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是谁给了我生命的晨露  

2013-11-27 16:41: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说   

                                                           3

有一次孩子上学,学费怎么也凑不够,哥哥二话没说就掏出十元钱来,一下子就够两个孩子的学费。他不好意思接,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来,摸着头不知说什么好。

哥哥瞪了他一眼,硬将钱塞进他的手中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孩子没钱上学,还给我装。我早就知道了,从小一起长大,看看你脸上那挂不住的神色就知道。老人就生养了咱们哥仨,我生到前头,长在前头,没了父母,咱们就是最亲近的人,我不帮你们谁帮?”

 二叔眼睛闪着泪花,呆呆地看着哥哥远去的背影。

家里没有存粮,也没有存钱,基本是勉强度日,父亲身上的钱除了自家用外,还偷偷地帮顾两个弟弟,他们都是老是人,地地道道的农民,随队上的广播出去劳作,日落而息。

这个年代是很夸张的年代,也是放风筝的年代,一个个风筝都断了线,没有目地的在空中乱飘,看上去像是卫星。

就在我不到三岁时,父亲去世了,年仅四十二岁,正是人生最辉煌的年代,他却走了。他走得是那么地伤神,那么地留恋,也是那么地让人难忘,眼睛睁得圆圆地,就是咽不了气,只见二妈和三妈用什么在引路,才使父亲断了气,义无反顾的走向远方。

                                                         4

父亲他走了,天也塌了,地也陷了,家里乱作一团,就连家里一直乖巧的猫也不见了,好像跟着父亲走了。

我什么也不记得,只记得父亲临终前含着泪水的眼睛,以及那瘦干了的手,像磨盘一样划过我的脸颊,脸生疼生地。我不知道他怎么了,喊着叫爸爸,大姐哭着将我抱走。

我和姐姐来到院子里,风很紧,像奔着去赶丧。

十月的天阴沉沉地,几乎和炕上的父亲一样。父亲得的是脑萎缩,一百人内只有那么一个,就被他碰上。而且,病情发展的很快,查出来半年,他就瘦干了。母亲也劳累得变成影子,出进走时,只开一扇大门,好像薄得像张纸。

在母亲的尽心照料下,父亲从检查生病到去世,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给自己画上句号。这个句号在他的眼里不圆满,在妈妈的眼里更不圆满,在姐妹眼里,应该是个顿号,歇歇就会起来。


那时的我一直跟在姐姐身后,妈妈可怕的面容容不得我接近,好像都因为我,是我的到来才是爸爸得上病。

我听过妈妈以前跟二叔说过,说我头顶有颗蒜,端端正正地盘旋在那里,是专门顶老子的,叫前蒜老子后蒜娘。二叔摇了摇头,还在我的额头认真地看过,也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叹了口气走了。

“这都是迷信。”十九岁的大姐从不相信这个,看我越长越漂亮,在爸爸有病那阵子,她将我叫到她的被窝,我很不安分,不是要吃就要喝,弄得她晚上起来两三次。

后来我才知道爸爸被埋在公墓区的坎楞下,就是弄不懂,为什么要将爸爸卖掉,就连出殡那天,我也不知道他们哭什么?那么多人穿白戴白,晕晕乎乎地被姐姐拉着,磕磕绊绊地来到墓地,也学着他们的样子哭,有时有泪水,一会就没了,起来用手给墓上添土。

三四岁时就想,爸爸没气了就得埋,这是什么道理?一直放在家里,要使想了还能看上一眼,埋了就看不见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