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红杏的心迹  

2013-08-12 14:5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学

                                                      23

  红杏的爱人经过将近七年的劳动教育,使他从一个软弱害的的人变成什么经验都有的人,也变成一个更加成熟的人。在这七年里,他没见过的残忍的打人手法,怎么叫一个人死去活来,像狗一样地摇尾乞怜,以及怎么样整人他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好多是自己经历过的,也亲手在别人身上体验过的。现在自由了,看着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和绿树草坪,那是多美的画卷啊!他像出笼的鸟儿,在路上展开双臂,想要飞似的。但是,他不知往那儿飞,是鸟都有山林,飞向树木。而自己去向何方。

     他绝对不想极快回家,不能就这样空手回去,得寻找个弄钱的地方,弄点钱再回去,不论干什么手头得有点资金。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在这些能人群里滚打过的人这样回去,悄悄地缩在山湾里自生自灭,能对得起谁,就连这几年受的苦难都对不起。在他的意识里,去过监狱,在哪里生活过的人都是精英。因为,他在那里面见到了工程师,当官的,教育专家,还有爆破,走私贩毒以及像他这样的贼和强奸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那些人身上学了不少东西,有好的也有坏的。但是,好多的都是坏的,也养成了不少坏习气。他觉得这些年算是白活了,活的即窝囊也不尽人意。他不知妻子孩子是怎么走过来的,另一方面也在考虑妻子是不是离婚了,不离婚也会和其他男人有染的。自己在监狱不自由,而她是个自由人。想到这里,好多的愧疚就变成一种憎恨,从而给自己找到了理由,只有自己活的最亏,是个最不幸的人。

   他踏出监狱大门就按照狱友的意思想去云南,没有急着回家去看孩子和妻子的意思。像他这样空手回家,家在农村,靠什么去养活老人和孩子,不要说妻子。

    一个狱友早出去两个月,给他留下家里的电话,让他出来就找他,一起创业。都快四十的人了,到哪里挣钱,去干什么呢?到哪里谁会要自己。他并不知道狱友叫他去干什么?但是,只要有人叫他创业,去干事那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怎么能不去?他要豁出命的挣钱,给自己争口气,补回这些年失去的东西。

   他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罪行和改造,他认为社会不公,法律只对自己严格,那么点小事就在监狱里八年,那些高官贪污受贿谁管,有关系的干了这事最多也不过三五年,自己就是八年。

     他提前释放是他装傻、装疯的结果,并没有得到减刑或者其他待遇。有的人出狱有人接待,坐上高级车要多风光有多风光,而自己独自一人默默地走在通往人生的路,感觉自己是只孤鸟,方向都有点失真。不过,还有个狱友,这让他非常高兴,高兴之余也有点害怕。他听人说他原来和贩毒的是一路人,不知为什么就判了六年?也许是有关系,也许是没有寻到得力证据,也许是别人供出的。但是,不管他是干什么自己都要去,碰碰运气,总不能空手回家,让孩子上不起学,老人穿不起衣服,妻子认为他窝囊透顶。

      他拿着身上紧有的那点钱来到车站,在公用电话给他打了电话。电话里狱友那高兴的声音让他感激,也让他激动。他认为他说的是客气话,或者是糊弄他的,谁知他说的全是真的,并让他就在这里等他,知道他身上没钱,自己过来接他。这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事,让他受宠若惊,好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呆在一家宾馆里,洗澡,看电视。他从没有像今天这样高兴过,也没住过这样的宾馆,虽然一天五十元,什么都有。

     时间不紧不慢地再走,过了五天还不见他来,却忧愁起来了,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再不来自己就困在这里。当闲下来思绪总是往家里跑,想儿子已经长高了吧,女儿是个什么样子,妻子她在干什么?这些一出现总是心神不宁,再加上自己的这位狱友,他会领自己干什么?好多问号接连二三地出现,越想越坐不住,起身在地上转悠,烟一根接一根抽。就在这时,有人敲门,他急匆匆地去开门,进来的是店老板,和颜悦色地对他说:“再不交钱就只能赶你走了,已经欠两天的住宿费了,我实在没办法让你住下去。这里每天要房租,水电费,卫生费,还有安全费用,那样不要钱。”

    他听到这话平静地说:“我住到你店里也是缘分,只是钱让贼偷了,叫我的秘书拿过来,他在南方,很远的,要是来你那点钱算什么?你不知道秦琼当年买过马,刘备当年买草鞋,姜子牙当年在钓鱼吗?”

“这些我都知道,看你的相貌也不是俗人,一定会发大财的。”

  他满脸阴云,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回头时好像嘴里还嘟囔着什么?自己就是没有听清楚。他的到来加剧了他的忧愁,尽管他现在学会了平静,学会了装满不在乎。其实,内心像火烧似的,急的转圈圈,又不好意思再催那位狱友。

    到底怎么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能再等一天,假若再不来,自己只能寻工地打工了。

 

 

                                                        2013.8.12于董志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