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流逝在岁月里的爱之三,原创文学  

2009-04-02 15:27: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的原野什么都不缺,那川道及沟梁里更加丰富,不看那庄稼,不看那累累果实,就连山鸡和兔子也都胖的不成样子。山鸡一群群的在硷畔上,发出美妙的叫声,像是给蓝天白云奏乐。小松鼠抱着葵花头,巧嘴飞快地吐着瓜子皮,而且从这棵跃到那棵,如人在表演特技。公路顺着环江河,如两条巨蟒,一高一低的翻飞前行。公路一摔,朝山上爬上。月儿及同春叔坐在车上,车喘着粗气在缠绕。月儿难免有些说不出的滋味,这滋味里有离别的惆怅,有孤雁独行而孤单的感觉。然而,让她欣慰的是她去上大学,大学出来找工作,可以独自生活,也许,前边是黄金铺成的路,不去怎么知道呢?她满怀憧憬,怀着一种神往向前飞去。这一切因素使她的心情一点一点的好了起来。

西南石油学院在四川的成都。这里很热,城市更加美丽,长江从这里路过,顺便捎起船来,一起一伏地夹在两面石山之间,

开学几周后,她陆续认识了王琴亚,李倩,齐月桂,吴惠敏……这所大学虽命名为石油大学,而各个系都有,老师也不经常来上课。教授们画龙点睛地讲一些难度大的,多半靠自学。自学就要靠自身修养,更要靠坚定的信心和毅力,一个班只有十几个人这样做,大部分只要把作业交上去,混来文凭即可。

大学,可以说是全面学科。是陶冶人,引导人从一个层次转变为另外一个层次的分界限。进入大学你看到的事物或物体和你以前看到的有很大的区别,这些区别使你悄悄地有所变化,这些变化在有些人身比较明显,有些人却显得微乎其微。有些同学在半年后,便狂热地谈恋爱,出双入对,花前月下,到外边租房子,这些现象好像是潮流,是时尚,有的竟招摇过市,每个话题里都有谁和谁好上了,谁把谁甩了。

月儿始终把自己藏于书中,对于一些公益活动,社会活动只紧跟其后。宿舍里随着时间的流逝,只留下她和另外一位姑娘,这个姑娘是四川人,个头不高,满脸的黑星,外型也极其朴素,听说是那个山里的,家里经济状况特别拮据,这些因素促使她能下功夫学习。

她叫于红,和月儿的关系也十分的要好,俩人经常在一起探讨哲学、政治经济学、英语还有今天的社会话题。每每俩人走在一起,便产生了鲜明的对比,一高一矮,一个特别漂亮,一个像个丑小鸭。对于这两个人来说,谁都不在乎这个问题。别的人不是找对象,就临时领一个,只是她两没这样做。她们都是浪里的鱼,飞上跳下地在施展着才能,在招蜂引蝶,只有于红和月儿在班上像不知道这回事,青春虽然在她们身上大放异彩,像纸包不住火似地,便惹来一群群的男同学,一个个在月儿眼前献殷勤,月儿只是随便几句话就把他们打发掉。有时使于红产生错觉,以为是奔她而来,后来才知道,他们是来找月儿,可她不生气,也不为这些事怀恨。

月儿的性子本来很凉,很慢,在遭遇父母的车祸后,她像关闭了好多热情,好多能产生她意外而吃惊的神色,对什么事都慢腾腾地,既文静,有贤娴。于红对月儿崇拜得五体投地,从她的说话到举止,连走路都向她学着。这只不过是偷偷地而已,在学习上更是穷追不舍。两人的经济状况不相上下,偶尔在一块说自己的身世及处境,于红眼睛睁得大大的,像听神话故事一样,惊奇地看着这位漂亮的姑娘,在甘肃一个山区,父母出车祸身亡,上大学靠的是亲朋,在学校也没几个好友,只默默地在努力学习。有时,她问:月儿,你为什么不找个大款男朋友呢?像咱们班帅伟,他爸可是省委干部。月儿看着她说:找大款等于是卖自己。”“出卖自己又咋了,咱们这十几年的宝藏也需要人挖掘,去开采。不靠这些实力去干些事,以后怕人老珠黄,宝藏会自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月儿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这位山区来的姑娘,却满脑子的新观念,斜想法。月儿说:你认为这样好吗?”“这是大三的顾艳红说的。有时我一个人想,此话也不无道理。像顾艳红,人长的一般,可打扮的妖艳,衣服穿得少,今天领一个男生,明天领一个教师。如今有个企业的老板把她包养了起来,人家什么也不缺,大学照样上。以后毕业了,工作可能有人帮着找,像你我这样守旧,这样老实的好孩子不多了。咱俩是不是很傻?凭你的相貌不应该陪同我走这条路。月儿瞪了她一眼,慢腾腾地说:你说完了没有。月儿拉起她走出宿舍。

