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故乡的山巅和小溪  

2013-09-24 13:4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在陇东平原上有个不大的板块,不知是地壳翘动的缘故还是地震,造成两大平原,一个是董志塬,一个是早胜塬。这两个平原加在一块也不过二百来个平方方公里,其身边多的是沟壑山梁和腰岘。但是,山巅上的树木好看也多,覆盖了很多看不见的水眼、暗洞。山梁很陡峭,如刀削一般,呈现在你眼前的俊俏的树木都长在山崖上,梁上没有,就像刀刃一样闪闪发光。以此下来,慢慢地开始生草了,有艾蒿,狗尾巴草,野藤和好多叫不上名的草,密密麻麻地遍野都是。草里生长的极为不同的是洋槐,它的繁殖能力特强,枝叶茂密,犹如带刺的玫瑰。她没有玫瑰那么俊俏,也没有橄榄树那么富于想象,更没有樟木楠木那么贵重,只是她在这么贫瘠的,严重缺少水分的坏境里生长很了不起。特别是洋槐花,就像一串串珍珠一样,白的耀眼,白的无瑕。要是在阳春三月,那一股股带着甜甜的馨香在风里飘荡时,你会感觉到无比狭隘,愿做一只蝴蝶,起舞在她的甜香里,醉死在她的温柔里。到了洋槐花飘落的季节,你会看到随风缓缓飘逸的是白白地鸡冠,带着香、带着甜轻轻地落到地上。有的架在树杈里。有的落到草叶上,如同一层薄薄地白霜。

  山巅的形状各异,有的上面是一块平平的,中间凸起,边上被水冲的一道一道,形成眼泪流下脸面的痕迹来。有的山巅只是一个山嘴接一个山嘴,将头昂的高高的,好像伸长脖子要下去喝水。有的山巅被雨水洗刷的形成尖尖地,一个弧连接一个弧,慢慢地到了沟底。这时的山巅就成了被雨水冲刷的峰,峰上会有很少的树,其多半是杜梨树和榆树,也有椿树。这些树的生命力极强,不论是长在山巅还是崖上,都会把自己的根须扎得很深,会寻找泥土、寻找自己的需要的养分没命地生长。要说杜梨树,他奇丑无比,多半弯弯扭扭地,开的花也不鲜艳,果实是紫色的,吃起来生涩难受,直到成熟透了就变成黑色的,这时你吃,他很绵长甜香,使你想起童年的那嘿嘿的瞳仁。白杨树是西北常见的,一个个高大笔直,就像西北的汉子,看上去威猛而高傲。榆树有荆棘形的也有成长为树的,他开的花说不上好看,叫榆钱,绿白色的,圆圆地很像铜钱,只是没有眼儿。吃起来有甜味。榆树的木质很好,细腻生脆。只有椿树很像杨树,直直地生长,总怕别的树木高过自己。要是长在滴水眼里,他的根就会撗横地刺进壁上,将头抬起来,顺着水眼生长,要是你细细地坐在那里看他生长,你就会发现一会就会冒出半寸来。最多的还是杏树,多半长在低洼地带,一片一片地,好像商量好的一样,聚集在一起,悄悄地说话,笑闹,惹得小鸟落在树枝上叽叽喳喳。杏树的根好霸道,在他的身下很少生长杂草和植物,养分都被他的根吸取了,只有青苔和地毛。

  如果你爱山,爱水爱自然的话,随便到那个崖下或者山巅,你就会听见树生长时的拔节声和说话声。还有一盘盘硷地,由大到小一圈一圈的依山重叠而下。原来的硷里不是麦子就是玉米,还有蓖麻胡麻之类的,现在都没了,成了杂草丛生的、以树木为主的山草地。沟壑交错复杂,都是山洪的杰作,把一个时代一个时代雕刻的淋漓尽致,要想寻找童年的记忆,你就静静地看,慢慢地寻,说不定那只变了颜色的石头就是你遗落的童年,那红红的酸枣就是你甜的最深的、酸的最深的爱。还有桃树、核桃树,梨树软枣树以及玉牙树。要说玉牙树他不开花,也不结果,就像骡子一样。但是,它的繁殖很迅猛,只要根触及的地方,就会长出一颗小树来。它的根有直根和横根,直根为了生长,横根是为了繁殖。横根一直顺地表前进,就像一只地鼠,将地表纵起,从细小的根部长出细嫩的芽儿,就开始生长成树。

   这里的溪水很清澈,最甜,也最美丽。她从沟脑的一只泉眼里流出来,清秀地如同一个姑娘一般,害羞地躲着草、躲着树行走。她一边走一边将水草植于身边,将自己覆盖。你能听见水流的哗哗声,却看不见水,只有你走到眼前,伸手拨开草才能看见她。她的心境弯弯曲曲,来回地诉说着艰辛和奔向大海的念头。她行走的步子总是绕来绕去,给人产生一种神秘的感觉。然而,她一边走一边养了许多孩子,不是青蛙就是虫虫草草,还有蝈蝈蟋蟀蹦来蹦去。不知是沟壑爱她还是山树惜她,谁见了她都会让步,慢慢地使她越走越宽阔,树木越来越茂盛。溪水有时被集聚起来形成一个谭,不怎么深,也不大,内面偶然有鱼在游动。这些鱼很小,身上有一个很小很小的绿宝石一样的点,闪闪发光。若要你捞出水放在手里,那颗宝石就不发光了。你要是渴了就趴下去喝水,水渗甜渗甜地,没有人时你可以一天为屋,以地为床,舒舒服服地洗个澡,然后睡到石头上晒太阳。山是静的,氺是静的,白云是静的,就连太阳也静止了。

   顺着溪水生长的多半是柳树,根深叶茂,有洪水冲来的肥料,有溪水供给水分,得天独厚。柳树跟着溪水,就像他的爱人一般,一路走一路携手,怎么也分不开。他的枝枝叉叉布满纹络,诉说着风风雨雨和坚实岁月,有的大有的小,大的几个人合起来都抱不住,小的则一个人可以抱住,只要你脱掉鞋子,用力哧溜溜地上去,从鸟窝里捉住一只乖巧的小鸟来。山雀,喜鹊,布谷鸟,猫头鹰,山鹰,还有好多不知名的小鸟叽叽喳喳,把个寂静的山沟吵翻了。这些叫声多半是清晨和傍晚。中午就很静了,鸟都睡午觉去了,连风都很轻很轻,紧怕吵醒一个美丽而寂静的午后。每当柳絮飘飞的季节,山沟和荆草上如同飘雪一般,白白地,绒绒地,好像鹅毛。当你逮住他,就感觉他不是雪,而是柔软的,带有柔光般的纤维。这时到处是白的,连溪水边都有一层白白地鹅毛,有的随风滚动,将自己裹成团。

  故乡的山是美丽的,水是洁净的,树木是挺拔而富于想象的。出门多少年了,一直在回味,在想象中度过。如果在能回到童年,我愿长不大,永远地厮守在故乡的山水中,找个净土,挖一眼窑洞,听山的呐喊,水的咆哮,鸟儿飞翔划过天空的声音和树木挣脱世俗的束缚的、那种冲天的拔节声......

 

                                                       2013.9.24.于董志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