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搜集烟盒上的锡  

2009-12-28 19:06: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今天是二00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我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拿着我改过得手稿兴冲冲地去见一个人。这个人的名字怪异,面目焦黑,看上去就像一堆碳。要不是在哪个位置上,也许,你能想起獾站起来走路的样子。然而,他却是约稿人。
   我已见过无数次了,为了针尖大的那么点希望,不断地约他吃饭,逢年过节送礼送钱,从他父亲的生日,到他和老婆的生日,出嫁女儿到儿子结婚,这一切弄得我晕头转向,一直说给我推荐,到什么什么刊物。到头来捞到的那些名头竟无出可用,一点实用价值也没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他藏起来送给女人。我一边走一边想,认为今天有希望,摸着怀里的手稿,心里热乎乎地,像给皇帝送奏章。
天下着雪,鹅毛般铺天盖地而来,把眼前的一切点缀的云遮雾照。零星地行人走的很急,他们好像和我一样,奔希望而去,就连出租车也是如此,急着扑向前边。有的车,四轮在雪里向前滑行好几米才停住,司机伸出头吓得吐舌头,行人也跑上台阶。风不大却十分寒冷,刺的我脸通红,看上去十分地热,像跑完百米赛的运动员。我急着向他家走去,这是十分难得的机会,好容易盼他回家,说好在家等我。
这部手稿他已看过,按照他的意思修改,添加,并给他的朋友去梳理,确认是匹马后才叫我配鞍,加料,饲养的壮壮地。我小跑着,觉得雪是那样地洁白,那样的好看,像蝴蝶一样飞舞。楼房在雪里也分外惹眼,错落有致,高低协调。我不知别人遇见这种事是怎样一种心情,而我的心有跳出腹腔的感觉。看见他家了,心跳得更厉害,不知怎地,是不是他家有老虎。
我轻轻地上前敲门,紧怕惊飞内面的神,或者惊醒老虎。拍了好大一会儿,一点动静也没有,不相信似的在门逢里看,那门缝也渐渐地没了,一点缝隙也没有,什么也看不到,就用力地敲了几下,门发出不耐烦的声音,空洞地像个暗道。我听了好大一会儿,确定无人才掏出手机,好不容易接通,对方说他在单位。我急着跑下楼,冲出院子,抬手挡来出租车,向他的单位飞也似地驶去,还催快点。我认为自己太慢,这么神圣的事让我效尤,这么惊天动地的事应该随叫随到,难道让人家等自己吗?这是天大的笑话,不看你的身份和地位。我在心里嘀咕着,让司机快点,尽量地赶上他。司机说:“路很滑,这已很快了。”我听到这话才想起下雪,对司机笑了笑。
当我赶到单位,单位上的人说;“他根本就没来,不下雪都很少在办公室,下这么大的雪能来吗?”听到这话,我就像谁给气球上扎了一针,立即软了下去,靠在墙上掏出手机,在楼道里没命的拨他电话。每次拨通都能听移动小姐甜甜的声说:“你拨打的手机已关机。”完后就是盲音。我失望地从楼梯上下来,看着那楼梯,他会不会突然下来。然而,那楼梯太高,太长,像猫和老鼠里的天梯一样,一直通向天堂,猫过不去,只能回来寻老鼠。我找谁呢?我站在院子里茫然地不知所丛,抬头向三楼办公室窗户望了望,忽然,返身跑上去,到底在不在。办公室里什么也没有了,刚才那两个人也不知去向了,只有一台电脑在工作,屏上是海底世界,那些沙砾透过清清地水,十分地安详而稳重,使几条鱼悠闲地上下浮动着。一堆珊瑚好看地生长在水底,使水草遍布左右。看着看着,那些鱼就变了,成为乌龟,张着五只爪,慢慢地爬到屏外。
雪更大了,刚才的天上还有一丝喜气,随着乌云的加厚,那点光不见了,铁青着脸,唆使恶风狂吼。我冻得打了个冷颤,觉得心身都受到摧残。我用衣服紧裹身体,缩腰向回走着,觉得路上得人都看我。我一边走一边想,觉得那张脸在吃喝时是那样的灿烂,接我东西时是那样的百媚生花,怎么瞬间就不见了,钻进洞里。我走了好长时间才回到家里,全身冷透了,瘫软地躺在床上,抬手把稿子摔到地上,噙着泪花问自己,为什么要干这一行,为什么要走这条路,致使自己苦不堪言,青灯长夜,像孔乙己一样站在门外,为一小碟茴香豆兴奋不已。
我用被子把头埋起来,想在黑暗中寻找属于自己的路,但是,黑暗把一切都模糊了,变成看不见的空间,是思维扭曲变形。易经里的太极图把事物分成阴和阳,呈圆形,像个大球体,然后成为八卦。我想,有阴就有阳,有白天就会有黑夜,冬都很深了,春还能很远吗?我一直都在想昼长还是夜短,黑多还是白少,事物的发展规律以及天体的相与行。然而,这些东西是那样的深奥,那样的富于想象,像个吝啬鬼,不给一点机会让你去畅想,让你去尝试。想着想着,大脑就困了,累了,眼皮一下子重得抬不起来。
梦里总是在飘,在飞,憋足气一个山头一个山头地跃,不只自己该去什么地方?去了又能干什么?只是一个劲地跃。脚下的山头是那样地好看,那样地分明,一层层硷像心迹一样从沟底走上来,把山包围,使山头像龟盖一样。遇到小溪,我会轻轻地落下来,站在水边的石头上,看溪水流动得样子和那些顽石的本来面目。我又飘了起来,听见森林的松涛和风的声音。就在这时,妻子轻轻地把我腿醒,我抬眼看着她,不知她是谁,我在哪儿。过了很久,我才回到现实的生活之中,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起手稿和奔波的事,觉得我从另外一个世界回来,做了一次长途旅行。妻子拉起我说;“你太累了,快吃饭,碰上这事正好,走出来吧!面对现实,过正常人的生活吧!”我苦笑了一下,正常人的生活、不正常人的生活,那类属于我。
                                     2009.10.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