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红杏的心迹  

2013-09-13 13:41: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

                                                                                          34

     红杏的早餐店生意红火起来,却招来了风、惹来了雨。她像只飞累了的鸟一样,睁着惊恐的眼睛张望,看重叠的云,肆意张扬的风。

她从曙光里走来,忙碌地为着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做准备。正当顾客最多的时候,一行人像闻到血腥味一样开着车来到她的店门前,七八个人蜂拥而至,使本来就不大的店转不过来,连空气都被挤跑,一个个闪了的目光一下子投向他们。红杏看到他们就像在飞驰的车上,一下子刹住了车,晕的她失了方向,等她回过神来,车已经到了悬崖的边缘。

    他们一色的服装,阵容整体的就像旧中国时刚上岸的美国大兵,叽哩哇啦地说着,有的指手画脚,并且一个个脸色凝重得如同暴雨将要来临的天。红杏腼腆地如同做错了事的孩子,低头将双手捏在一块,大拇指不停地相互摩擦着。似乎手很多余,多余地无处可放。她的目光柔软而无力,偶尔抬头看他们一眼并回答着他们的问话。

    红杏的爱人在内间给师傅帮忙,看到这么多人惊呆了,手里拿着没有洗净的碗瓷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餐桌上吃完的人急急地起身走了,没有吃完的极速地吃着,有的边吃边起身随时准备走。在他们慌张的眼神里,这里似乎不是早餐店,是个制毒的窝点或者是有重大嫌疑的地方,他们都来了还用问吗?门外来吃饭的站住了,并在窃窃私语,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吃完的闲人并没有走,都站在门外。还有过路的人也驻足,将这个小店围起来,目光里充满好奇,充满怀疑,像要证明什么似的,一个个睁大眼睛期盼结果,也想知道自己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人吃的吗?最近几年什么垃圾食品,地沟油,毒奶粉以及说不上来的烂东西都叫人吃了。人们怕了,如若遇到这情况都会驻足,像要探个究竟。

    红杏依然是那个样子,目光如同做了贼似的,一闪一闪地游离在他们的脸上。内面僵持了不到十分钟就开始游走了,每一个回答都是那么地仔细,那么地认真而真确,紧怕有闪失。他们看了证照,左查又看从内到外看了几遍后开了一张罚款单。罚款单是打印的,和别的发票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没有国家税务局的印章。上面挥舞着五十元钱的大字,红杏看了半天才认得是十五元,一下子将心装回腹腔,知道心是自己的了。他们罚款的理由是地上的卫生纸太多,地面不干净。红杏赶快掏出钱来,微微笑着双手将钱接给他们,他们中一个女的接了钱装进包包里。其中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头儿说:“要注意卫生,这是食物,下一次来还是这样就不是五十了。”

  红杏要给他们上早餐,他们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说:“你赶紧将店里出售的东西装点,带回去化验。”

  红杏早就听说过化验这个词,也懂得化验的目的,就以极快速度找来大袋,将每个东西尽量地多装,还使眼色让丈夫和服务员过来帮忙。

 他们终于走了,小店也充满了空气。店员和所有人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就连桌凳也悠闲多了。他们在将要窒息的空间里闷了这么长时间,几乎透不过起来,特别是红杏和爱人,随时都像要崩溃,看到五十,就像针扎在气球上。此时,他们瘫软地地坐了下来,感觉口干舌燥,便叫服务员给他们端来豆浆喝了起来。

   本来一个明媚的早晨,生意兴隆的早晨就这样流产了,七点到九点是销售的黄金时段,叫他们这样一搅和,一个多小时悄悄地流走,进来的人很寥落,卫生和地面却十分干净。顾客少了,有的顾客就边吃边问刚才的事。有的将东西看了又看,慢慢地品尝,似乎在感觉有什么不同,或者怀疑食物的香甜度。有的却说:“工商部门就那伎俩,无非是罚款,和交警一样,不罚款吃什么?喝什么?自己家的楼房从哪来?这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有个顾客接着话茬说:“就是这样,前朝后代都是这样,旧中国也是这样,谁都赶不走,摘不掉。以前有个养叫驴的人,靠配牲口为生,对他家的那头叫驴十分爱惜,从不让女儿和老婆打骂,经常给驴刷洗,产蹄子。后来他都五十岁了得了一子,十分聪明。老头像宝贝一样对待儿子和那头驴,常在人面前夸耀。一天,他在院子里给驴梳洗,洗着洗着驴的那东西下来了,不知是受了刷洗的刺激还是怎么了,那根鞭一忽儿一忽儿就起来了,驴叫着用鞭打肚子。因为老头爱儿子和这头驴,经常抱上他摸驴的脸,也骑在驴身上,他从不怕这头驴,驴也认识他。他看到那东西好怪,也在动,就拿起一根细棍子去打它,父亲提着水桶向来走。看见他打驴的鞭急忙喊住,对他说:“那东西不能打,咱们全家吃的喝的、油盐米面都从那内面出来的,还有房子身上穿的衣服随着它的波动和喷射才有的。”儿子偏头看了看那东西,奇怪地看着父亲。”说完人们都笑了。

 

                               2013.9.13.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