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2013年11月25日  

2013-11-25 17:2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谁给了我生命的晨露

原创

                    1

一九六八年一个平常的日子里,太阳红的像父亲刚打好的、大门上用的铁盘。虽然不大,却红的像要掉铁水。门外的风不断地张起门帘,呼拉上去,落下来后,又呼啦地飘起。屋子里的妈妈在死亡线上挣扎,二妈和一个接生婆在忙碌。父亲急得在门外转圈圈,一会搓着手,以后背着手,等待我的降生,等待我地第一声啼哭。他要的是一种苍老,有力,并带着男孩子那种惊天动地的声音。

我已经是第五个孩子了,前面四个是清一色的娘子军,若要聚集在一块,嘻嘻哈哈声像喜鹊,叽叽喳喳声如麻雀,闹得家里气氛特别灿烂。在父亲心里,女儿再漂亮,再能干都是女儿,十个天仙女顶不住一个瘸腿儿。他要的是顶门立户、养老送终的、带把、能使他在人面前抬起头的儿子。

 母亲的惨叫声里,我来到人间。母亲看了看我,悄悄地转过头去,眼眶的泪珠悄悄地落了下来。二妈将我包好后抱起来让妈妈看,并说;“你越来越会生了,这个女儿比前几个都漂亮。”

母亲看了看我,脸上的颜色比以前好了些,她看着接生婆在忙碌。窗外的父亲已经听到哭声了,他对新出生儿的哭声特别敏感,只要你哇的一声,他就知道是男是女。

父亲听到哭声后,叹了一口气,气呼呼地来到厨房,将缸里的水舀到铁桶里,一下两下,舀得非常快,好像谁跟他抢似的。他将桶舀满后,提起水桶急速地来到我和妈妈的屋子里,什么也没说就要将我提起往个水桶里放。妈妈急了,二妈也急了,都扑上去夺我,母亲必定身体虚弱,我被二妈抱在怀里,脸都变了颜色。她说;“你想儿子想疯了?孩子这么乖你就下得来手?”父亲无奈地,无奈地就在地上,目光像似忽然被谁折断了,叹着气就了好一会儿起身走了。我被惊吓了,不断啼哭,母亲流着泪给我喂奶。

                            2

屋子里静了下来,妈妈看着从高窗里投下的光线,光线里有很多的漂浮物,一会上去,一会下来,慢慢地都顺光线飘走了。她感觉自己很轻很轻,随时都会飘起来跟着漂浮物走,身上的虚汗争先恐后地挤出来,紧怕自己跑得慢了。父亲端来半碗红糖水放在炕沿上,一声都没吭就走了,屋子里死一般地沉寂,要不是我和妈妈出气,就一点声音都没了。后来二妈端来米汤和馍馍让妈妈吃,妈妈才将我放下,吃了起来。她一边吃一边说;“闺女啊!你来的不是时候,也没走对人家,咱家已经有四个女儿了,按照咱们这里习俗,四条腿,一定会有一个板凳面,谁知又来了一条腿,腿太多了,没有一个面就能成为板凳?再说,你为什么不到你二妈家去?他家三个光葫芦,一色带把的,整天嘈嘈嚷嚷,就缺你这个女儿。”

“就是呀!这么乖的女儿都跑你家了,要不你和哥哥商量一下,把这女儿给我。”

 “我倒没意见,不知你哥哥怎么想,等我们商量过后再给你答复,这个家大事都是他拿主意。”我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话,却伸了伸腿将被子蹬开,二妈高兴地说;“你看看,这个女儿多灵,好像知道咱们说她,蹬开被子想跟我走。”母亲笑着给我盖被子,却发现我尿了。

父亲喝了一会酒,慢慢地去了集市。回来时给妈妈买来猪蹄,是要下奶,还叫来赤脚医生给我打了针,给妈妈买来药。

二叔三叔知道父亲心情不好,就将父亲叫到家里,三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喝酒,二妈顺便说了要我的事,父亲一下子就答应了。他喝醉时哭着着说;“这辈子活得太窝囊,连个儿子都没有,计划生育这么紧,怕要绝后了,我的骨血我心疼,再生两个我也不想抱给人。”随后哭了,哭得很伤心。

父亲去上班了,听上去很远。他是县手工业联社的一名工人,翻砂,打铁,什么都干过,高高的个头就因为没有儿子弯腰走路。要说他在单位,谁不知道龚师傅,做一手好活,不论是锄头铁锨,或者剪刀,使用起来轻巧,耐用,还很锋利。每周星期六回来,多半是摸着黑进门,自行车的飞轮声是那么地清脆,支撑车子时的那种声音一辈子也难忘掉。每次回来,自行车都很重,车子撑起来后,就能听解绳子的声音,“哐啷”一声有东西掉在地上。

家里也有火炉和打铁的整套用具,要使人来找他,他就点着火,尽心地为他们干活。只要点着火,来看的,帮忙拉风箱的,还有一些缝缝补补的活,都不要钱,乡邻们就提来鸡蛋,有的送一对小鸡,有的帮我们做点零活。每年的超资款都是从这而来的。遇到分粮食,就有人帮忙,分柴草能多分。

 母亲在队上干活,春天去玉米地里赶乌鸦,夏天看菜园子,我家的蔬菜从没却过。就是割麦碾场她也清闲,在菜园子忙活,组织分菜,除草。菜园子结束后她才和别人一样,拉粪拉土。

 父亲嘴上说要将我抱给人,二叔听了父亲酒后的话,再也没有提及这事,他知道哥哥心上已经滴血了,不能再给他一刀。

哥哥是个要强的人,多少年来,他从没有见过哥哥流泪,就这一次喝酒后,第一次看见哥哥哭,心里也不好受。哥哥是个铁匠,家里所有用具都是哥哥打的,虽然各过各的日子,遇到闲暇的日子,总过来看看,唠叨唠叨,有什么困难。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