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红杏的心迹  

2013-06-01 23:43: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学

                                                                                                   14.

   二十三号病房里一共住了四个人,一个人的腿用石膏箍着,外面的纱布从脚腕一直裹上来,到了大腿哪儿才停住。一件外衣勉强地遮住害羞的地方。然而,他那只腿却比吊起来,脚腕放在床头上,还吊着秤砣一样的东西。另外一个女的年龄并不大,三十左右,脸上紫一块青一块,脖子上套着白色的很硬的塑料护套,把头弄得直直地。头僵硬的像没杀死的公鸡。只有一对眼睛很黑很美丽,眼球像要说话似的,看着病房里的一切。红杏的儿子在一个病床上,这时睡着了,他的头大的像个气球,脸也变了形。梦中的他很不安,眼睛好想要睁开却没有,脸上的肉有时也在动,惊悸的轻声叫着什么?奶奶在床边打盹,头一会掉下去,掉下去,忽的又抬起来。这时,病房里的门呼啦地开了,那声音惊动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过去,看见好几个人推着病床走进来。

   病床上的人如同杀猪般地嚎叫着,几个人准备把他抬上病床。那人被抬上床时一只袖管空荡荡地来回摆动着,如同风向标一样,略有点风就会涨起来。随着这个病号的到来,寂静地病房一下子充满了恐惧,弥漫着一种使人窒息的气息。所有人都坐起来,连红杏的儿子也想坐起来看看和自己一起坐三轮车的这人,到底怎么样了,这样地嚎叫。他刚试了试就被奶奶压住,轻声低说:“不要动。”随着奶奶的话音落下,他安静地睡在哪里。

   红杏走了进来,婆婆站了起来,迷乱地眼神和凌乱的头发、以及那身衣服活像祥林嫂。她急着问:“你公公怎么样了?”

 “还是没有清醒过来。”说完婆婆叹了口气,她也叹了口气。婆婆急着要出去看公公,红杏却将她的手拉住,亲切地、充满爱怜地拉他坐了下来。自己坐在她的身边,还将另外一只手放到她的手上压住,好像要给她力量、或者支持她去干一件伟大的是一样。婆婆充满感激的看了看她,偏过头去摸了一下泪水。病房里薇薇安静了些,只是那个人在呻吟。

  公公在死亡的边缘上挣扎,仿佛死神一直在他的头顶转悠,随时都会夺走她的生命。婆婆在失去儿子的痛苦中还没走出来,老伴和孙子却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几乎垮了,双重压力将她的精神防线击溃。多日来没有吃上一顿囫囵饭,人瘦的如同一颗风干了的小树,如果再带上草帽,就是个稻草人。

    这起事故是爷孙坐拉人的三轮车出去赶集,孩子要一双运动鞋,学校要篮球比赛。她两个伙同五个人坐这车,出去的路上和一个汽车擦挂掉下山崖。这里的交通车每天只有一辆,很早的,很晚才回来,为的是多拉人好挣钱。爷爷早早起来叫他,他懒得起不来,好不容易碰到星期天,想多睡一会。爷爷叫了一次看到孙子睡熟的脸庞是那么地可爱,越看越高兴,到院子里干会活就跑进来看两个孩子睡觉,想把他们玩弄玩弄,好让他醒来早去早回。他很清楚那趟车走了,还有一趟三轮车来回跑,经常坐上出去回来。当他把孙子叫醒准备去坐车时,孙女也要去,只好让奶奶哄住她,两个人偷偷地跑了。

   三轮司机早死了,甩过一个山卯掉下山涧里,余下的都是重病号。儿子被逮走,父亲在死亡的边缘,孙子又伤的很重,这还像个家吗?女儿女婿来医院已经好多日子了,看到父亲一直昏迷不醒的样子,悄悄地流泪。亲朋好友都来过了,帮忙的一波又一波来回地更换着。如果爷孙都能够很快好起来那该多好,红杏和婆婆暗暗地在祝福,祈求上苍。

   救治和护理是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医生在和死神争高下。一会被死神抢走,一会又被医生和护理人员夺回来,以来我往。红杏回来已经是出事的第四天了,父亲都六天了还没醒来。红杏在这里三天,那不是三天,是三年。也许三年里的生活都没有这三天费劲、劳神。她们吃不下,睡不好,在慌乱和惊恐中度过。到最后,公公还散手人寰。他走时是第七天的午夜,带着对儿子的思念,对老伴和全家人的留恋,依依不舍地闭上眼睛。没有声音的嘴不断地张合着,用极其微弱的、像苍蝇嗡嗡似的呼唤着儿子的名字。

   哭声,雨声,嚎叫声弥漫了医院的上空。红杏一下子从云层里掉下来,看到眼前的一切很无奈,也不知所措。她好像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怎么会成这个样子,难道老天要灭绝她们这家人吗?她懵了,不知自己是谁?今天几号?浑浑噩噩地和乡亲组织着埋葬自己的公公。风呜呜地叫着,纸钱飞舞着再引死者的灵魂,怕他迷失方向,找不到回家的路。毛毛细雨在强劲的风和寒冷的天气里、一会变成雪花漫天飞舞。唢呐声声敲碎了人的心,人生的最后一道程序就是走向坟墓,走向无知的、谁也不知道的国度。

   慢慢堆积起来的新丘诉说着一生的苦难和辛酸。香头冒起来的青烟带着他走向一个没有烦恼,没有争吵,没有任何责任的世界里。或许是天堂,或许是地狱。只有飞舞的纸灰表明他还是不愿意离开黄土,尽管当时飞的有多高,多远,最终还是落下来,永远地在黄土里销声匿迹......

 

                                                                    2013.6.1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