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学续《一面小镜》  

2010-06-10 22:09: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只手扶着她,她却硬推我做下,然后坐在我的怀里说:“抱抱我,”

我迟疑了片刻把她搂紧,低下头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和好看的眉眼,不由得在她小口上吻了一下。霎时一般强大的震颤使我哆嗦,如同触电一般。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潮水一浪高过一浪向我打来,使身体下沉。

我感觉到她的双手死死地缠着我的脖子,并喘着粗气,如同受惊的小鹿一样起伏着。我胡思乱想着,觉得该走了,又不知怎么向她说,起码得把她放到床上才能走。我端起杯子里的凉茶喝下,才渐渐地回过神来,想起我一个有家有室的人应该怎样,不该怎样,万一以后纠缠不清要面对孩子和妻子,还要面对怀里的女孩。于是,我就摇了摇她,想把她弄醒。“小芳,小芳。”她依然是那个样子,贴的更紧,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脸上颜色在变。

她醉了,醉的不醒人事,紧闭着的双眼上两颗很大的泪珠随时都想滚下来。我起身抱着她走向床,轻轻地将她放下,一只手脱去她的鞋子,想拉开她搂着我脖子的手,她死也不放。我只能腹下头将她放平,拉来被子盖在身上。

她断断续续地说:“我不—不放,放开—你又去深圳。黑黑社会怎会控—控制你,找—找警察吗?”

过了好一会儿,她呕了几声,我怕她吐到我的脸上,反手去分她的手。当我刚直起腰,口中喷出秽物来,溅她一胸膛,溅到我的衣服上。我急忙找来毛巾和脸盆,擦净衣服和脖子,然后将她的上衣脱去,盖好被子让她睡下,去擦我的衣服。

一会儿,她又发出:“呕,呕”地声音,我急忙扶起她到床边,接上盆子让她吐,结果把什么都吐了,全是刚吃下去的,房子里一下子难闻起来。我等她吐空后,擦净她的嘴,放他睡好,起身为她泡了一杯茶,把盆子里的赃物端出去倒掉。

我静静地看着她睡去,感觉到夜静得出奇,不是我的心跳,就跟死了一般。疲乏一下子扑了过来,眼皮重得像石头一样,刚想睡去,却想起那杯茶。我偿了一下,觉得不烫,便扶起她的头给她喝下,坐椅子上,把放在外边的腿拉进被子里,给她盖好,爬在床边就睡着了。

不知是夜短还是梦长,没有醒来天就大亮了,曙光扑进窗来,屋子明亮了起来。我被隔壁一阵敲门声惊醒,吓得连气也不敢出,静静地判别着隔壁还是这房子的门。等静下来,我悄悄地起身,看了看她熟睡的样子,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难道就这样过了一夜,这一夜给谁说谁会相信,是不是做错了。

我轻轻地打开门走出去,然后把门带上,还推了推确定锁了后才向巷外走去。

早晨好像很冷,我打了个冷颤前后地看了看,觉得早起的人都在看我,连曙光也红了脸,快步走出去。

街上的行人很少,连以往飞奔的出租车都找不到。过往的车里都有人,挡不住,目光一直在找。

过了几天,她才上QQ,看见我在线便说:“大哥,你是好人,却没有心眼,连贼都不如。有一天我开着窗子,贼伸手偷去了我的手机,而你走时什么也没拿,不但你遗憾,我也非常地遗憾。”

我说:“你难道让我变成贼才高兴吗?”

她嘿嘿地笑了,发来一个鬼脸说:“开个玩笑。”

我俩聊了很久,约定在星期天下午去情人树下,不见不散。我很快就答应了。

星期天下午,我去的很早,老远就看见情人树下坐着一位老头和老太太。当我走近听到她说:“昨晚人缘巷着火了,死了三个人,一个老头和一个孩子,还有一个女子。火一直烧到天明才扑灭。”

老头看着老太太问:“是吗?我就说警笛四起,原来死人了。”

正说着老太太脖子被冰了一下,抬头看见三个股的分叉处向下滴水,已湿了半米高的树身。老太太看了看说:“这树要死了,泪流干了就不行了,”

我听到这里,抬头看去,果然流着水,也像是在流泪,难道情人树哭了。我瓷呆呆地看着树的滴水处,以及树叉的样子。忽然,树叉里出显小芳的相貌来,流着泪像是给我说什么。

难道她被烧死了,我心一酸,眼泪一下子溢了出来,再看那树叉,什么也没有了,另外一处也流下水来。我振颤了一下,飞身向外跑去,抬手挡来出租车飞向人像巷。

这里已成为废墟,有的地方还在冒烟,怎么也找不到小芳的那间房子。满眼泪花的我听到人说:“是电线老化引起的火灾,这一片全被烧光了,其中死的那位姑娘很漂亮,多可惜。”

当我打听到的确是小芳时,腿软地就下来,好不容易才辨别到那间房子的位置,起身走了过去,站在那里好一会儿,心里痛得像扎着刀子,看看眼前的一切觉得她还在,就在角落里。于是,就认真地四处寻找。突然,我发现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起身急步过去,拾起才发现是一面小圆镜,背面镶着普小芳的照片。我捡起来装进贴心的衣兜里,大声说:“妹子,咱们去约会,以后做我永远的情人!”

几个月后,情人树像得了半身不遂,一半枯黄,一半绿着,树叉里也没水了,泪已流干。

渐渐地,这边也开始枯黄、死去。。。。。。

                         2010年2月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