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2010年05月24日  

2010-05-24 20:0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文学《一面小镜 》     

累了一天的太阳终于西斜了,巨大的火球在即将完成使命的时刻依然光芒万丈。

我彳亍地行走着,抬头看了看蔚蓝的天空和西山滚动的太阳,心里涌起一阵阵喜悦。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看着零星的行人和被风轻摇的小草,以及树叶在风里的声音,觉得她会乘风而来,欢快的扫视着我,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会绕几个大圈,觉得值了才上前打招呼。如果不值就会偷偷地溜掉。想到这里心里泛起一股青涩,不知道自己这样走来,面临的是什么?是尴尬而羞涩,还是不欢而散后疲倦地向回走。各种猜测应运而生,却依然迈着犹豫的步伐向前走。这时,我想起网恋这个名词,难道是它冲击了人的大脑?作合着网友们走到一起?开心地在一起谈天说地,侃人生、侃社会……难道我真的网恋了吗?我拿不准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更拿不准前来的她是何等样人,会不会来,而我却如约的来到这里。

我判断着向来走的,反身去的,以及周围漫不经心的行人,大脑里一直在捕捉曾经有一面之缘的她。这一面之缘是通过视屏看到的,不大的方格里,把她的面容如花的展现在面前,显得年轻而漂亮。红扑扑的脸蛋上,像上过一层釉子,既白皙又泛着光,如同烤瓷的洋娃娃。

她今年二十九,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如意郎君。因为,她看不上低俗而满嘴脏话的人,更不愿意那些有钱有势,高傲而目空一切的人。当然,有些高贵而有能力、有钱的人看不上她,所以这些因素促成了他大龄的原因,直到现在,那些媒婆也不登门了,一个个敬而远之,不再想踩她家已踩低了的门槛和说破嘴皮的婚事,觉得她的婚事成了顽疾,不治之症。

她在QQ上给我说这话时十分伤感,一个女孩子在娘家长到这个年龄,连父亲也羞得不想见人,无形之中,父亲也怨起她来,高不成,低不就,难道在娘家呆一辈子,人骂先人哩!她听到这话时,眼里含着泪花,不知说什么好,看着父亲佝偻着的腰和渐白了的头发,心一酸泪水一下子溢出眼帘,不得已在网上寻找。

她不忍心再看父亲担心操劳的面孔,更不想看嫂子那张失血而变形的脸,动不动就指桑骂槐,摔门摔勺,像这些东西就是二十九岁的妹子,多余的不知怎么处理。她听之忍之,实在忍不下去就去问嫂子:“不要这样,你也是女人。”

嫂子听到这话便哈哈大笑着说:“我是真正的女人,既有孩子又有丈夫,而你还是女人吗?母狗都能惹来公狗,你却连只苍蝇也惹不来,谁知你长的什么?也许是个阴阳人,倒不如找个好小伙试试,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

她气急了,扑上去就是一个耳光。嫂子一下扑过来把她打倒在地,手脚并用。小侄子吓得大哭起来,没命地喊父亲。哥哥进门一把提开自己的妻子,拉起妹妹,抱着她走向自己的屋子,刚放下,妻子却赶了过来,叽叽喳喳地叫骂。哥哥回头就是一个耳光,并拉着哭喊的嫂子走了。

院子里静了下来,嘤嘤的哭声里,父亲走了进来,噙着泪水说:“娃娃,能忍就忍吧!好坏寻个婆家,不要再吵闹了,我把你们兄弟两拉扯大容易吗?我都六十几岁的人了,没几天活头,只想看看你们俩快乐地生活下去。你嫂子虽然不是人,可每顿都能把生的做成熟的,也接济了香火,我就满足了。山沟里穷,娶个媳妇不容易,你哥本事不大,处处让着她,还要给咱们留脸。都是平头百姓,没靠山,是刨土窝子的,你要体谅啊。家里没了你我行,他们两个却一不可,山上山下几十亩地,屋里屋外没个女人不行。都想出去打工,你我成为熬累……父亲抱着女儿哭成泪人。她从没见过父亲这么哭过,一直冷着脸,像冬天冻住了的冰面。

   我一直在回想她的遭遇和不幸,耳边也回响着她的哭声以及嫂子那恶毒的话语,还有她父亲冰面一样的脸。是不是她的母亲走时就把父亲的脸给冻成了冰,是不是她嫂子泼了盆水才冻结的。她的大哥是何等样人,连家里最基本的事务都处理不好,是不是养了一群母鸡,没有公鸡才下的这么个软蛋,任妻子在家里称王称霸。好多问号在我脑际盘旋,始终找不出答案来。有时我想,这个女子是不是和她嫂子说的一样,或者有什么缺陷……

