苍劲,又没有形体,我也不认识。有几个人和娴娴差不多,在街上扭来扭曲,感觉像妓女。我和娴娴来到一家饭馆,老板看见娴娴满脸堆笑,点头哈腰,好像她是上面的领导,或者是领到的什么人。

我没有理会他们,只听见娴娴点菜,要酒,以及吃的主食。随后,我和娴娴来到楼上,走进一个包间。包间很清静,圆形的桌子很洁白,边上都是凳子。娴娴进来先打开电视,随着难听的声音,我听见电视在播放新闻。新闻里说:“勾次长的儿子经过战斗胜利将安斯城夺了回来,正在安抚人民,整顿秩序,不久的将来,勾里就会成为这里的新城里(城里,是个官名)。”

语言干巴巴地没有生机,屏幕也不多彩。我正看着,发现娴娴起身走过来,小巧的身材忽地跳起坐在我的腿上。我感觉一只板凳小狗坐到我的腿上,很想将她推下去。娴娴笑着在点头,好像含情脉脉,一边看着我的脸,一边用一只小手在摸我的下巴。

我什么感觉也没,只闻到一股股香味飘上来。我熟悉这种香味,进城时就有这股味道,这种味道此时是来自娴娴的身体。我低头看了她一眼,觉得很好笑,就让她玩吧!她们这里没有我这样的人,要满足一个女人的好奇心。也许是想看看我的衣服,闻闻我身上的味道,体会从来没有的一种感觉。

菜端上来,我看到出来进去的服务员,几乎和娴娴差不多,有的更难看。这菜我看不懂,也不知道怎么吃,有的像树根,有的像石头,有的像枣或者梨子,碟子不大,菜更少。娴娴坐在我的腿上看到菜惊奇地叫喊着,不只是哇塞还是别的,我并没有听清楚。

饭菜谈不上可口,也谈不上香甜,更没有什么美味可谈,只是饿了,先填饱肚子再说。上了一桌子菜肴,没有几下就被我风卷残云,娴娴看到我的吃相一直偷笑。她随便吃了几下,看到桌子上的菜不多,就向服务员招手。

我饥不择食地吃了一会,感觉差不多了才慢了下来。娴娴笑着打开酒瓶,给我倒了一杯,举起酒杯要和我碰,我才端起杯子在鼻子上闻了闻,有一股淡淡地香味,这种香味我说不来,很像艾叶的味道。我俩碰了一下她一饮而尽,我也将酒喝下。这酒并不难喝,口感很好,喝下也很舒服。整桌子菜肴都没有一杯酒解馋,我一气喝了好几杯。

娴娴不知什么时候跳下我的腿,坐在我的对面,我并没有注意。她笑着看到没有酒了,又打开一瓶倒上。她看见我能吃能喝,很高兴,看着我问:”酒菜好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看到她心满意足的表情,我觉得她很可爱,可爱地像一个小女孩。我们又喝了一会,四瓶酒没有注意就被我喝光,酒瓶不大,内面装的酒最多也就是二斤多。娴娴并没有喝多少,酒的纯度我感觉不来,酒的烈度我也不知道。第五瓶酒打开时,娴娴劝我别再喝了,这酒有后力,怕我醉了。

我想,这么个城池,这么小的人,能酿出什么烈酒来?能把我喝醉?就是醉了又能怎么样,好好睡一觉才好。娴娴的眼睛闪耀着,透出一种难以猜测的气息来。我才不管她,不劝也许我就不喝了,经过她一劝,我端起瓶子一口气喝下,坐在桌子上看着娴娴。娴娴亲昵地走过来,用一双不像人手的手掬住我的脸看着我,我觉得胃里有什么东西在翻滚,吃下去的东西在涌动,一波一波地想吐出来,我极力地在抑制。

神智模糊的时候,身体开始飘动,一会在城墙的顶上,一会在山巅上,一会在树林里。我感觉自己走在大街上的时候,好像有好几个人搀扶着我,街上人很多,熙熙攘攘的,街道两边的店面里什么都有,几乎和我们城里差不多,只是那些东西有点古怪。后来,我感觉自己被人抬着,没有多久就失去了知觉。

当我睁开眼睛时,感觉身体疲乏而无力,好多处地方生疼,手脚都动不了。我一下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手脚被捆绑,全身也五花大绑使我动弹不得。我挣扎着,怎么也挣脱不了,那绳子粗得跟鞭杆似的。我看到娴娴笑着在看我,不远处还坐着好多人。我瞪着眼睛看着娴娴问:“为什么要对我这样?”

她似乎听懂了我的问话,笑着说:“敌人都收拾完了留你干什么?从你的举动我们知道你是个善人,分不清敌我,要使你不去阻挡枪口还能多活些时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我怒吼着叫骂,挣扎着,自己不能白白地葬送在这里,他们根本就不是人,死在这里做鬼都冤屈。就在这时,好几个人过来,拿着抢対着我准备开枪。

“嘎巴”一声霹雷在天空炸开,震得房子都晃动。这声雷将我炸醒,原来是一场梦。我坐在桌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回想着刚才的梦,觉得那雷声就是枪毙我的枪声,我已经死了。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来到门外,滚滚的乌云黑压压地。

天很黑,风狂妄地摇着树枝,举起废纸在空中乱舞,感觉自己到过某个空间,或者去过一个未知的王国。

春来的早,春雷更早,零星的雨滴飘飞过来,落到嘴唇上,我用舌头舔了一下,感觉到春雨是甜的,春是甜的,春天里的一切都是甜的,自己像一只飞累的鸟,慢慢地走进房子,雨一下子大了起来。

 

                             2015.3..21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