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遥远的归鸟博客

寻找幸福的蚂蚁,追求理想的鸟儿。

 
 
 

日志

 
 
关于我

求索太阳的光芒,来开拓黑夜的智力。纯文学博客!

网易考拉推荐

家的感觉  

2009-12-28 19:0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我住在一个偏僻的,拐了几个弯的巷内,这个巷子极其窄小,刚好能躲过架子车,让他们畅通而行。这条巷子既没有路灯,马路的面目也极为难看,到处坑坑洼洼,就连单位的高墙也显得苍老,要不是砖砌成的话,怕早就倒了。巷子一边是居民,也和单位的墙差不多,低矮的房子和不大的院落,到处都能看见陈旧和拥挤。若要大门开着,你会看到巴掌大的院子比大门低半尺,只是用水泥打过 ,看上去和居民二子相协调。大门外用一块木板挡着,和门楼上的靴子平齐,这样,院比门槛低半尺,门槛比马路低半尺,合起来比路面低一尺多,这里的门楼是土木结构,门楼时兴穿靴带帽,所以,门楼的两条腿的上部用砖砌成,下边也是砖,中间是土坯,看上去很精神,是个别致的小院落。
     以前的马路可能很好,全是柏油铺成,如今,勉强地能看到残存的路面,如果到了雨季,你要走过,必须绕着弯儿越过积水,或者按住墙,沿墙根走,仿佛没水的地方是岛屿,我的家就住在岛屿的最里边,为了租金便宜,清净才寻到这么好的一个住处。房东全家到外地做生意去了,为了招人看房子,已经寻了好多住户,到了我这他才放心地走了。从这住进来到他离去,他整整观察了一个多月,从我和妻子的言行到两个孩子,一直到我干的工作,每个详细的资料都植入他的脑海,好象我把他的房子背走后,能随时找到我似地,放心地走了。
     他走后不久,我才内外地收拾一番,塌实地住了下来,不想妻子还买来涂料,把内外洗刷一新,再挂上字画,一下子有家的感觉,特别是小女儿,她高兴地说:“爸爸,咱们永远住在这里,以前住的房子太吵,院里人多的连衣服都不能凉晒。”我笑了笑,摸了摸十岁的女儿,看到她兴奋的样子,像是我们从此拥有了这个院落。儿子也很高兴,可以单独住一间了,高中的课程不但量大,难度也极高,每每看到他学习到深夜,出来上厕所,那疲乏的样子,心里很难受,觉得自己太没有本事了,连个象样的家都弄不来,还牛皮烘烘地住在城市里,充当城里人。
我是个开车的,在这个年代,司机像牛毛一样到处都是,为了生计去给人跑出租,感觉自己不如骆驼祥子,他还有个老板丈人,而我什么也没有,不过,妻子被虎妇更贤惠,她没有大家小姐的骄横,更没有老板爹,对我和这个家时时都充满了希望,在她的眼里,孩子和我的将来一定是个成大事的人,所以,干每件事都充满热情和希望,虽然日子清贫,她从不叫苦,不说累,兢兢业业地操持着家,别看一再地瓢泊,流离,跟着我,总觉得有周游世界的感觉。
开始我开着出租没命地跑,总以为前边会有顾客,认为前边是无车区,谁知,怎么也拉不到人,一天下来,人累的不成样子,连承包费也没挣够,不死心,就把车放在路上等,我想,回去迟一点,必须把费用挣够,就坐在车里扫视来回走动的人,看了半天,行人中没一个人有走的迹象,失望地掏出烟来,点燃抽了起来,正当我无奈的时候,车门被拉开,看着我问:“走不走?”“走呀!出租是专门拉人的,还能不走。”那人向后边喊了一声,又来两个人坐在后边,我高兴地问他们去哪儿,那人说“向前走,到那里该转弯我会告诉你。”我看了看那人,心里漂上阴影,感觉自己上了贼船。
