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红杏的心迹  

2013-09-17 01:03: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

                                                                                                    35

    一晃几年过去了,红杏的岁月犹如水上的一颗树叶,一个旋儿一个旋儿地飘动,一会就不见了。做生意的苦和难自己才真实地体会到了,也知道生意行道里的好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她的爱人如同一件附属品、或者一件华丽的衣服,在实际运用中怎么也体现不出可用价值来。但是,他好像成熟了,似乎勤奋了,也变了。刚回来的那些激情也渐渐褪色,就像一根皮筋,拉着拉着就失去了弹力。    儿子已经上了高中,女儿也在初中里读书,两个孩子学习还不错,就是老家苦了点,条件差。每每想起红杏觉得对不住孩子,一直想着要将全家人都搬上来,住在城里。老公他也累够了,自己也很疲惫,一直想改变自己的生活。但是,好像条件还没有成熟,一时半会换找不到合适的生意做。但是,她心里已经有了,一直在惦记一个事,就像心病一样,不去掉一直心痛。

  他要去学习驾照,看人家都会开车,自己心里也痒痒,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一直跟在女人后边,多么地不是滋味,也不是男人的作为。红杏一想起他说的话就来气,跟在女人身后怎么了,有能耐做个我看看,老说好男人志在四方,你的志向呢?每每遇到红杏问他,他却支支吾吾,说不出个道道来。但是,她还是同意了他的要求,不管怎么说他是男人,应该支持他的想法,毕竟不是偷抢,去干什么坏事。

   这几年的生意做的比婊子还难,动不动检查卫生,换牌子,城管来闲门前卫生不好,都是坐地大爷,谁都惹不起,自己这根黄瓜三个刀子在切,自己还能留到多少?最让她烦心的事办证,就那健康证件这一套来说,挤得如同大学生走进人才市场。为了办证,她起得很早,将早餐店的一切收拾完毕,将具体事宜交给爱人,将衣服和头发整理一番后,尽快地去卫生防疫站。然而,半道上堵车了,上班时的高峰期经常这样,只是她没遇到,今天叫她碰上了,十分恼火。她急急地给了车费下车,到了前面没堵的地方拦下一辆出租,到了防疫站时看见人已排到大门口,她无奈地跟在人的后面,看着长龙一人的两行人,慢慢地挪着步子,有点像德国集中营里的犹太人。

   她的前面是个高大的男人,后边也是个男人,在两个男人中间,感觉自己很薄,薄地想一张纸。后面人越来越多,一个个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在男人前面有两对女人,一个队里两个,她们说话声从来没有停过,一个说着一个的老公,好像有个当乡长的,还说他在外边有个女人。说了一会就听见一个说:“真要命,都挤死了,怎么不分开办呀?只限一个月,是想整死人。”

“另一个说:人家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不谁走后门,那些代办的人吃什么?”她们的表情本来就不好,这时就像谁掐死了在她的孩子。另一个口中吐出一个瓜子皮来说:“太缺德。”

   红杏静静地跟在那个男人后面,一股股汗臭味飘过来,她抬头看了他一眼,熊腰虎背,个头很高,她的目光平射过去刚好于肩平齐,略移目光发现他的脖子上有块很白很白的肉,和其他部位的肉切然不同,连汗毛也是白的,这让她想起小时候姥姥家那窝猪娃,黑一块白一块在院子里散欢。想到这里,她竭力地想松动一下,让自己离他远点,看到白癜风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在这时,他放了个屁,好像还极力的控制了,结果没有控制住,使放屁的声音很小,而且,带有螺旋形地一点一点地出来。红杏赶紧将头偏过去,尽量地扭着身子,不料和后面的人目光相碰,眼神像银光一样掉在地上,随之有移向另外一个地方。

   好容易看到办公是的桌子,红杏的目光像飞累了的鸟一样落在办公的那几个人身上。两个女的在办公,一个男的坐在她两身旁,目光空洞地像天上的云,一会飘在那一会飘在这,犹如闲猫在散步。两个女人显然比他忙,不断地在写盖章,有的人拿的东西不全,还办不了,急的那人只挠头,问清楚了跑着出了门。好不容易红杏这张纸落到桌前,交钱办理,不到二十分钟就完了。因为她早就体检了,相应的都齐全了才这么快。她常常地出了口气走出来,新鲜空气一下子扑面而来,她脚步轻盈地向回走去。

    红杏的早餐点早已不知去向了,那个时代一去不复反了,就像水一样流走。她在商海里没命地扑腾着,像人生的单行道,青春年花被磨得精光,余下的是鱼尾纹和一张是去光彩的脸。她的家电商行总算开张了,生意也不错,随着日子不断地好起来,丈夫也学会了开车。现在,她觉得什么都有了,两口子在一起时的话却少了,丈夫看她时目光游离地就像在看天上的游云。孩子也转上来了,就是没有买到房子,老人一个在老家,她心里不好受。

    他给别人开车,好像忙的很,也很少回家,回来象征性地完成一下作业,就像个小学生造句一样,你给他出个题目,他来完成。从前的那些感觉,那些氛围似乎不存在了,红杏感觉自己老了他缺年轻了,也许这是感觉上的错误,也是认识上的错误,但是,这种感觉似乎在一点一点地印证着一个难题。

   他回来了,不看生意怎么样,而是去染头就,去给自己买衣服。也不管孩子的学习,更不管你吃什么,喝什么,好像家里的事与他无关,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当红杏题提及一件事时,他总是推三阻四,像水一样在家里打个旋就走。

     红杏给自己买衣服,也去染了头。做了发型。他却说:“我们都老了,随便穿就行了,打扮地花枝招展给谁看。

   “那你为什么一直买衣服?打扮自己?”

    “我是男人,一直在外面行走,不穿好点行吗?”

    生活一直在和自己开玩笑,也在和自己多对。她一天到晚地忙,不知怎么了。人看她的目光怪怪地,好像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有时好些熟人和朋友,遇见后笑着说:“别老知道挣钱,挣钱,要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还是把自己好好打扮打扮,不要闲马儿不归槽,那里面没好草。”她愣愣地看着他们,想问个究竟,她们只是笑笑就走了。闲下来时她就想,想着这话的意思...........

 

 

                               2013.9.17零晨于董志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