校园的天特蓝,空气也纯,几天的大雾和蒙蒙细雨洗净了这里的一切。她俩走到人工湖边,低垂的杨柳下,一叶叶小舟起起伏伏地向前,有的用脚蹬,有的用浆摇,更多的还是笑声。男女搂抱在一块,像野鸟一样旁若无人。她俩转过去,来到一片树林边,林子里的树都不大,可把太阳刚能罩住,下边是草坪,毛茸茸的。有的同学睡在下边看天,天被绿叶撕成碎片。有的光线从碎片中走下来,落在小草上,小草鲜绿鲜绿,也像很高兴。于红和月儿找来无人的地方坐下准备看书,却听见不远处有男女的嬉戏声,于红顺声透过密密的树干望去,脸红着把目光收回来,心跳着对月儿说:咱们走吧!月儿似乎看懂她的意思,两人顺着一条不宽的小径向亭子走去。

亭子呈八卦形,琉璃瓦及柱子,石凳,还有画着象棋路线的石茶几。各个部位颜色鲜亮,人物逼真,有的鸟儿像刚飞上去的,正准备落下。月儿来学校快一学期了,这里从没涉足过,看到这些,心情也溶入这些画中。于红和她坐了一会儿,便看见有好多同学在奔床上起伏,高兴地拉起她跑过去,她俩奔了起来。一会而,她们来到很大的操场上,星期天把同学都发配了,踢足球的,打网球的,还有篮球,再向一边还有双杠,拉环。

黄昏正在涂染着云,云一点一点地侵食着天空,风凉丝丝地吹来,给这个本来很热的地方送来凉爽,送来欢乐。那一排排教学楼整齐洁净,紧跟在旁边的宿舍别致雅观,中间冲出一条马路来,在中心地方旋地圆圆地呈碟子形,中间有三根高杆,这是升旗的地方,依着圆便摔出四条马路来。她俩对体育没有爱好,一会便来到图书室,室内墙壁上挂着各种画,都是这所学校走出去的名人所作。这些画人物栩栩如生,花鸟如活了一般,后面跟着是书法、篆刻,依次是摄影作品。在向后是校园天地,有诗歌、小说、杂文、过好的毕业论文也在其中。这里月儿来过几次了,每次都像掉进了海洋里,使她眼花缭乱,无暇顾及,不知看哪个好。她看一会诗,又看一会小说,最后把目光落到一组漫画上。这组漫画很特别,从字和画的内容上说一个农民种一辈子果树,从选种到栽植,以后到嫁接剪枝,无不熟练。他把杏树接到梨树,把梨树接到苹果树,然后又把接好长成的苹果枝接到槐树上,到后来还结的是苹果,可这苹果不好吃。人们都认为他在胡闹,打破了人伦常规,而他却一直在实验。有一天,他突发奇想,把苹果汁打进梨树里,拿这打有果汁的梨枝接架到西瓜上,这西瓜后来长出梨枝,这梨枝很软。两年后,这枝并没长高,只是向粗的长。

后来,这棵西瓜不是西瓜,梨不像梨的树上长出一个很大的东西,这东西谁都不认识。就因为不认识才引起众人哗然,招来记者。这人从此一下出名了,他再没中种过树,要什么有什么。

她正看这入神,更想不出这事是不是真的。这时,走过一个小伙子,并自报家门地说:我叫赵长虹,是大二一班的,你呢?

我是大一的。

“这幅漫画是我所作,你认为如何?”她看了一会说;从画的技巧来说是很独到,手法也很好,人物也夸张。整个构思及主题按照我的理解是这样的;只要你做到人们没有做到的,你设计出人们没设计出来的,只要稀奇古怪就能产生影响力,就会名声大震,一切随之而来,不管他有没有实用价值,能做多大的贡献。是不是这样?赵长虹笑了笑说:你理解的很好,这画就是专门讽刺那些不干实事的人。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一种幻想。我们生存在这个时代,要对这个时代负责,要给这时代创造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从上世纪走到这里,就如一条河,这里河床最宽,风景更好,我们不但欣赏风景,还要想着怎么去浇灌身边的树及禾田。信息时代才是个开端,接着会有高科技时代,太空时代,我们每个人都像登山运动员一样,要去攀登一个个的高峰,让我们的国家,让我们的人民不断富强。有的人说:如今贪官很多,假货百出,偷盗现象猖狂,这主要是贫富分化的差距太大,要使全民都富裕起来,那谁还会去偷,谁还会去抢劫呢?你认为我说的对不对?月儿看了他一眼,听完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认为他说的话有道理,只是有些地方触及点太小。月儿说:社会问题是个大问题,你说的对与错我不敢去判定,我总认为,中国发展到今天,已经成为壮举,从人民的生活水平到城市建设,从公路到铁路,甚至从宏观到微观简直是个飞跃,几千年的中国文化及发展,那些线装书像清朝衰亡时瘦弱的老头,摇头叹气地把自己藏起来。香港、澳门的回归,无不展示着中国的强大,南水北调,新气东输,京九铁路,三峡工程,一层层地使中国走向更高台阶。中央政策是很好的,人民群众也是很好的,至于那些蛀虫,那些黑手,迟早会被剁掉的。

