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挣命  

2015-01-15 20:52: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学

                                                    邹满文               

 

 

 

   我曾记得自己卖过柿子,买过红薯,也卖过李子、桃子,蹲在街上,看到过往的行人就善意的微笑,揣度行人的心事,遇到面目和善的人就问,叔叔,阿姨,买点桃子。有的人和善的微笑一下走了;有的人说不要;有的人听见这话脸就会沉下来走了,好像要抢他的钱似的。遇到面目威严的人,我吓的不敢说,看一眼都害怕。那个时候没有妓女,心里不会想起,如今想起来,觉得自己被妓女还贱。但是,那个时候,幼小的心灵和童贞看到的天很蓝很蓝,那能想到世道这么艰难?谁想到几年过去,我依然是个卖货。

   我一直在挣钱的路上,开着汽车在高速路上、便道飞驰,方向盘给我画上一个圈,来回地在转动,好像太阳从我的驾驶楼顶升起,在方向盘上转一圈就随身后的尘土落下,山南海北,拉煤、拉羊和猪,只要能装上汽车的我都拉,我觉得我是一只鸟,飞在人生不高的天空,永远地向前飞去。

   长途汽车的驾驶,随路途遥远,困乏不经意间就会爬上脑际,促使瞌睡虫悄悄地爬上,忽地一辆汽车飞身而过,我吓一哆嗦,摇摇头,拍拍脑门,尽量使自己清醒,拿起水瓶,咕嘟嘟地灌上一气,就觉得一下子清爽多了。然而,行驶一段路程后,又开始糊涂了,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各种动作开始慢慢地迟缓,看上去一切都没有变,全神贯注,其实,大脑已经开始进入半休眠状态。忽然,从斜路上冲出一个女人,一身雪白,裙子和飘逸的头发看得清清楚楚,只是意识没有办法控制汽车,碰上以后,一惊才将汽车刹住。

   此时醒了,不光是醒了,撞了人光靠清醒二字是远远不够,已经傻了,痴了。旁边坐的人被一个紧刹车差点抛出玻璃窗外,幸好碰在角上,那都是铁的,他摸着头埋怨道;“怎么刹得那么急?不要命了?想害死我吗?”

   我说;“我将一个女人撞了。”

   “你是怎么开车的?两眼睁大往人身上开?人身上有路吗?不想开早说,我另找司机,何必这样?”

   说完他瞪了我一眼,一边搜寻所碰的人,一边唠叨着说;“碰得轻我还能少掏点钱,要是死了,就得十几万,一趟货送往西安也不过一千多,这怎么得了?你还坐着干什么?快下来救人,要使你被公安局拉走,我可没钱赎你。”

此时,我才苏醒过来,颤抖着跳下车,看见我的老板在找碰了的人,我不敢往前走,不愿看到血淋淋的场面,慢慢地挪动步子。老板在地上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找到,哪有人影?回头对我说;“你碰的人在哪儿?是不是得了幻想症了?幻想都幻想美好的,是不是能拉个美女,或者碰上美女坐车,咱们把她拉到宾馆。或者在路上遇到一袋子钱,停下车去捡,你怎么会幻想碰了人? ”

我听到这话赶紧走上前,左右找,连一个人影也没有,随着朦胧的月色,犹如白昼的四野一片空旷,夜静悄悄地,一切都静悄悄地,好像周围什么都不存在,汽车,老板和我都不存在。我还在离奇那个女人,我明明看见将她撞飞,飞出时的身影历历在目,还有那飘逸的头发,以及飞舞的白裙子,怎么会没有了我不相信,还往前走了走,到处看看,是不是把人碰进旁边的水沟。

我到处都找遍了,连个人影也没,听到老板的尿尿声和口哨声,转身看他,觉得他是个影子,很虚幻很幻虚的影子,随着他的叫骂声,我走上汽车,发现他笑着给我递烟。我拿过点燃了的烟,感觉他的嘴很臭,还将烟蒂弄湿了。

他是老板,想什么时候睡觉就睡,想什么时候走就走,白天闲热,或者路查多,多半选择晚上行车,即凉快也没有什么绊跶,晚上的行车速度也快。他爱喝酒,经常让我也喝点,只要喝点酒,我全身轻,汽车也很轻,感觉我会将汽车抱起。九十年代对于汽车司机还是很宽松的,虽然罚这罚那,对司机而言,喝点酒上路是无人问津的,也是一件很舒服的事,现在回想起来,那份困苦很甜,虽然受制于人,那种一直在路上的感觉很好。

自从那件事以后,我再也没有给那个老板开车,一直心疑他那辆汽车,或者那段时间我不该在跑车。但是,人不能闲着,闲着就出事,就会闲出很多事来。有一天,我和一个要好的朋友相遇,问他在干什么?他说自己在给一个老板拉水果糖,问我干什么?要使闲着就跟他走,两个人在路上也是个伴,反正老板也不跟汽车,叫我和他一起去西安拉水果糖。

快要过年了,我觉得该出去转转,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中,一个上小学,学习都不错,都很争气,只是我这个父亲不称职,干什么都不挣钱,让他们过不上好日子,住在城市走一步路都需要钱,何况要过年,不弄点钱怎么过年?