我低头想了一会抬头四下搜寻着,从过往人的神情到眼神认真的判别,却怎么也看不到那张脸出现,就连远处近处的树木、房屋都细致的看了一便,即没看出可疑也没看出特别。抬头看了看天色,觉得这时的天比以前更蓝,蓝的透亮,蓝的出奇,像个无穷无尽的海。

天边有一层薄薄的云,这些云像一簇簇烂漫的山花,即不重叠,又不拥挤,平平的铺开,活像从远处卷来的海浪。

   她在网上注名寻找男友,使好多男人前仆后继的看过她那张脸,开口就问年龄,职业以及家庭状况,接下来就是见面,说些特俗气的话。有的竟大胆地提出过夜,认为男女就是那么回事,并开导她说:“青春让你白白的浪费掉,老守着那块破地有何用,不如另行开发,深加工。不看是什么年代了,就连鸡狗都见了欢。”她非常生气,见了两个就把所有的、通往她心灵的路堵死,一个也不想见了,并把那些轻浮的男人给删了。两年中没有遇到一个真心实意的男人,遇上的全是陪喝酒吃饭然后开房子睡觉。她烦透了,遇上这些人一下子就火了,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有一次我遇到过一个男人,四十岁左右,说话温和柔善,也很有水准,从不问年龄、职业和见面的话。每次上线先给她送玫瑰花,然后在问,最近乖吗等等。体贴的像父亲,兄长,连两人下线分别都让她先走,看着她走出网门,还一再叮咛晚上不要出去。如果她去睡觉,就为她盖好被子,拍拍她,送一个飞吻,然后才下线。有几次,都下线了,她却又登上看他走了没有。结果,他还在,两人同时笑了,又让她先下线。

这些动作是通过语言来完成的。虽然是虚拟,但是,这些话让我惊心,动心,甚至在梦里也梦见,在实际生活中也能感觉到那张可亲的脸和温柔的手。有时,觉得把他比作父亲、兄长有点亵渎,不尽情意,应该是母亲。特别是给他说了治胃的单方,小肚子胀痛的原因和例假来时或去后的注意事项,发型与脸盘、身材三者的关系、穿怎样的衣服得体合身,以及爱做梦了在身边放只笤帚等。我觉得他是海洋、是港湾、是灯塔,每每想起或者聊天,心惊肉跳,面红耳赤,出气短粗,仿佛就在我身边,心浪不断地汹涌,有飘飘忽忽地感觉。觉得我离不开他了,是我的太阳、是我的雨露,没有他自己这个小小的植物会干枯而死。

我一直以为他是自己的寄托,也是唯一的选择,特别是夜深人静时,我感觉他就在身边,一手搂着我,一手在教女人怎样当妻子,二人世界里的奥秘,以及合二为一的神秘感受淋漓尽致展现在面前,使我的岸堤崩溃,心里不断的流出难以抑制的音符,彻夜回响于耳边。

   她的网名叫《却翼鸟》,空间是重生。个人签名是精卫填海的典故,可她认为填海太悲惨,要重新飞起来,去遨游太空,俯瞰大地,去感触人生,超越自我,走出那个让她眷念却伤心的山弯,为什么要去填海。这时,在亲朋的关怀和帮助下,她如愿以偿地找到一份馨喜的工作,在城里一家打印部。她用不熟练的双手认真的敲击着每一个字,跟着小妹妹学五笔,设计广告牌和工程项目页面。从具体的框架到实际应用,一滴不漏地记录并存入电脑里。只要闲了就学,反复练习,有时整夜地劳作在电脑上。

不到半年的功夫,她熟练的成度让所有人吃惊,让老板佩服,也给她加了工资。其他的姐妹像走马灯似的来了去了,只有她像电脑一样一直在那里,如同老板顾来的机器,一干就是三年。她曾经给好多作家打过小说,散文,也打过古诗经文,还打过广告内容。好多精美的句子和段落就存了下来,打印到纸上,闲了就看。有些诗也以同样的方式打印下来,促使她爱看书的毛病又犯了,整夜地看书、上网、聊天、看空间……

   正当我沉浸在和她聊时的无限快意中,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了过来,猛然回过头来,看见一个女子一瘸一拐地向我走来。我定睛看了老大一会儿,急速的回过头来,觉得他不是。单薄的身材和瘦小的脸上,缺少柚子一般的光彩,还瘸着腿。虽然视频过了几个月,心中存留的印象和这女孩判若两人,根本不是。我感觉她近了,便向前挪了几步,不要让人家以为自己不是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