你所看到的比我还详细,对待中国的态度更热情,全国人民都有你这样的心情,这样的想法,我们中国的未来会轻摇直上。做为一个大学生,受高等教育,更要具备这些,要有热爱祖国,积极向上的态度和精神。月儿又看了他一眼,这一眼看他,比第一眼熟悉而高大。

于红看着书,偶尔抬头看着月儿和位男同学在谈论,有时对画不指点,不想打断,可都晚上十点多了,于红时不看看表。她不愿打断他们的谈论,更不愿意打断他们俩这时的心情,她只有等待,等待着他们这场谈论的结束。她从来没见过月儿跟一个男生这样交谈过,她没见过月儿这样投入,好像找到知己。

月儿红着脸不好意思的走过来,拉起于红,于红诡秘的一笑,这笑像藏着什么?俩人起身走出门时,赵长虹也随她们走出图书室。室外的天很黑,却被校园的路灯染亮,便道上三三两两的人慢悠悠地向回走,好像不愿离去。走到岔道时,赵长虹有礼貌地神出手,潇洒地同她们二人握别,并说以后如果有啥事或能用到我的地方来找我,我就住在三十二栋五0四房间。

月儿和于红向宿舍走去,一阵风迎面吹来,风很大,于红的裙子像要被掀起来,她尽快用手压住。月儿笑着说:这风看上你了,他在挑逗你。”“去你的说完抬手准备打她,她笑着跑了。于红在后面紧追,她从没见过月儿这样高兴过,也没开过这样的玩笑。她们一直追到宿舍里,于红把门关上。宿舍里只有她两个,她一下扑上去。月儿说:我投降,以后不说了。

投降都不行,老实交代,是不是看上那个赵长虹了?

别胡说,今天才见第一次。

第一次,这叫一见钟情,我从你眼睛里看到了,你不敢正眼看他,说明你心里有鬼,怕别人发现。是不是,是不是?

我不知道,你愿意咋说咋说吧。

你不够朋友,连我都埋,连我都在骗。

她们两个谈论到深夜,从学校到同学,又谈到将来,各人的志向。有些话题从来没谈过,今晚都说了出来,包括两个人对哪个男生有感觉,对象、婚姻以后的以后。

这一夜,月儿怎么也睡不着,她不知是什么原因,赵长虹的出现,她感觉像三岁时娘给她断了奶,那种感觉似乎和今天有点差别,不知那断奶的感觉深,还是赵长虹出现的感觉深,至于深或浅她也说不清,只有涌动和期盼。他的话语是那样地有力,身材又那么高大,对事物、看问题…….她把头埋在被子里,尽量不去想。一个梦掉进她甜睡中,这个奇怪的梦给他的青春增添了色彩,像希腊神话一样点缀着她的生活。

暑假降临了,为了充实,为了添补学费,她和其他的一些同学一样,给人当起家教来。她找到这位学生,他的爸爸是私营企业老板,五短身材,寸发,头既大又肥,看上去那头就有三十斤,手上戴有戒指,腰上别着手机。脸上的横肉像洪水冲来的淤泥,一道一道地,嘴既宽唇又厚。老婆比他还胖,脸像用刀子削出来似的,可在中间刀子遇上什么,并躲开朝外下去,这样便形成横截面中间凹了进去。

这个学生叫李良才,十四岁年纪都有一百四十斤重,对于辅导老师的要求很高。他喜欢文静一点的,更要年轻漂亮,还要有学问。他说:我生活在堆积如山的肉中,也生活在火爆的娘视野里。人生活在过于富裕的家庭,钱像水一样流进流出,那声音太狂,只是为了一个简单的字,六只眼睛瞪的大大的。有时,为一道题,父亲经常掏钱让人家解答。月儿听到这些话,不由地笑了起来。她到这一家来的第一印象很不好,再加上李良才这么一说,心理不由七上八下。她只是为钱而来,别家在暑假只用四五百,而这位经理的儿子掏八百。儿子很喜欢她,老在她脸上看,动不动老师长老师短。

月儿用心一遍又一遍地为他演练数学习题,可他就是做不出来。化学、物理、英语更是一塌糊涂。月儿不知他怎样考进中学的,以后又怎样去上高中呢。有时,月儿很生气,他看上去很聪明,这些聪明是用来逃避难题的,动不动下楼去买来些好吃的。月儿生一会气又想通了,如果人家每门都在八十分以上,还需要我来吗?咱们的八百元钱又在什么地方去挣,月儿又用心地讲英语,几何。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