我拉着他们出城后,沿着乡村路走了十多公里,来到一个十字路口时,他们突然要停车,我便停了下来。看到路两边很高的玉米和清净的夜,我悄悄地抓住一把很大的螺丝刀,他们走下车,其中一个爬在窗上问:“你要钱吗?”我愤怒地睁大眼睛说:“为什么不要呢?”那人笑了笑说:“能走就快走,别惹怒了老大,他生气了你的小命就难得。”听到这话,看到眼前的一切,同时也想起近年来被杀的出租司机,挂上挡向回驶去。把车交给老板后,心里酸酸地,真想哭,我默默地向回走着,一边看昏黄的路灯,不知为什么,身心都飘忽忽地,如同坐船一样地晕,直到走进巷子,看见家里亮出的灯光,心里涌出一股暖流,当我推开大门,妻子便迎了上来,身后跟着女儿,笑嘻嘻地问:“爸爸,今天挣到钱了吗?”“当然挣到了,你的作业完成了吗?”“完成了,测验还考了97分。”我高兴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拉着她的手走进屋子,“你回来早点吗?我在门上看了几次,饭菜都凉了。”妻子跟在身后一边说一边进来,并急着去弄饭菜。
女儿睡觉去了,我草草地吃了饭,疲乏地爬上床,半卧着看妻子收拾碗筷,想着今天遇到的事,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妻子听到叹息声问:“今天生意不好吗?”“不好,还遇见鬼了。”她拿着抹布的手正准备凉在床头,听到鬼,急转头看着我,手里的抹布掉在地上。她瓷瓷地看了我好大一会儿,把没有整理完的东西弄好走过来,问明经过后笑了。她说;“只要平安就好,车那东西只要开出去,时时都会有危险,平安是福,没给钱就算了,别为那事生气,我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说完坐上来,柔情地看着我。儿子从学校回来,说他最近竞赛,在全级考了十名,以后上大学,有了工作就不要你们辛苦了。我听到这话心里乐滋滋地,看儿子正在洗脚,就对他说:“好好学习,只要考上大学,就不用象我那样奔波了。儿子说:“我知道,从小跟你们一路走到今天,什么都看到,虽然没多少钱,我觉得很幸福。”说完起身出去到洗脚水。我看到他的背影和说的话,觉得很惭愧。
   夜渐渐深了,他们都睡着,熟悉而匀称的鼾声在屋子里回荡。儿子住在套间里,说着梦话,不知他在学习还是和同学玩。我怎么也谁不着,思路像窗上的月光一样,出来进去,看到身边的妻子和女儿,不知我这个一家之主该做什么?书上没有钱,写的字也不是钱,长次下去,路在何方……
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走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只有妻子放在院里的几盆花开了,红的、黄的、紫的,要多好看有多好看,惹得蝴蝶蜜蜂飞来飞去。月亮升起来了,满院春风里,我们全家人坐在院子里,看邻家柳树随风婆娑的样子,听夜晚的静谧以及街上的汽笛声。有时,邻居也过来,围住花盆坐下拉家常,孩子们在院子里嬉戏玩耍,惹得蝙蝠下来又飞走。
到了冬天,我和朋友们坐在火炉旁热上酒,一边谈论社会的发展,一边喝酒。炉子边放几碟小菜,汁子被炉火烤得发出声响,嘶嘶地冒气。外边下着雪,孩子们在院子里打雪仗,内边有煮酒飘起的香味,和菜的香交织在一起,形成一种气氛。
在这里一住就是五年,像一场梦一样,一晃就过去了。在这五年里,我学会写诗,写小说和散文。虽然写的不好,但是,我迈进另一个门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感受文字的吝啬,文字的高傲以及文字的含蓄。也感受到人生的冷暖和悲欢,以至文学的奇妙,知道怎么去看人的脸色,怎么去摸马的屁股,以及怎么去认识狗的眼睛………

 

 

 

                                  2006.10.于西峰

  评论这张
 
阅读(8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