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抽烟  

2015-11-10 20:44: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邹满文

我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地抽着,思绪凝结成一坨沉重的牛粪,将我所有的灰暗以及无为的事都盖了起来,能闻见余臭。好像半生来所做的事几乎没有一件是带着馨香的,老和畜生打交道,怎么能没有臭味?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一头牛,刚从车子上卸下来就被套到磨子上,刚想踹一口气,吃口草,谁知,耕地的犁和绳索响了起来,不得不准备。

响应所有的号召,尽所能地去尝试拍马,动不动就被驴踢了,只有暗自忧伤,看着毛驴趾高气扬的样子,知道自己和人家不是同类,毛驴就是毛驴,牛就是牛,人家会踢会咬,拴在被我高的地方。

烟刚点燃的时候,觉得很香,看着青烟一丝丝地向上冒,心里产生了一种美好的向往,好像自己也跟着袅袅青烟飘上去,走出窗户,去黑夜里看繁星点点的天空,感触黑夜的寒冷和夜的触角,觉得夜是个长有胡须的爷爷,黑炭一样的脸庞,没有一点笑意,好像丢了东西,或者谁抢了他的孩子,老是一副面孔。但是,当你飘进黑夜中,一会儿就会发现,夜原来并没有刚走进去那么黑,慢慢地能模糊地看到夜的原形,好像都是黑在做怪。为什么世上有黑呢?忒黑,过黑,伸手不见五指,漆黑一片,好像都不太过分,最为过分的是收礼不办事,你还不能声张,就像一个很健壮的狼叼走你的孩子,你却没有办法,只有哭。不,这个比喻不确切,要是狼你可以骂,跳起来和他拼命,而遇到有些人,他再喝你的血,你却不敢声张,见了还要点头哈腰,笑脸相迎,微笑相送……

抽过几口的香烟,余下的是白白的,细细的,带有一点腼腆,一点沉默,随你摆弄,随你用两指优雅的,或者粗俗地放进嘴巴里,她依然显示一种特色,红红的燃烧着。烟把是灰色,也有白色的,还有的像油漆过的木头色。燃烧的部分黑黑的冒着烟雾,只要一抽才能出现红色,闻起来像是香也不是,有一股燃烧废料的感觉,好像人生就像这样随着时间,一天天地燃烧掉。一截是白带灰的烟粪面目既不狰狞,也不好看,轻轻地点缀在烟头上,只要你不去抖落,会自己走一段路,去延续生命,延续自己的向往,就像有些门外的人,看到里面灯火辉煌,总是挤不进去,去流连忘返。有时,门只开一条缝,挤进去的是一些身材娇小,带有一种吸引的和勾引的人,不是艳若桃花,就是瓜藤旁边的苍蝇,会飞。

烟灰实在承受不住本身的重量就会掉下来,沸沸扬扬地将自己疏散开来,好像团聚够了,或者急着去奔自己的前程,谁知都没有走多远就粉生碎骨,不是落到衣服上就是地上。有的竟跌落在裤腿卷缩的地方,只要人不注意,就会带他到很远,谁也不知道去了那里?但是,带他走的一般都是一生忙碌,没有什么进取和远见的人。

作为烟灰,自己也没有什么远见,也没有什么目的,就像他成长在地里,糊里糊涂地从地里走向房里,受尽折磨后被卷起来,然后一刀一刀切,再加工,穿上漂亮的外衣放在商场或者商店,及其炫耀地受到过往人的青睐。

香烟,一个多醒目而又漂亮的名字,什么宴会,生日婚礼以及所有丰盛场所都离不开他,造福的是谁?摆动这只大船的水手又是谁?船长怎么去衡量一截香烟收获,好像每一盒烟,每一支烟和每一节烟都被强奸过,悔辱过,又被人买来搬弄是非,像撬杠一样撬走一些工程和升迁。没有香烟的宴会是宴会吗?没有香烟的生日叫生日吗?好像都是用烟的外衣来装饰自己的目的和本质。

记忆在胡思乱想之间,烟的多一半过去了,好像一个老汉推着架子车走下坡路,几乎赶不上,老汉有点气喘吁吁。我已经弹过几次灰了,烟灰都收集在烟灰缸里,圆圆的烟灰缸不是很大,白白的,像玉石一样,却是瓷的。它瓷呆呆地,既没有灵性,也不开花更不结果,缸底上有着一朵花。

这朵花鲜艳无比,好像是早晨八九点中太阳下的花儿,在慢慢开放。但是随着烟灰,这朵花成了残枝断叶,就连清楚的地方又蒙上一层灰,边缘的地方好像长时间没有人清理,留有污渍。我是透过这些现象看到玉石一样的烟灰缸,谁知主人很懒,没有清洗,导致一个圆形的,具有魅力的烟灰缸变成这副样子。又一想,再漂亮的烟灰缸只能摆放在那里,就是一个用具,一个受人指使的,装烟灰的器皿而已。

我一直在抽烟,品尝烟的味道,揣度烟的心思,看香烟燃烧的刺激,顺着香烟白白的外壳上的纸,看他一圈圈的纹路,好像他被套上无数的圈儿,燃烧一点就有一个圈脱落,等生命燃尽,也就不再受圈的束缚,也是一种解脱。不过,香烟上的圈能看见,会真实地体会圈的束缚,虽然难受,不自在,总被无形的圈要强得多。世上只有人一生的路长,所套的圈最多,好像被无形的圈套住就需要抽烟。然而,烟抽得越多,圈就套的越紧。有的圈套在你的头上,有的圈套在你的心上,有的圈套在你的身上,凡是你所有的部位都会被套,而且越来越紧。

世上有抽不完的烟,有抽不完的心事,也有了却不完的心愿。世上抽烟的人,多半是有心事的人。有心事的人多半是多愁善感的人,有头脑,有愿望的人。不抽烟人也会有心事,却用另外一种方式排遣,不是不想抽烟,是想延续生命。

烟抽完了,灭了。我将烟蒂恨恨地拧挤在烟灰缸里,怕他再点燃生命之火,冒起烟来。不知为什么我那么狠,那么用劲,致使烟把妞妞歪歪。刚才还很有品位的抽着,完了就对他这样。冒烟会怎样?让他自己灭掉又能怎样?但是,我就是这样的人,怕闻烟屁股那股焦糊味,好像好多人和我一样,对待烟屁股都是很残忍的。

堆积在烟灰缸里的灰烬和烟蒂化作生命的一个过程去更生,就像一个希望破灭一样,随之而来的思考和飘飞都合上大门,静听夜晚的静谧,好像星星在说话,夜的帷幕被风一张一合,好像遥远和现在是邻居,都在一个个神话的憧憬里把自己的年轮变老。

一阵风的走路声打破沉寂,门随即有了动静,我感觉有人在摇门,想要进来,便起身推开。外面,夜漆黑一片,什么都变成黑的,能看见的只有天上闪烁其词的星星,也像很不情愿,似有似无。我走出去,一下子感觉我黑得通灵剔透,融入一个从未有过的世界里,却看不见路,不知怎么走。

在黑暗里,我看清了一切,认识了一切,学会了做人的乖巧……

 

                            邹满文

                                2015.11.10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403)|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