我和那个朋友连夜往西安而来,平明时分才到目的地,朋友给老板打电话,七扭八拐才寻到装车的地点,因为装卸费用,那个老板就和人家讨价还价半个多小时,朋友气得翻着白眼,一个月才报销一百元,长途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以后怎么办?他叹着气说;“我的老板就是个吝啬鬼,看见狗叼的骨头上有点肉就去赶,直打得野狗将骨头扔下,他把肉吃了才背手走。”

我听到他的话笑了,朋友却严肃起来,认真地对我说;“这是我看见的,要使别人说我绝对不相信。”

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那几个人将水果糖装好,朋友看见有的地方松旷,赶紧掏出烟来,每人一支,随后指着那个地方,那些人才动手。到了散绳的时候,朋友亲自动手,将汽车勒得摇晃,咯吱,再加上我的帮忙,使汽车和货物成了一个整体。不这样,路上货物松动,倾斜,或者丢失都是司机的事,有的东西能赔得起,有的东西一年的工资也不够赔。要使倾斜,走不成的话,在路上寻人另行装卸,那费用离谱得让你能晕过去。

我和朋友将水果糖拉回来,看见同时在批发市场上出现的两辆车,一共是三车,没有半天的功夫就被人抢售一空,虽然说是批发,到了后来几乎和零售差不多,看得让我眼红,不知道水果糖怎么会有如此的销售量?

我和朋友分手的时候,他已经不想再出车了,七八天就过年,天也开始飘雪花,他把汽车交给了老板,准备回家过年。我看到市场的各种货物在此时是那么地飞快,那么地富有商机,觉得自己该干点什么,从水果糖的进货到销售,每个过程都充满了诱惑,回来的路上我就产生了这个念头,回来的销售中,看得使我赏心悦目,准备去干这个。

我的私心很重,虽然和朋友的关系不错,总没有给他透露这个消息,我觉得他比我清楚,更能认识到这些。再说,商海就是战场,给他说了就会多一个竞争对手。我一路深思熟虑,走到家门口没有回进去,径直来到一个认识同行家里,他也是开车的,自己也有车,还是双桥,能拉二十多吨,进门就说了来意。这个人看了看天说;“要走就现在,连夜下去,明天中午就能回来,雪大了路上不好走。”

我听到这话很高兴,时间就是金钱,要快,恨不能现在下去,一会回来,就能出售水果糖。我一边往回跑,一边筹划着钱,还有销售水果糖的场面,看见票子一大把一大把的飞进来,就忘了寒冷,忘了天在将雪,没有小心摔了跤,爬起来又跑。

我径直跑回家,赶紧将钱取出来,结果不够,还在一个好朋友、也是邻居那里借了几千块,连饭也没有吃,叫上汽车往西安而来。不知是老天佑我还是怎么的?越走越看不到雪花,只是路上有一层白霜,怎么能经得起汽车的扇压,大小汽车过后,路面和原来一样,没有一点侧滑的迹象。这个同行虽然不是深交,人很好,干什么都为我着想,运费也不高,我给他丢过一包香烟,一瓶水,他累了我来开,我累了他来开,两人一路说笑,不觉得就来到装货地点,没有一点倦意,也不瞌睡,好像我们都在白天,在说笑中。

当我们把水果糖拉回来正在批发时,各路诸侯慢慢地都到齐了,整整齐齐地七车水果糖依次来到批发市场,前来批发水果糖的人一下子停了下来,都在注视着这一辆辆拉水果糖的汽车,应该不是这个价位,五块钱的水果糖应该两块就能批到手,难道他们将水果糖放到过年后,等着像雪一样化成水?

我万万没有想到,就在眨眼之间,这市场里竟会出现八车水果糖,还都是二十吨以上的汽车,每辆汽车高大的形象,好像是一座座山峰,把市场堵得严严实实,致使消化不良。不是消化不良,是憋死,撑死了,胃已经破了,市场也死了。

我无奈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觉得自己很蠢,是头猪,一下子将价压下来,对来人悄悄说;“七块钱的九心糖批发四块,其它的水果糖,牛奶糖都在原来的基础上便宜两块。这样,一个传一个,出售了一些,他们看到我的水果糖批发的起劲,就混在队伍中,摸清我的价格,依葫芦画瓢,致使所有人都陷入僵局。

糖没有卖到三分之一,最后以一元伍角全部处理,有一个县上的客户全部要走。这一次我赔了将近两万,人都在挣钱,我在挣命。

 

                                          2015.1.15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